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快穿之疯回路转 > 第一百七十九章萝莉妹妹太猖狂(完结)
    她,她怎么还或者?

    笑梓风安然无恙地坐在阵眼,锁住手脚的锁链扔在一旁,察觉到魇的视线,微微歪着头看向早,唇边的笑意越来越大。

    上天保佑,她成功了!

    (嗨,风铃,坏蛋已经完了,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

    【扫描中……】

    【任务已完成百分之八十,望小风子继续努力】

    (啥?才百分之八十,难道必须把魇送入轮回,才算百分之百?)

    【自行解决】

    (……)

    唇角的笑意还未完全开花,瞬间又僵在脸颊。

    什么鬼,她都舍下脸面去演戏,没想到却只是百分之八十,好亏啊!

    “管勤,住手!”心里烦得慌,瞥见一旁躲过来躲过去的管勤,笑梓风厉声喊道。

    丢人不!

    让他帮个忙,假装拖住乔乔,没想到他这般蠢,就知道瞎跑。

    魇看着乔诗寒一步步向笑梓风走去,脸上虽然没有笑意,但眼神却出其得明亮,灵光一现,想到其中的可能性,魇噌得一下拿起黑剑对准乔诗寒:“乔乔,你算计我?”

    她为什么要合伙外人算计他?

    笑梓风:放屁,她是她亲姐姐,哪里算得上外人?

    “魇,从进入庭院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定了!”乔诗寒腰板挺直地站在笑梓风身旁,眼神冷漠地看向魇,仿佛他无关紧要。

    事实上,确实如此!

    他之于她,除了复活父亲外,确实没有其他用处。

    听着乔诗寒冷酷绝情的话,魇双眼通红地盯着她,歇斯底里的质问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复活你父亲,不想和我在一起!”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和你在一起。你嗜杀成性,拿人命如儿戏,我本就不齿。魇,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共生!”

    “我嗜杀成性?哈哈哈,乔诗寒,你莫不是忘了轮回第二十四世的时候,你作为战俘被人当成奴隶倒卖,而后你的主人将你训练成杀手,可以说你杀过的人不计其数,血流成河也不为过。”

    “被逼无奈,绝处逢生,为活下去而已!”

    “呵,相处那么久,你的巧言令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无从辩解。就算以前是被逼无奈,那这些呢?”魇挥剑指向血阵,厉声嚷道。

    他这人,性格独特,就像他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它存在。

    既然她敢背叛他,那就准备好背叛的代价!

    拇指落在黑剑木柄处,魇目光阴狠地盯着乔诗寒。

    “魇,我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你会死在自大上。这血阵的血确实是真血,但并非少女稚童之血,而是我出钱从血库买来。”

    “人性随时代变化而变化,自打我占据乔诗寒身体,从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上天该如何惩罚我?”

    双手一摊,乔诗寒眼睛湛亮地看向魇,神情十分自得和舒适。

    她,终于能摆脱束缚做她自己!

    新鲜的空气,飘渺的白云,温柔的风……

    “你父亲呢?自你出生,他含辛茹苦照料你,难道你就如此狼心狗肺,不愿将他复活?”

    听闻魇谈起她父亲,乔诗寒脸色一变,眼神憎恶地看向魇,恶声恶语的说道:“混蛋,别再骗我,其实至始至终,他从没复活过。所谓复活,不过是你巧舌如簧的一场骗局。”

    说完,乔诗寒舒缓一口气,稍微平复一下心情,伸出手臂,露出虎口上的黑红印章。

    吸了口气,将眼泪重新憋回去,乔诗寒眼神冷冷地看向魇,声音不含任何情绪地说道:“从第一世开始,你就已经作了一场骗局。你说只要将灵魂给你,把我最虔诚的信仰送给你,你就能复活我父亲,呵,真的复活了吗?”

    “不,没有,轮回那么多世,一次都没有,你只不过在我人之将死时,在我脑海编织了一个梦而已。”

    “你是魇魔,俗名未知幻想,未知事物的幻想,我居然会傻傻当真,以为你真的复活父亲。”

    “哈,我真蠢!人死不能复生这个道理,明明浅显易懂,但我却不能参透,现在想来,被你欺骗,也算是我自取其辱。”

    “魇,我不欠你,反而你一次又一次在我脑海编织不同的梦,让我沉醉复活父亲的梦里,借助人命的逝去,好为你重聚力量,你啊,真是好计谋。”

    以前,她不懂,是因为没有兄弟姐妹,没有朋友,没有人教她懂。

    但笑梓风是她亲姐姐,骨肉相连的亲姐姐,父亲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她和姐姐好好相处。

    演戏,其实并不是一个片段,而是整个人生。

    她本就聪慧,一旦被点透,谁都别想骗她!

    从她将笑梓风绑在树上,她们的计划已经在实行,这一切多亏了管勤,要不是他的隐匿符纸,恐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笑梓风,别以为消除我的全部力量就能消灭我,不可能,我永生不灭。”谋算一一被揭开,魇扭头看向毁他好事的笑梓风,眼珠瞪得堪比铜铃。

    笑梓风,都是她,要不是她,他怎么会失败?

    只一次,就这最后一世!

    只要他能再次转化天地自然的力量,他就能游行天地,不惧怕世间万物。

    他恨,他好恨!

    “呦,明明是你心怀鬼胎,处处骗人,如今只是自食苦果,咋滴,想让我背黑锅?”见魇不要脸地将锅甩在她身上,笑梓风露出鄙夷地表情。

    啧,没品的鬼魂,居然让又萌又可爱的女孩子背黑锅,定然单身一辈子!

    “是你害得我力量全失,我要让你为它们偿命。”

    被气得两眼晕,魇愤怒地将手中的黑剑向笑梓风甩去。

    黑剑乃是上古利器,只要出鞘,必然见血。

    他体内力量确实空虚,但好歹活了几百年,收拾几个小虾米,还是没啥问题。

    看见黑剑气势汹汹地向师姐飞来,管勤大声喊道:“师姐,小心。”

    早在魇抬手时,笑梓风便意识到不妙,身体防御功能自动起开,侧身准备躲开黑剑,不料余光瞥见乔诗寒挡在她面前,身形一滞,眼见黑剑快飞来,笑梓风不做他想,转手将乔诗寒护在她背后。

    “噗…”

    黑剑入膛,五脏六腑像是被搅碎,呕出一口鲜血,笑梓风慢慢躺在地上。

    没想到,她还是没逃脱死亡!

    可惜了,任务失败,又要重来,不知道重来的任务会不会有所改变?

    眼神恍惚地看向天空,耳边是一声又一声的呼唤,隐约,她似乎听到乔乔哭泣的声音。

    别哭!

    很想说让她别哭,但她做不到了。

    就在意识丧失的前一刻,她好像听见一板一正的风铃在说话。

    【恭喜完成任务,欢迎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