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三二八章 福利彩票

第三二八章 福利彩票

 好书推荐:
    (谢谢好友夏末,秋至。的月票~~)

    把钱谦益安置好之后,天色渐渐黑了,李信归心似箭,立刻回府,他已经很久没见到慧英了,上去就是一个热烈的拥抱,足足旋了三圈,在那啊啊的尖叫声中,才把慧英放了下来。

    慧英被转的头晕脑胀,但内心是异常欢喜的,红着脸轻捶了下李信:“这么多人看着呢!”

    来之前,慧英一直担心李信会不会移情别恋,她虽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可是和柳如是、寇白门、卞玉京、顾横波与李香君相比,还是稍逊一筹,她有自知之明,不过从李信的表现来看,这份担心显然多余。

    “怕什么,又不是外人!”

    李信放下了慧英,却仍是依依不舍的牵着慧英的手。

    说起来,慧英是他主动撩拨上手的,这个女孩子直来直往,娇憨可爱,李信也越来越喜欢她了。

    ‘哎~~’

    慧梅看着慧英和李信的亲昵模样,不禁幽幽叹了口气,美眸中闪现出一抹羡慕之色。

    她嫁给了张鼐,张鼐对她也很好,并兑现承诺,绝不纳妾,夫妻二人相敬如宾,这是古人眼里最幸福的婚姻,按理说,得夫如此,人生何求?

    只是在与李信接触过后,她总觉得自己的婚姻平静如一潭死水,缺了点什么。

    有时她会感慨命运不公,如果当初李自成没把她嫁给袁时中,那她也是处子之身呢,或有机会与李信在一起,但她破了身,在李信面前自惭形愧,不敢表露出心意,只能按李信的安排,嫁给张鼐。

    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吧!

    慧梅苦笑着摇了摇头。

    “姐夫!”

    和寇白门说着话的寇松一直留意李信,见到李信终于与慧英说完了绵绵情话,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腆着脸问好。

    李信打量着寇松,十七八岁的年纪,比寇白门小一两岁,皮肤白净,眼神闪闪烁烁,虽然笑着打招呼,却不敢对视自己,天然带有一种小人物的卑微,还有着油滑市侩。

    而且和寇白门不是太象,这也好理解,毕竟不是一个爹生的。

    “看着我!”

    李信沉声道。

    “噢!”

    寇松本能的挠了挠后脑壳。

    李信立刻喝住:“不要挠后脑壳!”

    寇松吓的一个哆嗦。

    李信又喝道:“看着我!”

    谁都不明白李信是怎么回事,包括寇白门,也是抬起俏面,目现询问之色。

    寇松畏畏缩缩的看向李信,别看他在寇白门面前一再的要求引见给李信,但真人当面,他就蔫了。

    寇家是倡门,社会的最低层,平时待人接客,寇松总是点头哈腰,陪着笑脸,不敢直视,甚至开赌场的都能欺负他,而李信是什么人?

    大明摄政王!

    如今的大明之主,未来的新朝皇帝,他平时迎来送往,点头哈腰的宾客与李信的身份根本不能比,哪怕他是寇白门的弟弟,李信的小舅子,也不敢造次。

    李信瞪着寇松,骂道:“你是不是男人?连看我都不敢,难道我还能要了你的命?腰直起来,胸挺起来,头昂起来,我是大明之主,你这熊样除了丢我的脸,还会做什么?再给你三息时间,否则立刻给我滚回南京!”

    一听只有三息的时间,寇松急了,猛的眼睛一瞪,又狂吸一口气,强行站直,一动不动的瞪着李信!

    “哈哈~~”

    李信哈哈一笑:“记住,以后就得这样,京城可不是寻常地方,过一阵子,我有重任委托你,你代表我出去办事,气势稍弱点,就会被人揪住辫子,各种手段并出,能把你活活玩死,你是我的小舅子,只要你不违法犯纪,没人能拿你如何,我不希望那二十万两银子的事情再来一次!”

    寇白门明白了李信的意思,也确实,京城别的不多,就是官多,当官的十个有九个都是老油子,水比南京深多了,这些人讲话一套一套,隐藏着大大小小的陷阱,稍有不慎,就会中招。

    比如宫里的王瑞芬和窦美仪,有事没事会来府上拜访,当然了,不是拜访李信,而是府里的女眷,明着拉家常,实则是套话,不愧是宫里的,套话的水平,连她们这类周旋于男人间的花魁都远远不如。

    这还只是宫女,换了娘娘,套路水平更不敢想。

    李信是担心寇松不谙世事,被人套路,虽然惹了麻烦他能摆平,但是他身为摄政王,崇祯还在后面的宫殿里蹲着,他必须谨言慎行,不能被人抓住一点辫子。

    换了别人,恐怕早把崇祯废了,封到偏远的地方当个王,看押两年,再一杯鸩酒了结性命,不过李信做不出来,就冲着崇祯肯自尽殒国,足以抵销犯下的诸多错误,这样的皇帝,值得尊重。

    柳如是也对李信的良苦用心暗暗点头,笑道:“阿松,你姐夫可是一片好意,还不赶紧谢过。”

    顾横波含着丝丝酸意,跟着道:“阿松啊,你不仅有一个好姐夫,还有一个好姐姐呢,你得连你的姐姐一起谢了才行。”

    这话的意思要反着理解,寇白门幸亏有个弟弟,能帮李信做事,反过来巩固她的地位,而顾横波没有家人帮助,只能以色娱人,若干年后,当她色相松弛之时,晚景会无比凄凉。

    当初顾横波身为秦淮河六大花魅之一,委身于陈贞慧,却苦求一个妾的名位而不可得,再联系到今日说的这些话,听者,尤其是卞玉京、柳如是和李香君,心里都有些悲凉。

    一见气氛有些不对,寇白门狠狠瞪了寇松一眼。

    寇松也算机灵,连忙施礼:“多谢姐夫点拨,也多谢姐姐这些年来的教养之恩。”

    “嗯~~”

    寇白门点头笑道:“亏你还有些良心,好啦,时候不早了,进屋吃饭吧。”

    晚餐异常丰盛,除了李信与寇松,一屋子全是女人,看着无比养眼,只是多出个寇松总是不大协调,李信又不禁瞥了眼李兰芝。

    李兰芝被他掠来的时候,是十二岁,至今已有四年,正是年方十六,花苞初放之时,相貌没有继承李自成的瓦脸,与高桂英较为相似,也算个不大不小的美人儿。

    寇松年龄比李兰芝稍大一些,这倒是让李信有了想法。

    最初李信确有纳李兰芝为妾的意思,但是随着与高桂英的感情日渐深厚,这份心思渐渐淡了,毕竟这种事情,形同于对高桂英的羞侮。

    而且冥冥中,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只要他敢纳李兰芝为妾,怕是会大祸临头,甚至灰飞烟灭都有可能。

    李信暗暗盘算起了撮合李兰芝和寇松的事情,肥水不落外人田嘛,优质女性,还是在自己人内部消化为好。

    寇松则是多喝了几杯,人有些迷糊涂,借着酒劲,向李信举杯道:“姐夫,我告诉你啊,在南京的时候,我知道了你是我姐夫,我就兴奋的整晚睡不着,总想着出来帮姐夫做事,这不,机会来了,姐夫不嫌弃我的出身,我感激,来,我敬姐夫一杯!”

    说着,就先干为敬!

    寇白门听着这浑话,脸都红了。

    李信摆了摆手,示意无妨,与寇松虚碰一下,一口饮尽。

    寇松一看李信与自己碰杯,顿时酒壮人胆,问道:“姐夫,您打算让我做什么?”

    这也是所有人都好奇的,寇松只是个小混混,一个小混混能干什么,换了旁人,说不定会给寇松随便安排个肥差,干好干差无所谓,但李信不是这种人。

    李信略一沉吟,笑道:“既然你问起,我先简要的说一说,我打算设立福利彩票中心,简称福彩中心,面向老百姓行即开型彩票,当场刮奖,以彩票行数额的两到三成作为奖金,分成不同的档次,刮中者,现场兑奖,收入主要用于救济贫民,所以称为福利彩票,我打算让你负责这一块,你可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