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原来你从未远离 > 第一章 启阳大陆

第一章 启阳大陆

 好书推荐:
    启阳大陆,这里山青水绿,这里碧海蓝天,这里天下四分,这里江湖纷争不断。

    这里四分的天下分别是燕国,离国,楚国,夏国。

    她的故事就从燕国开始说起。

    燕都云上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刑部尚书苗于单,以权谋私、通敌卖国按本朝律例……诛九族,即刻行刑,钦此!”

    苗府大院正堂前,跪着许多人,领头的是一名国字脸中年男子。

    “苗大人,接旨,谢恩吧!”宣旨太监用他尖利的公鸭嗓对着中年男子说着,有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臣苗于单接旨,谢皇上隆恩”

    苗于单并理会那太监,只是手抖着接过圣旨。

    起身。

    “哈哈哈!!!”他看着手中的圣旨,仰天大笑了几声,用淡淡的语气说道:“株九族,好啊!好一个株九族!”

    “燕时,你这昏君,片面之词也可信尔。”苗于单面容有些惨淡,但骂人的时候,却是中气十足。

    “罢了罢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做了你燕时的臣,生死便掌握在你这昏君头上,只可惜连累了我的家人,族人。”

    “住嘴,苗于单,你大胆,岂可直呼圣上名讳。”一旁宣旨的太监连忙制止苗于单。

    “呵,若燕时是我效忠的君,那我苗于单定敬之,护之,可他燕时只听那片面之词便要我苗于单全家性命,这又如何让我敬之,护之?”

    “不过想来,范承、范大人这番作为,只怕也费了不少功夫吧?范大人为了苗某人可真下得去本啊!下官佩服。”

    范承站在苗家大院,身穿燕国正二品侍郎官服,双手背于身后,眼睛四处打量着苗家大院,眼中是掩饰不住的贪婪。

    在听到那男子的的话时,转身走到男子身旁耳语“苗大人,只要抓住对方的弱点,就是一头大象也能被蚊子,给耗得力竭,更何况是您这样正直的好官呢?小鬼难缠这话大人应该听过吧?可能一个人确实是没什么办法,可若人数众多呢?苗大人您平时得罪的人可不少呢?”

    范承打量了一番苗家大院,跟着又说“这样赔上一家老小的性命,是最不值得的事,下官希望您下辈子不要这么的耿直,这不是好事。”

    范承没有说话了,只是对着身后的侍卫抬了抬手。

    身后的狗腿子立刻会意。“来人啊!送苗大人上路!”

    “诺!”侍卫躬身回应,走上前来准备将中年男子看押带走,却被其挣脱开来。

    “我自己会走,别碰我。”

    望着原本平静安详的苗家大院,现在却是各处喧哗不断,不时还会传来女眷们的哭喊声,他恍惚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不过才一天的时间,苗家已大变样。

    这一切都怪他不够谨慎着了小人的道。

    中年男子对着院中已经被抓起来的苗家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不想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或许这样可以起到一种心理上的安慰吧!

    不想看到这院中发生的一切,转身朝门口走去。

    临出门时,苗于单神色有些变化,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纠结,过了半响才悠悠的对着半空轻语“叶兄,我苗于单如今落到这般地步,不怪于你,你我都是中了奸人的圈套。”

    “若是非要怪的话,那便怪我太过于轻信他人了,你不必过于自责,望珍重,若我苗家能有幸留了根,烦请您帮忙照顾一番,给个温饱就好,就当是抵罪吧!”

    男子沉思了一刻,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身后反应过来侍卫推了一手,往前踉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推人的侍卫嘴中还说着:“走快点,磨磨蹭蹭的干嘛,全家都要上断头台了,有什么可说的,准备好去阎王爷哪里叙旧吧。”

    那侍卫说完还往地上湍了一口口水,好像对着苗于单说句话都是对他的侮辱一般。

    “来人,带走,押去刑场,让他们家人团聚,一个都不许落下。”

    因为刚刚苗于单的反抗,这次来了很多的侍卫,把他押住,他并未反抗,任凭他们押着,往门口走去,侍卫们这才放松了一些警惕。

    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惊慌的声音。

    “禀大人,府中没有找到苗家小姐与公子。”

    “听府中下人说,他们小姐公子就在房间,并未出去过,可我们已经搜遍了,没找到。”那侍卫头领很是惊慌

    只因诛九族的时候跑了人,他们侍卫是会被连带责罚的。

    “废物,两个小孩都抓不住。”

    范承看了下正被侍卫们押着的苗于单。

    过后大声对着正在苗府中四处搜查的侍卫们命令。

    “都搜仔细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就是把苗府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给找出来,圣上下旨,苗氏一家株九族,那便是九族之内的,一个人都不能少。”

    似乎想到什么,后面又加了一句“搜仔细了,找到人,本官重重有赏,若搜不到,你们就跟着一起掉脑袋吧!”

    “诺。”侍卫们有些急切的回应着范承。

    斩草要除根这事他做的很彻底,不给苗家留下任何的希望。

    范承身穿燕国正二品品官服,曾经是苗家当家苗于单的下属和副手,现在却站在苗家抄苗家九族,真是讽刺呢?

    亏得苗于单对其的照顾,才能爬到这个位置。

    苗于单在听到这里时,眼中便闪过了一丝光亮。

    他的宝贝们,似乎没有被抓,那他们家是不是还要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