非主流中文网 > 我家女主整天不务正业 > 第279章 左手牵你,右手敬礼(完)
    黑暗中,沈安阳小朋友也转了个身,看到自己妹妹那双亮亮的眼睛。

    那种眼神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以前妈妈在家的时候,看爸爸就是这种眼神。

    花痴的眼神。

    沈安阳伸手摸摸妹妹的小脑袋,“你才知道啊?”

    意思是他很久就知道自己的爸爸很帅了。

    沈安暖小朋友领悟力很高,很快就察觉到哥哥在说自己迟钝,也不生气,妈妈说过,小仙女生气会变丑的,她是小仙女,要美美哒。

    然后,小脑袋往哥哥的小枕头一拱,两个小脑袋共用一个枕头了。

    “哥哥,我怕黑。”

    “怕黑就闭眼睡觉。”沈安阳算是疼妹妹的好哥哥,也不推开她。

    反正他俩从娘胎起就待一起了。

    ……

    在过了不知道多久的黑夜中,这幢别墅的前边,终于有一辆车停下。

    后面的车门开了,身着黑色的涂鸦T恤衫和军绿色工装长裤,头顶还戴了一顶黑色棒球帽的少女落地,脚上那双海军蓝的帆布鞋隐约在月光下看得出模样。

    “慕哥,谢谢你送我回来了,赶紧回去吧,嫂子也该等急了。”冥夜浅笑,对着驾驶座旁开着的窗户道。

    矜贵的沈公子只是点点头,然后就把车转头倒了过去,原地,冥夜浅看了眼前的别墅。

    一楼看起来是熄灯了,孩子应该也睡了,二楼也唯独是她跟沈煜的房间还亮着灯。

    敲门的话很有可能会把她的心肝宝贝们给吵醒,而且一楼还是他们家养的小宠物的地盘的地盘,惹不起惹不起。

    想来想去,她也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一个刚刚从外地飞回来的人,现在在合计着,到底从哪个窗户爬进去的安全性更高些。

    这里吧,她也不是没有爬过,摔断腿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

    斟酌了大概一分钟,她就很利落地挑了其中一个窗户爬上去,很好,窗户没有关死,她一个轻轻的跳跃,人就进去了。

    房间里,静悄悄得很,却让冥夜浅可以隐约听到两道浅浅的呼吸声,黑暗中,不觉弯了一下唇。

    她可以看到,床那边,两只小小的脑袋挨在一起,乖得不要不要的。

    好像过去亲一口噢。

    又怕把宝宝们吵醒,黑暗中顿了几秒后,冥夜浅就已经轻手轻脚地开门,然后往另一个房间去。

    另一个房间里,很明显地可以听到浴室里传出的水声,在洗澡呀。

    事实上,如果她手机开机的话,就会发现,手机里还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她老公打来的,只是她当时还没下飞机,手机又不开机,什么都不知道。

    等了她好久的人,到现在才洗澡。

    于是,冥夜浅把自己的东西都放下,再一次放轻动作推开了浴室的门。

    淅淅沥沥的水声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他们家浴室有浴缸,也有淋浴的设备,现在听起来,明显是在淋浴中。

    冥夜浅进去,看到一个全luo男人的背影,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肩宽腰窄,身上发达的肌肉,再加上好几道的伤疤。

    嗯,那幅画面怎么形容呢。

    活色生香。

    冥夜浅不觉就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唇,觉得喉咙有些渴。

    妈的,怎么有男人长得这么要命。

    早在房间的时候,冥夜浅就把自己脚上的鞋袜都给脱,现在是光着脚丫走着。

    一步步地朝着眼前的男人走去,耳边的水声愈发清晰,连他拨弄头发甩水珠的动作,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直到,站在沈煜后面,她一个快动作就从后边把人给抱住。

    刹那间,水流顺着轨道,流到她的身上。

    沈煜估计是一早察觉到后面有人,却一直没回头。

    此时此刻被她抱住,也不开口说话,因为角度问题,冥夜浅还看不清他脸上究竟是怎么个表情。

    可以肯定的就是,肯定是生她的气了。

    “老公,生日快乐!”趁着还没被判死刑的时候,自然得开口多为自己辩解两句。

    隔着耳边的水声,她听到被自己抱着的人冷声道:“还生日快乐?沈太太,现在几点了?”

    这么明显的气话,冥夜浅听不出来才怪,但是呢,她很认真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嗯,幸好是防水的。

    “晚上十一点五十七分,今天还没有过去呢,生日快乐这句话也没有错过。”

    沈煜是生气的,这个毋庸置疑。

    谁能容忍老婆把事业看得比他自己还重要的?这么特殊的日子,居然人还不陪他过。

    “你也好意思说。”沈煜冷哼一声。

    冥夜浅自知理亏,也知道这时候,要哄人。

    她家这帅老公傲娇起来,不容易哄。

    最实际的还是那啥来着?噢,是强吻强撩强扑倒。

    冥夜浅还是保持着从后背抱住沈煜的姿势,只是松开右手,绕到自己已经湿哒哒的衣服前面,伸进去,手指灵活地把自己的内衣解开。

    没等顾琛反应过来,她又说快速地把上衣给脱掉了。

    然后像一开始一样,他的背紧贴着他。

    没有衣物的阻挡,水流下,两个人分别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温度的升高。

    “别闹,我在洗澡。”听声音里,都带着克制的性感。

    然而下一秒,他连刚刚才组织好却还没有说出的话都没办法说出口了。

    “一起洗。”

    冥夜浅闭着眼,双手紧紧缠绕住他的脖子,然后吻上了他的后背。

    沈煜一怔,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女人,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水流依旧顺着下来,而那种被水自上而下流淌的过程中,有一条软软滑滑的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舔得他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

    过了不多久,沈煜转过身来,面对着冥夜浅,附身低头,奉上自己的双唇。

    ……

    “目标人物好感度+1,当前目标人物好感度100,任务完成。”

    ……

    冥夜浅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并没有想太多,反而沉浸在这快乐当中……

    熟门熟路撬开唇舌之间的缝隙,冥夜浅感觉身体内有什么正在融化,沈煜显然是不满意于这种程度的。

    他的手,慢慢从冥夜浅的腰转移到下面的内,裤。

    然后一拉开裤拉链,工装裤一般都比较宽松,带子一松就差点掉了。

    最终,还是冥夜浅被他抵在墙上,双腿盘在沈煜的腰上,双臂环着他的脖子。

    浴室里一度,chun光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