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二一八章 不战而降

第二一八章 不战而降

 好书推荐:
    (谢谢好友5335yn的月票~~)

    清军阵地的上的喧闹声传了过来,慧英不由哧笑一声:“李公子,蒙古人倒是打的好算盘,眼见着不行了,就想着向你投降,以前蒙古人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变得和墙头草一样?”

    李信道:“蒙古人自从被逐出中原之后,就不复当年之勇,土木堡之变是蒙古人的最后一次复兴机会,但是也先在北京城下无功而回,就预示着蒙古的衰落已不可避免。

    事实也正如此,蒙古分裂内乱不断,以林丹汗来说,表面上是蒙古的大汗,但喀尔喀蒙古不听号令,势力范围只局限在察哈尔一带,而察哈尔内部,又大小汗王林立,林丹汗没有绝对的权威,这样的蒙古,哪还有什么战斗力,有奶就是娘不奇怪,否则也不会被满洲人爬到头上。”

    “李公子,那我们要不要帮助蒙古人?”

    张鼐问道。

    李信摆了摆手:“顺其自然,蒙古人也不是什么好鸟,拿来当枪使还是可以的。”

    荡寇军暂时没再进攻,施加着压力,观望着局势展。

    蒙古人与满洲人已经自的拉开了距离,互相戒备的看着对方,一股躁动的气息蔓延开来。

    图尔格急的满头是汗,他虽然是多尔衮的人,但是绝无可能背叛大清,多尔衮与皇太极,只是满清政权内部的争权夺利,在对外方面,还是一致的。

    额哲又冷声道:“图大人,咱们有家有小,也要活命,实在是对不住了,本王劝你老实点,投降未必不是一条活路,但是与我内讧的话,只怕一个都活不了。”

    随即就猛一挥手。

    蒙古人纷纷跨上战马,张弓搭箭。

    满洲人是渔猎民族,在骑射方面,远远不如蒙古,之所以能征服蒙古,关键因素是满洲人团结,而蒙古四分五裂,并不是说满洲的武力要比蒙古强。

    被那亮闪闪箭矢指着的滋味绝不好受,图尔格举目一看,并不止他自己,满洲人全部被箭指着,噤若寒蝉,空气中充满着紧张的气氛,在这时刻,只要有一人射箭,就会引连锁反应,内讧将演变成现实。

    想到不是死在荡寇军的枪下,而是蒙古人以下克上,图尔格接受不了,与蒙古人内讧,只会亲者痛,仇者快,结果还是死,可是不与蒙古人内讧,就是被俘的下场。

    他想到了自尽,铮的一下拨出佩剑,周围没人劝他,都看他有没有自杀的勇气。

    他的手剧烈颤抖,几次想抹脖子,却悲哀的现,自己居然怕死,打了一辈子仗,活到快五十岁,年轻时不怕死,到老来却怕死!

    “当锒!”一下,图尔格的佩剑失手落地。

    这等于给全军传达了一个投降的信号,满洲士兵们纷纷扔下武器,接受着命运的裁决!

    “哎~~”

    图尔格叹了口气,目中满是悲怆,他觉得,自己成了满洲的罪人!

    战斗还未打响,就结束了,清军原有一万四千人,因病饿,有近千人失去战斗力,剩下内外蒙古八千,满洲兵有将近五千。

    因蒙古属于阵前举义的性质,与满洲人甄别开来,放下武器,交出战马之后,暂时带往一边安置,满洲人则是每两个把辫子系在一起,打上死结,凡有私自解开者,皆杀,交给那三千汉军八旗看押。

    汉军八旗受够了满洲人的奴役,有这机会,纷纷报复回来,比如走的好好的,突然伸脚一绊,一人跌倒,另一个也跟着摔倒,还因头系在一起,骤然施加的拉力,那头皮是麻辣麻辣的疼!

    总之,把两个人系在一起,怎么都不方便。

    一群满洲降将也被带到了李信面前。

    “你就是图尔格?”

    李信问道。

    “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看老子可会皱一下眉头!”

    图尔格反缚双手,闷哼一声,怒视李信,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李信摆摆手道:“图尔格,你是多尔衮的人,清国诸多文臣武将中,本司令独钦佩多尔衮,听说多尔衮与布木布泰暗中有一腿,哈,居然敢给皇太极戴绿帽子,当真是好胆识,本司令虽未与之谋面,却神交久矣,又怎么可能杀你,你多心了。”

    “放你娘的狗屁!”

    图尔格咆哮如雷。

    李信淡淡道:“掌嘴!”

    “居然嘴里不干不净,谁给你的胆子?活的不耐烦了吧!”

    何虎狞笑着大步迈出,揪住图尔格的领子,啪啪啪啪左右开弓,一个接一个的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黄海后悔不迭,这明明是亲卫连的份内事啊,和他前锋营有什么关系,可是耳刮子已经扇上了,他总不能要求何虎退下来吧。

    图尔格给扇的两颊通红,嘴角渗出丝丝鲜血。

    “够了!”

    大概扇了百十下,李信挥手止住,何虎一把将图尔格推到了地上,还如不解气般的猛踹了两脚。

    李信这才道:“我知道你不信,但多尔衮和布木布泰有一腿在大明早已不是秘密,无非是你们捂着盖着,怕说出来丢脸罢了,过一阵子,我们荡寇军办的明报,将会连载《庄妃情史》,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以及布木布泰色诱洪承畴一一道出,其实你这人啊,也算条汉子,所以我奉劝一句,你骂我,也就算了,但是你骂我娘,就别老子把你嘴撕烂!“

    “呸!”

    图尔格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气恨道:“有种就杀了我,我绝不会降你!”

    李信沉声道:“满洲五次入寇,杀害我大明百姓数以百万计,掠得人口资财无数,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即便你有心降我,我也不会容你,你太高看自己了,留你一命,是你暂时还对我有些用处。”

    说着,就向佐领哈敏看了过去。

    哈敏本能的摆出了一副不屑之色,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李信道:“我不杀你,你回沈阳,给老憨带个话,拿洪承畴来换图尔格,成与不成,给个准信。”

    “什么?”

    哈敏大吃一惊。

    李信不耐的挥了挥手:“带下去,把他头剃了,扮成和尚,尽快送他过河!”

    两名亲卫把哈敏推了出去。

    李信又道:“图尔格单独关押,别弄死了!”

    “得令!”

    众将抱拳施礼。

    “走,我们去看看蒙古人!”

    李信带着一群人,快步离去。

    蒙古诸王,早已等的心焦,一见李信,连忙按蒙古礼节施礼:“参见总司令!”

    “迷途知返,为时未晚,各位不必多礼!”

    李信摆了摆手。

    “多谢总司令!”

    蒙古诸王纷纷起身。

    李信看向了额哲,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大饼脸,小眼睛,典型的蒙古人相貌,于是点点头道:“本司令素闻林丹汗英名,可惜未能与之驰骋疆场,甚为遗憾,今见你,方知虎父无犬子,你父的公道,早晚我必为你讨回,察哈尔大汗的位子,也是你的。”

    “自今日起,我额哲这条命,就卖给总司令啦!”

    额哲虎目含泪,浑身颤抖,跪倒在了地上。

    土默特部土王逊库登特单手捧胸,深礼一礼:“尊敬的总司令,感谢您的不杀之恩,我愿意派些人手回草原,为您献上一万只牛羊和一千名美女,以表达我的感谢之意,我们蒙古大草原上的牛羊肉质鲜嫩,我们蒙古族的美女能歌善舞,婀娜多姿,您一定会喜欢的。”

    科尔沁土王杜尔伯特跟着施礼:“尊敬的总司令,满洲人明面上与我们蒙古结盟,实际上却是把我们当敌人对待,处处提防,我们最好的美女和牛羊要献给满洲贵族,他们的索取永无止境,但是他们凶狠,残忍,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寻找机会,现在佛祖赐下了您,让我们跟着您去反抗满洲人的暴政,我们相信,在您的带领下,一定会打败残暴的满洲人,把他们重新赶回深山老林。

    为表达敬意,小王也愿意向总司令奉上一万只牛羊和一千名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