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原来你从未远离 > 第二十八章 苗楠楠失踪
    赶忙将苗洋洋摇醒,问他也是一问三不知,慕思言急了,现在他们必须要走,不走就是等死,可苗楠楠不知道去哪里了。

    苗洋洋脸色还是那么白,在月光的照射下更甚。让苗洋洋起来自己跑根本就不现实。

    现在比较着急的是若他们走了,等苗楠楠回来找不到他们怎么办,虽然苗楠楠拿着那矛,可一根全是铁锈的矛,在对上野兽时,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慕思言等了一会,这会儿也没有闲着,他在树上用石头刻了字,做好了所有准备。

    若是苗楠楠回来了那就一起跑。若没有回来,那边会在看到树上标记后知道他们走的方向,这样会容易遇到。

    他不想刻的字用上,他想三人在一起,即使有危险了也可以一起扛,这样的感觉很好。

    慕思言做准备的这么长时间,也不见苗楠楠回来。

    而地上的震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慕思言管不了那么多,背上背着苗洋洋,手里拿了必要的东西便跑。

    若真为了等苗楠楠,而被庞然大物所虐杀,那就太冤了,想来苗楠楠也是不会同意的。

    慕思言背着苗洋洋跑了很久,可背后的声音持续不停,一直紧紧的跟随着慕思言。

    苗洋洋让慕思言把他放下去,自己一个人逃的话,逃出去的概率会大些,慕思言本来就是被两兄妹个连累进来的。

    可慕思言说,从未想过放弃,即使放弃也必须是一个人的时候,有苗洋洋在就不会放弃,他要给苗洋洋做榜样。

    慕思言也不知道他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只知道自己已经累瘫了,他跑不动了。

    也幸好他们爬山锻炼了将近一个月,不然以他以前的身手和体格,只怕早就爬下去了。

    慕思言听到后面的声音终于没有了,才放心的倒在了地上。

    苗洋洋想将慕思言扶住都不行,他太弱了,本就有些苍白的脸,经过这么一奔波越发的苍白起来。

    苗洋洋又一次怀疑起了自己,他是不是太过于懦弱了,现在连思言哥哥累了,想扶一下都做不到。

    苗洋洋想,若是自己离了思言哥跟姐姐还能活多久?这一路他都是在他们的照顾下走过来的。

    他虽然不敢肯定,他单独在的那十五天,有姐姐的影子,可思言哥哥在的错觉便有好几次,就好像他们时刻都陪在他身边一样。

    可这次他很无力,他现在连做到起来都困难。

    他看到了倒下的思言哥哥,他只知道睡,连姐姐去哪里了都不知道,他恨自己懦弱无能,恨自己只知道拖累别人。

    “洋洋,怎么了这是?怎么还哭上了,思言哥哥可好久没有见我们洋洋哭了。”

    慕思言艰难的支起身子,一边帮苗洋洋擦脸上的眼泪,一边还取笑着苗洋洋。

    “我没哭,我以后再也不哭了。”苗洋洋有些嘴硬。

    “真的么?洋洋以后再也不哭了?那洋洋跟思言哥哥拉钩钩好不好。”慕思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去如今的这一截,若能过那还好,若是他运气不好,他就压偶在天堂保护洋洋了。

    “好!洋洋答应思言哥哥,以后再也不哭了。”

    “对,洋洋你要记住,眼泪是无价的,尤其是男子汉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