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原来你从未远离 > 第七章 洋洋 痒痒

第七章 洋洋 痒痒

 好书推荐: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苗洋洋想着一天小哥哥的叫着,有些别扭,想到什么就问了什么?

    “那礼尚往来,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小男孩想苗洋洋的名字肯定很好听,肯定也跟他人一样软萌萌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了呢?

    “明明是人家先问的,小哥哥坏!”慕思言哪受得了苗洋洋这故意的软萌声音的诱惑,一秒就缴械投降了。

    “我叫慕思言,这名字是我从这块木牌上看到的。”慕思言说着从自己的领口处掏出了一块木牌,慕思言将木牌取了下来,递给了苗洋洋。

    苗洋洋看了一眼便没有什么兴趣了,很随意的对着慕思言道:“很普通的一块木头啊!”便还给了慕思言。

    “嗯,很普通,可我却带了整整七年,这块木牌陪了我七年,也是爷爷留下唯一一样东西了,我很珍惜他。”慕思言握紧了手中的木牌,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思言哥哥?”苗洋洋看着慕思言一动也不动,有些忍不住闲,便挪到了慕思言面前,用手使劲晃着慕思言的身子。

    “思言哥哥?你咋了?想什么呢?”苗洋洋有些好奇慕思言咋了,呆愣愣的,好像在想事情,他也有些想知道思言哥哥在想什么?

    “啊!”慕思言又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在想要是早些遇到你们就好了。”

    “好吧!不怕的思言哥哥,现在也不晚呢?”要是以前认识思言哥哥恐怕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喜欢他了,苗洋洋觉得现在挺好的。

    “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呢?”

    “洋洋。”

    慕思言以为苗洋洋在说身子痒,让他帮忙挠挠,以后才跟他说苗洋洋的名字。

    想着便将给苗洋洋挠了挠背,等着苗洋洋说他的名字。

    苗洋洋很奇怪,不是问名字么?怎么帮他挠起了痒来,便跟着又说了一遍:“洋洋。”

    慕思言问“哪里痒?我帮你挠挠。”

    苗洋洋顿时羞红了脸,对着慕思言大声吼道“我说的是我的名字--洋洋。”

    什么嘛,人家说的是人家的名字,人家又不痒,挠什么挠。

    “哦!”慕思言淡淡的哦了一声还是没有听明白,以为苗洋洋还在说痒,便继续给苗洋洋挠痒痒。

    过了一会又问苗洋洋“你叫什么名字?”

    这回苗洋洋彻底炸毛了,直接转了个身不理慕思言了。

    慕思言很莫名其妙,这是咋地了,他好像没有惹到这个小祖宗吧!

    只是问了个名字而已,难道这也不行么?

    这时躺在两人身后的苗楠楠看不下去了,对着慕思言道“阿洋的名字叫洋洋,苗洋洋,姓苗,名洋洋,海洋的洋,寓意着比海更辽阔。”

    慕思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什么蠢事。

    不过这名字真可爱,跟小绵羊似的。

    慕思言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嗯名字挺好的,就是有点男性化,不太适合小姑凉用。”

    这下可不得了了,这话刚好被跟慕思言挨得极近的苗洋洋听个正着。

    苗洋洋觉得自己作为男子汉的威严被侵犯了,狠狠的对着慕思言道:

    “还要我说的更明白些么?还是你要我给你看我的小小洋,你才相信我是小男娃。”这都第四次了,如果慕思言再叫说自己是女娃娃就跟他拼命。

    慕思言听到这有些怀疑了,难道真是弟弟,可苗洋洋穿的衣服却是是小女孩的啊,如果真是小男孩,他可能有点不想接受呢?

    “可你的衣服,还有头发,都是小姑凉穿的和梳的类型啊!”苗洋洋看了看慕思言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抬头往苗楠楠方向看去。

    他他他竟然穿了女装,他竟然没有发现,他不要面子的么?头发?

    苗洋洋赶紧跑到门口找了个破瓦罐打了雪水,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早就不是昨天早上娘亲帮忙打理的帅气的发型了,这分明就是个小姑凉嘛!

    怪不得,怪不得从姐姐醒来以后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怪不得都解释了四遍了还被当做女娃娃,想哭~

    苗洋洋就着雪水想把头上的东西全给解了,却被赶来的老乞丐给拦住了。

    “洋洋,这不能拆,你想啊要死拆了不就被那些坏人给发现了么,那要是发现了,那你姐姐是不是也就危险了,你想再也见不到姐姐么?”

    “不想,可是我也不想当女孩子,爹爹说过的,洋洋以后要当男子汉,可穿了这些就不能当男子汉了,洋洋不想穿。”

    苗楠楠在苗洋洋急匆匆跑出去找水时便跟了上来,刚好听到了老乞丐的话,便配合着老乞丐的话说道:

    “爷爷,您不必勉强洋洋,既然他想要当男子汉就让他当吧!大不了到时候您帮忙带着洋洋重新给他找个姐姐,找个阿爹阿娘。”

    苗洋洋听到这那还敢继续叫嚣着要当男子汉了。

    “我不,我不要当男子汉,我要姐姐,啊爹阿娘。”

    “那洋洋听不听话,再说了洋洋这个小姑凉只用当一个月都不用呢?”

    “真的么一个月,当一个月的小女孩就可以天天跟阿姐一起了么。”苗洋洋显然也不像刚刚那样排斥了。

    “对,一个月以后我们洋洋就是小男子汉了。”

    “思言哥哥,思言哥哥,我现在暂时允许你叫我小妹妹,只有一个月时间哦!”苗洋洋很兴奋,慕思言可不怎么的高兴了。

    认谁都不太容易接受这样的变化,好端端的小妹妹,变成了弟弟,还说允许叫一个月,没这么扎心的啊!

    苗洋洋你还我美好的妹妹来,你这臭不要脸的赶紧从我妹妹的身体里滚出去,慕思言只想说“还我亲亲妹妹。”

    “思言哥哥?你怎么站着不动啊?”慕思言看着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的苗洋洋,他很想转身就走,不理这糟心的玩意,可是挪不动步子啊!舍不得啊!

    怎么知道他是男孩子了还是坚持不了苗洋洋的可爱攻势呢?

    怎么办?

    “哦,没什么。”慕思言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对着苗洋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