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第154章 夜哥和狗子一起破案(一更)

第154章 夜哥和狗子一起破案(一更)

 好书推荐:
    秦静文绕着顾家大宅院找了许久,终于在顾老太太养的那只萨摩耶的小木屋外面找到了缺心眼。

    此刻,缺心眼正痴汉脸的盯着正在舔毛的萨摩耶。

    那幽幽发光的小眼神儿,带着一丝舔狗的屌丝气质。

    秦静文翻了个白眼:“缺心眼,走,带你去吃肉。”

    缺心眼依旧动都不动一下,懒洋洋瞥了秦静文一眼,伸出前爪匍匐在地,一双狗眼依旧痴迷的盯着人家萨摩耶。

    “肉都叫不动你?你还能不能有点骨气了?这么痴看着是没用的,泡妞要讲究策略懂不懂?人家小花连一个眼神都舍不得怜悯你,明显是对你不来电,你还是跟我走吧。”

    狗子依旧不动。

    “骨头吃吗?狗粮吃吗?姐这里要什么有什么。”

    缺心眼依旧不为所动。

    秦静文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盯着狗子。

    “你要再不起来,我就直接将你一锅端了炖狗肉去,你信不信?”

    缺心眼眼珠子晃动了一下,只是洋洋洒洒翻了个白眼给秦静文。

    那挑衅的意外不要太明显。

    狗子很清楚,只要当好老爷子的舔狗,家里头那些人谁也不敢动它。

    秦静文没法了,眼看出来的时间不短,担心白浅沫在宴会厅里受欺负,她的目光朝木屋里的萨摩耶看去,灵机一动。

    于是转身蹬蹬蹬跑去后厨,拿了一块熟牛肉出来,没再理会缺心眼,直接跑去萨摩耶面前。

    “小花,要不要吃牛肉?很好吃的。”

    原本正在懒洋洋舔狗毛的小花立刻蹭的站了起来,小跑着来到了秦静文的面前蹲下。

    昂着圆滚滚的脑袋吐着舌头,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静文手里的牛肉。

    秦静文将提前切好的一块牛肉丢给小花,小花一口吞了下去。

    “好吃吧,小花,跟我来,这边还有好多肉肉吃。”

    秦静文引诱小花往宴会厅的方向走,余光不时注意着不远处的缺心眼。

    终于,在小花跟上来后,缺心眼也跟着蹭的站了起来,怔怔盯着小花看了一眼,随即拔腿跑了过来。

    秦静文一路前面小跑,两只狗子一黑一白紧跟其后。

    *

    宴会厅里

    爵爷亲自下场为白浅沫撑腰,其他人就算对白浅沫有想法,表面也不敢再多嘴什么。

    顾心宜被打之后,一直哭哭啼啼的,满脸委屈。

    顾爵晔冷冷瞥了她一眼,顿时吓得泪水卡在眼眶里,生生又缩了回去,不敢轻易往外掉。

    顾爵晔沉声道:“刚刚家里晚辈闹出一点笑话,各位来宾也别放在心上,今个儿是我的生辰宴,我不想等事后在这圈子里听到什么闲言碎语,毕竟今个儿来的都是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

    话落,深邃的眸光淡淡扫过众人,威胁的意味十足。

    今天来顾家为顾爵晔庆生的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谁要是敢出门乱传话,只要顾家这边想查,很快就能知道传话儿的是谁,这无疑是为了逞口舌之快自掘坟墓。

    能进入顾家的人哪一个简单?大家自然明白顾爵晔的警告。

    出了这扇门,顾家发生的一切,就当是喝醉了酒,彻底断片儿的好。

    “浅沫,狗子带来了。”

    秦静文将手里最后一块牛肉丢在地上,小花立刻跑了上来。

    原本一路和小花抢夺牛肉,丝毫没有绅士风度的缺心眼,此刻像是一尊狗雕塑,站在宴会厅门口处一动不动。

    目光惊悚的盯着某个方向,浑身打颤。

    白浅沫朝缺心眼看去,勾了勾手指。

    “缺心眼,快过来。”声音清甜、目光温柔。

    吓得狗子差点原地栽倒,身子抖了抖,戒备的后退一步。

    白浅沫蹙眉,难道上次踹它进水沟,留下阴影了?

    “快过来!”

    狗子继续后退,转身撒丫子想逃,发现腿软了。

    狗子心里哀嚎,这个人类太恐怖了,嗷嗷嗷,给它幼小的心里造成了严重的阴影。

    白浅沫盯着缺心眼抖动的四条腿,勾唇笑了一声,走过去挡在了缺心眼的面前。

    此刻,所有宾客都一脸莫名的盯着白浅沫。

    “缺心眼,这顾家东边儿有一条人工河,挺大的、很危险,小心你又掉水里了,在顾家可不一定有人会发现你。”

    缺心眼瞳孔一缩,惊恐的盯着白浅沫。

    这腹黑阴毒的人类,竟然在威胁它?

    本大王是那么秒怂的吗?

    怎么也要撑过三秒钟……

    “乖,只要你帮我一个忙,待会儿给你加鸡腿。”话落,白浅沫还摸了摸缺心眼的狗头。

    吓得缺心眼差点原地魂魄离体,屁股崛的老高,往后退缩,想要躲开白浅沫那只魔抓。

    缺心眼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在思考白浅沫的那番话。

    如果它不帮忙,很可能会被这个坏女人又踢进水里。

    面子啥的没有小命重要,还是答应这个坏女人吧。

    “旺旺。”

    缺心眼小声叫了两声,白浅沫笑了笑,又摸了摸它的狗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去角落里,拿起自己的背包让缺心眼嗅了嗅。

    “这上面除了我的味道之外,找出另外一个人的气味儿,能做到吧?”

    缺心眼一脸鄙夷的瞥了白浅沫一眼,嗅了嗅书包,随即转身冲向人群。

    它迅速的从每个人身边经过,走到叶玉珍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沿着叶玉珍的腿转了几圈,吓得叶玉珍一阵尖叫。

    “啊,白浅沫,你这是要干嘛?”

    “白浅沫,你究竟要做什么?”秦琳气冲冲的盯着她。

    白浅沫拎着自己的背包走过来:“我准备的礼物原本放在自己的背包里,只不过去了个洗手间的功夫,礼物就掉在了十米之外的地方,我很好奇到底这礼物究竟是怎么移形换位的。”

    顾爵晔唇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心里顿时了然小丫头的目的。

    缺心眼是部队上被精心训练过的警犬,虽说这只狗子业务能力比较差,但只要它愿意,想要找一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秦琳气节,目光冷冷盯着白浅沫:“今天来参加宴会的可都是有身份的人,谁还能偷拿你这个破……”

    一想到自己儿子才夸了白浅沫送的皮夹符合他的气质,到嘴边的“破皮夹”三个字,生生吞了回去。

    白浅沫轻晒:“避免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嫌疑,还是调查清楚的好。”

    秦琳蹙眉沉思,听白浅沫的口气,难道丢在地上的皮夹真的不是她故意为之?

    缺心眼围着叶玉珍转了好几圈,随后又转移了阵地。

    叶玉珍吓得拍着胸口调整了好一会儿。

    随即,恶狠狠挖了白浅沫一眼,跑到顾老爷子喝顾老夫人面前开始告状。

    “六爷爷、六奶奶,今天来参加老七生日宴的可都是贵客,怎么能让一个野丫头带着一条野狗在这里瞎闹腾,万一咬伤了人怎么办?”

    顾老爷子沉默不语,顾老太太则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叶玉珍一眼。

    “就让她折腾,出了什么事儿我担着!”

    顾老太太此话一出,叶玉珍一腔怒火瞬间被顾老太太浇了一盆冷水。

    一肚子的气,硬是无处发泄。

    就在此时,缺心眼突然扑向一个妇人,张口咬住了那妇人的裙摆。

    “啊,死狗,你咬我衣服干嘛,快滚开,来人啊,快把这疯狗弄开。”

    缺心眼虽然张开獠牙凶神恶煞的模样,但它很有灵性,爪子一直收着,只是咬住了妇人的裙摆,并没有再更进一步。

    白浅沫吹了一声口哨,缺心眼立刻松开了血盆大口,朝那妇人狂犬了两声,随即扭过脑袋又朝白浅沫犬了两声。

    “知道了!”白浅沫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