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第144章 夜哥考化学,把老师气炸毛了!

第144章 夜哥考化学,把老师气炸毛了!

 好书推荐:
    叶梦瑶假装谦逊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的,就是比赛的会场要大一些,评委们都是国家级的钢琴家,这次还有幸见到了史蒂夫先生。”

    “天哪,史蒂夫也来了?梦瑶,我真是太羡慕你了,竟然能和史蒂夫这种国际知名钢琴家见面。”

    史蒂夫是音乐界的新贵,被称作“钢琴鬼才”,用他那一双手弹奏出的曲子,仿佛注入了灵魂一般曼妙。

    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据说他是“音乐教父”yagami的弟子。

    他的几首著名作曲《神与夜》、《暗宵》、《放风筝的埃尔纳人》都是如今世界上最著名的曲子,弹奏度非常高。

    而且,从曲子当中不难听出有yagami作曲的影子。

    据说,史蒂夫五年前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歌剧院配乐师,后来有幸结识了yagami,他的钢琴水准似乎一夜之间开窍了。

    史蒂夫曾亲口说过:他的师父就是他音乐之路上的神。

    听着他们的谈论。

    白浅沫原本倦意的眸子变得清明。

    从书包里翻出手机,慢悠悠点开聊天软件,还真有一条消息发来了。

    “师父,猜猜我在哪里?”

    照片里,一个大脑袋占据了照片的三分之二,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只有头顶后面露出背景,隐约看着像是帝都国际机场。

    *

    化学课

    化学老师捧着试卷如约而至。

    “同学们,今天这张试卷考试的内容,昨天我们基本都已经复习过了,如果总分数低于80分,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考前施压啊。

    学生们严阵以待,有的临阵抱佛脚,翻出昨天抄写的笔记想着再多看两眼,兴许瞎猫碰上死耗子,看的这一眼就是一道题呢。

    卷子从前排一桌桌往后传。

    到白浅沫手里刚好两张,随手递给了傅东君一张。

    化学老师是一位年近六十岁的老爷子,神情带着为人师表的肃穆,双手背于身后,慢悠悠的绕着过道转悠。

    教室里很寂静,偶尔只有翻阅卷子摩擦的纸张脆响。

    白浅沫手上旋转着签字笔,目光快速朝卷子上略了一遍。

    大概只盯着卷子两分钟左右,就拿着笔擦擦擦,一阵乱填。

    “喂,你都不看题的嘛?”

    “我看了!”白浅沫认真的回了一句,手上游走的速度不减。

    傅东君愕然:“……”

    两分钟能看个鸟的题啊。

    “你要真不会做,就选C吧,选B也行,千万不要选D。”

    “为什么?”白浅沫啃着笔头,好奇的偏头看她。

    “一时没办法和你解释的清楚,这是概率问题。”眼见化学老师朝这边走来,傅东君立刻埋头做自己的。

    白浅沫盯着卷子看了一阵,还是按照自己的来吧。

    眼看白浅沫的卷子上A、B、C、D都有,如果不是两分钟搞定的,他还真相信她能看的懂这些题了。

    算了,他这边还没几道会做的题呢。

    早知道昨天临走之前应该找化学课代表借一下笔记。

    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同桌,还不如没有呢。

    不到十分钟,白浅沫已经把卷子填写的满满当当。

    看了一眼时间

    这是最后一节课,她和秦静文约好了,五点半秦静文准时来一中门口接她。

    眼下刚过5点,还有半个小时呢。

    于是把卷子搁在一旁,便趴在桌子上继续补眠了。

    化学老师绕到白浅沫身边,见白浅沫正在睡觉。

    脸上的神情透着不悦,拿起放在桌边的卷子仔细看了一阵,不悦的脸色变得更阴沉了下去。

    下课铃声响起

    白浅沫准时爬了起来,学生们陆陆续续把卷子交到讲台上。

    白浅沫也起身去交卷子,当她把卷子放在讲台桌上时,化学老师瞪了她一眼。

    “白浅沫同学,你上节课做的笔记拿来我看一下。”

    傅东君跟在后头,心里咯噔一下。

    这丫头上节课压根就没做笔记,让她拿个毛啊。

    这时,台下有一个学生举起手发言:“老师,上节课白浅沫好像就没做笔记。”

    化学老师一道凌厉的眼神射向白浅沫:“上节课你都干嘛了?”

    白浅沫摇了摇头:“听课太认真了,以至于忘记动笔。”

    全班同学朝她狂翻白眼。

    “真不要脸,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你还挺有说辞!”化学老师冷哼一声。

    “白浅沫,作为旁听生,按道理你应该比其他同学付出双倍的努力才行,可你这是什么表现?”

    白浅沫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师,要不然你就联系我家长?让他们把我带回去吧。”

    如果不是为了让老爷子开心,她怎么可能再来读高中?

    当时答应来学校做旁听生,就是想着熬三个月下来,然后考试不通过,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了。

    化学老师见白浅沫冥顽不灵,他气冲冲的抱起卷子。

    “你们四班是我带的学生里最差的一个班!”

    丢下这句话,化学老师气冲冲的离开了。

    气走了化学老师,白浅沫回桌前收拾东西。

    其他学生被殃及挨训,此刻全都对白浅沫不满了起来。

    “白浅沫,你不想在学校待着就趁早离开,别给我们四班丢脸。”

    “就是,你一个旁听生根本算不上我们一中的学生,和我们四班更是没半毛钱的关系,我们凭什么因为你挨老师骂啊。”

    舒凝萱冷笑一声:“今后有这个旁听生在咱们班,不仅会经常挨老师骂,这个月的月考,咱们四班的总成绩也会明显下滑。”

    一中二十个高三班竞争非常激烈,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全年级模拟考试。

    总成绩也会循环播放在一楼大厅的超大液晶广告牌上。

    而且,前三名的班级和前五十名学生,还会由学校广播室点名夸赞,并且还有奖金和礼品拿。

    而倒数后三名的班级,以及倒数后五十名的同学,也会通过广播以加油打气的形势点名。

    表面上是为期加油,说白了就是捧杀,让人更觉得没脸。

    这也促使了每次到临近月考时,高三部这边就显得尤为寂静。

    考入前五十名是不敢想了,但谁也不想进入后五十名。

    各个班级的班主任也是卵足了劲儿,不为争前三名,就是不能落到后三名。

    不然,太丢人!

    白浅沫把课本装进书包里,拎起书包直接出了教室。

    将后面对她的议论声抛诸脑后。

    顾鸿勋意味深长的盯着白浅沫离去的背影看去。

    叶梦瑶握着签字笔的手猛地收紧。

    这次顾鸿勋回学校后,虽然还是第一个联系的她,但是她明显感觉到,顾鸿勋对她有了一种疏离感。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没安全。

    “勋少,今晚兰陵话剧院有一场很不错的歌舞剧,我手里刚好有票,要不要一起去看?”

    顾鸿勋收拾好书本,淡淡看了叶梦瑶一眼:“你和舒凝萱一起去吧,今晚我七叔过生辰,我要回老宅那边。”

    四班里,知道顾鸿勋身份的人,只有叶梦瑶。

    顾鸿勋是顾家三房派系的曾孙字辈,和顾心宜、顾璟昱是同辈,所以同样称呼顾爵晔为七叔。

    叶梦瑶一双大眼睛猛然闪过一道亮光。

    “是爵爷过生日?”

    “恩”

    叶梦瑶陷入沉思。

    那个男人她在几年前曾见过一面,还是因为她堂姐这层关系,才有幸得见。

    他当时和堂姐站在一起,浑身上下透着骄矜清贵,就算融入人群,还是会一眼就注视到了他。

    至今几年过去了,那张绝伦风雅的面容,依旧清晰的刻印在脑海里。

    父母常常和她说堂姐命好,能攀上顾家那位,还说他和堂姐是迟早要结婚的,那个人今后就会是她的姐夫。

    虽然有些嫉妒堂姐,可一想到自己从此之后和爵爷也能攀上关系,心里就一阵暗喜。

    所以当她意外得知顾鸿勋也是顾家人,她就想效仿堂姐,紧紧抓住顾鸿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