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第101章 什么是演技派?吊打白夕若啊
    韩宋妍失魂落魄的回到摄影棚里。

    “妈,您怎么出去了这么久?”白夕若见韩宋妍回来,立刻起身将她拉到休息椅上坐下。

    “对了,周姨临时有点事先走了,她说待会儿会派公司的车来接您。”

    韩宋妍怔怔点了点头,压根没仔细去听白夕若说了什么。

    白夕若盯着韩宋妍看了一眼,见她眉心紧蹙,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心里大概已经猜到,韩宋妍刚刚急匆匆出去,肯定是去见白浅沫了。

    “夕若,妈问你一件事儿。”

    韩宋妍拉起白夕若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

    四下看了一眼,小声对白夕若道:“杜暮宸和浅沫的关系很好吗?”

    白夕若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疑惑的轻蹙眉头。

    “他们应该不算熟悉吧?虽然在一个公司,但以杜暮宸那种身份,也不可能会接触到浅沫,如果非要说有所交集的话,也就凌晨有一场他们两个人的夜戏,最多只能算认识。”

    白夕若仔细回忆昨晚杜暮宸和白浅沫拍戏的场景。

    虽然看上去他们整个拍摄过程挺愉快,但杜暮宸对谁都一幅客气有礼的模样,并没有显露出对白浅沫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韩宋妍眉心死死的拧着,满心的疑问。

    听杜暮宸刚刚的语气,他对浅沫那丫头可不像刚认识的模样。

    眼见韩宋妍此刻满嘴提的都是白浅沫,白夕若心里很不是滋味。

    “妈,浅沫她说话直接,你别因为她气坏了身子,等时间长了,她会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

    韩宋妍冷哼一声:“那丫头拧巴的像头驴,见到我就像是见到了苦大仇深的敌人似的,我说的话她压根不会放在心里。”

    白夕若轻叹一声:“都是因为我,如果我当时离开的话,也许她心里的介怀就不会这么深了。”

    “妈,我想过了,等我拍戏赚了钱就搬出来,这样才能给你和浅沫留出独处的时间。”

    “瞎说什么胡话?”韩宋妍摆起脸怒斥了一声。

    “是那丫头不懂事,怎么能把责任往你身上揽呢?你哪儿都不用去,就好好留在妈的身边,眼看你越来越大了,等结婚以后哪里还有天天陪着我的时间啊。”

    白夕若红了眼,眼眶里噙着泪,这模样让人看了别提多心疼了。

    “那就不结婚,我想一直陪在您身边。”

    “傻丫头,姑娘大了哪有不结婚的道理啊。”韩宋妍心疼的拥着白夕若。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低低的笑声。

    韩宋妍和白夕若寻声看去,就见不知何时,杜暮宸已经懒洋洋坐在了自己的休息椅上。

    男女主的休息区紧挨着,刚刚韩宋妍和白夕若只顾着说话,也不知对方到底听到了多少。

    白夕若小脸变得有些苍白,轻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开口:“宸少。”

    韩宋妍则冷冷瞥了杜暮宸一眼,没有开口的意思。

    杜暮宸随意的应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随即转身和身旁的陈铭交谈起来,全然没在多看这边一眼。

    见杜暮宸没有露出任何奇怪的表情,白夕若压在心口的惊慌才稍稍放下。

    韩宋妍在休息区坐了没多久,公司的车已经到了,她叮嘱了白夕若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给家里打电话,随即带着几名助理离开了。

    *

    男女主的戏份正式开拍。

    女主苏锦绣受伤后苏醒,和男主互诉衷情,两个人说了一番表白对方的话之后,紧紧相拥。

    “卡,大家先休息,五分钟之后重拍,夕若,你过来。”

    崔晋生将白夕若叫到身旁:“夕若,你刚刚的眼神不太对,这段戏是男女主表白爱意的一段重头戏,女主的眼神里必须有对男主深深的眷恋才对。”

    白夕若小脸微微一僵,心里觉得很委屈。

    杜暮宸的演技太好,和他对戏本就压力很大,而且今天感觉杜暮宸卵足了劲儿的飙演技,她就算想跟上他的节奏也是有心无力啊。

    “我知道了导演。”

    “去吧,准备一下重新再拍这一条。”

    白夕若回到镜头前,调整好了心态。

    “action”

    男主李珣上前拉住了苏锦绣的手,目光显得很复杂,有眷恋和爱意,却又不得不压制隐忍。

    因为他要为了自己的族人和地位,娶一个自己并不爱的女人。

    如果不是今天苏锦绣替他挨了一刀,他可能会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内心深处。

    他注定是要辜负了她,所以这一刻,明明深爱入骨,却又不得不冷静的压制着自己内心里那抹冲动。

    “傻丫头,你这又是何苦?”

    对上杜暮宸的目光,白夕若张口要说的话突然卡壳,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卡!怎么回事儿?”

    崔导已经有些不耐烦。

    “夕若,我刚刚说的话你是不是没听明白?这一刻,站在你面前的是你最爱的男人,眼神里一定要有爱意才行啊。”

    杜暮宸几乎是在崔导刚喊卡的同时,就立刻松开了白夕若的手。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白夕若觉得异常尴尬。

    “导演,实在抱歉,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容我再想一想?”

    崔晋生沉着脸:“再给你十分钟时间,待会儿还有另外一场戏要拍,你尽快调整一下。”

    “谢谢导演!”白夕若连忙道歉。

    随即脸色苍白的走回休息区,后槽牙死死咬着。

    在学校的时候,她一直是老师口中天赋型的演员,是同学最羡慕的对象。

    为什么今天和杜暮宸对戏,对方只是一个眼神就把她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而且,她严重怀疑杜暮宸有些故意这么做的意味。

    “夕若姐,你还好吧?”小助理端着水杯立刻走了过来。

    白夕若绷着脸不说话,目光幽深的朝杜暮宸看了一眼。

    杜暮宸却压根没往她这瞧,而是谦逊的正和一位老戏骨交谈着。

    小助理一脸崇拜的朝杜暮宸看去,如果不是白夕若被吊打的很难看,她一定会为杜暮宸刚刚那段戏拍手叫好。

    “夕若姐,杜暮宸的演技真的很厉害,和他搭戏需要投入十二分的认真,如果你现在找不到感觉,不如亲自去请教他吧。”

    听了小助理的话,白夕若垂下眼帘思索了一会儿。

    杜暮宸既然能帮白浅沫对戏,她现在如果去找他对戏,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眼见杜暮宸这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区,白夕若立刻拿上剧本走了过去。

    “宸少,我对这场戏的人物心理揣摩的不太到位,害的您陪着我被导演喊卡了数次,我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白夕若走到杜暮宸面前,小脸上满是歉意之色。

    杜暮宸喝了一口水,慢悠悠斜倪了白夕若一眼:“知道耽误了别人,就要把心思用在自己的角色上,白小姐还是赶紧记下台词吧,别待会儿上镜的时候,又把台词忘的一干二净了。”

    白夕若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周围的气氛异常僵硬。

    她想找他对戏的话还没提出来,竟然就被杜暮宸来了这么一句。

    女孩子家脸皮薄,片场又人多嘴杂的,白夕若觉得,这一刻自己仿佛被人剥光了衣服围观一样难堪。

    忙道了歉,羞愧的转身匆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夕若姐……”

    刚刚杜暮宸的声音虽然不大,周围的人却也都听了个真切。

    小助理歉疚的迎上白夕若,想要张口道歉,却被白夕若狠狠挖了一眼。

    眼神里恨不能把人千刀万剐了一般,吓得小助理浑身一哆嗦。

    小助理心里暗惊,她跟在白夕若身边不久,白夕若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柔善良的模样。

    刚刚那眼神杀过来,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再次开拍

    也可能是被羞辱后心里憋了一口气,极力想要当着众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一次白夕若的状态很好,一条就过了。

    男女主的戏份结束后,紧跟着要转场拍摄女二号和女四号的一场武戏。

    其他演员闲着无事,纷纷跑过去观看。

    “雅菲的武戏动作堪称一绝啊,今天有那个白浅沫好受的了。”

    “是啊,我特别期待这一场戏,虽然戏的内容是聂无心打败了名门正派的凤绫微,但是我觉得这个过程,张雅菲怕是要吊打白浅沫了。”

    “呵呵,雅菲演技一直在线,白浅沫在她面前,可不是全程被虐的份儿?”

    “咱们快走吧,听说很多人都过去围观了,待会儿去晚了怕是不好找位置。”

    白夕若坐在休息区,听到旁边几名女演员的话之后,温怒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对着一旁的小助理吩咐:“收拾一下,我们也过去瞧瞧。”

    “好些夕若姐。”

    这边

    张雅菲临开拍前一个小时才匆匆赶来现场。

    从暑假档她那部剧爆了以后,她的经纪人帮她接了不少大牌代言,最近又连续上了几个当下很热门的综艺和访谈节目。

    张雅菲迟到了足足两个小时,所以只给剧组一个小时定妆时间。

    按道理,古装的定妆非常繁琐复杂,一般都是提前三个小时上妆的。

    一个小时的时间,对造型师和化妆师来说会很仓促。

    “安安,你这边先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快去给张雅菲上妆。”剧组里某个副导过来喊人。

    安安这时正在帮白浅沫做最后定妆,手下的动作没停,只是淡淡瞥了那名副导一眼。

    “她不是有专业化妆师吗?哪里用得着我啊,而且,我这手里的活儿马上就快好了,总不能给人家化到一半就尥蹶子吧?”

    那名副导不耐烦的催促:“这边先让演员自己随便画一画,张雅菲那边咱们可得罪不起,你要是不去,我们这边也不好交代。”

    “我做人可是很有原则的,这边的没完成,我哪儿都不去。”安安轻飘飘回了一句。

    副导顿时急了:“我看你小子是不想干了吧?咱们剧组可不缺化妆师,你要是嫌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明天就给我滚蛋。”

    安安啪的一下把手里的化妆刷丢在了梳妆台上,挽了挽袖子,翘着兰花指呵呵冷笑一声。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我明天就提交辞职报告去。”

    白浅沫透过化妆镜看向安安:“你去吧,我这边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

    安安还想说话,白浅沫冲着他眨了眨眼:“别因为无关紧要的人丢了工作,不值得。”

    安安其实也挺不容易,从农村里出来闯荡,这些年在这个圈子里吃了不少苦头,才一路走到今天的位置。

    安安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冲着白浅沫笑了笑:“好吧,人家本来是替你出气来着。”

    那么多化妆师不选,偏偏就选在白浅沫化妆的节骨眼来喊他,若说不是故意的,他可不信。

    娱乐圈这种脏事儿他见多了,为了帮浅沫出口气,他本来想的是,宁可辞职也绝不屈服。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真的尥蹶子不干了,还不知道这边会安排什么样的化妆师呢。

    白浅沫自然知道,这时候把安安调走,明显就是张雅菲故意针对自己。

    不过还好,安安提前了半个小时帮她上妆,现在整个妆容已经基本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