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一七八章 谈判破裂
    天色渐渐亮了,经过一夜的整编,小袁营已大致清点完毕。

    被俘和投降的小袁营人马将近两万,其中一大半都是老弱妇孺,这没办法,老弱病残跑不动,索性不跑,留下来是负担,但是李信不能丢掉,暂时交由高桂英、慧英和慧梅带着的小闯营安置,为了给张鼐创造与慧梅接触的机会,李信强行把张鼐派过去,和一群娘们儿呆在一起。

    张鼐乐得呵呵直笑。

    这让李信极为无语,至少在恋爱技巧上,张鼐还是个愣头青,如果自己对慧梅有意思的话,与张鼐公平竞争,有八成把握能把慧梅夺来。

    不过李信并没有这个意思。

    而小袁营中,有近五千人是丁壮,李信对于小袁营的人,既没有交情,更没有半点信任,于是按老办法交投名状,强逼着普通士兵杀掉各级领近千人,剩下四千人编入军中。

    全军一片忙碌,布置着阵地,不知不觉中,已接近正午时分。

    “总司令,有骑兵!”

    突然,李胜德惊呼一声。

    李信抬头一看,隔着几里的距离,从左右各驰过两列骑兵,各有上万之众,一打闯字号,一打曹操号,于队尾集结起来,明摆着,是来断归路的。

    “哎呀不好,闯王来了!”

    慧剑失声尖叫。

    慧琼也跳脚道:“死定了,死定了,要是让闯王知道我们投了革命军,肯定死定了!”

    慧梅慧英,乃至张鼐,以及小闯营的诸多人神色都是极度不自然,毕竟李自成在闯军中,地位等同于君父,敬畏并不因改换立场阵营而有所消减。

    既便是高桂英,哪怕对李自成夫妻之情已尽,也是说不出的紧张。

    “你这丫头嚷什么呢,乱我军心是吧,来来来,都到中间去,用不着你们去面对李闯,该干啥,还干啥去!”

    李信回头,不满道。

    慧琼如做错事般,吐了吐舌头。

    一群人向阵中移动,李信留在原地。

    不片刻,高一功带着李过和李双喜从骑兵中驰了出来,有恃无恐的唤道:“李司令可在?”

    李信也领着何虎与黄海出阵,隔着十来丈,遥遥拱手:“原来是大舅哥,小舅哥,这位是……”

    双喜介绍道:“这位是李过,闯王的侄子!”

    李信正色看了过去,李过还是很值得敬重的,大顺政权覆灭后,一生都在与清军作战,最终病死于军中,而且据张鼐反映,李过是闯军中,为数不多的反对把慧梅嫁给袁时中的将领之一,可惜寡不敌众,李闯嫁的又快,还没采取行动,慧梅就成了袁时中的妻子了,只得作罢。

    “原来是李过将军,失敬!”

    李信单独拱手。

    李过也回礼道:“李司令,慧梅可是在你手上?”

    “不错!”

    李信点了点头。

    李过沉声道:“慧梅是袁时中的妻子,你抢别人的妻子,是不是过份了?”

    李信理直气壮道:“我是为我的兄弟张鼐出头,张鼐与慧梅青梅竹马,凭什么袁时中横刀夺爱,当张鼐来找我的时候,我气的不行,非得为张鼐报仇不可,可惜袁时中命大,被他跑了,否则落我手上,这种好色之徒,千刀万剐都是便宜了他!”

    “哼!”

    高一功冷哼一声:“李司令,纵然你舌绽莲花,也改变不了慧梅已经与袁时中成亲这一事实,袁时中明媒正娶,慧梅有父母之命,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抢了别人的妻子,传出去,对你李司令的名声也不好,不过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只要交出张鼐和慧梅,再真心向袁时中陪个不是,把话说清楚,该赔的多少赔点,让袁时中消了气,闯王也不会与你计较,你看如何?”

    “哈哈~~”

    李信哈哈一笑:“大舅哥,你少跟我扯犊子,慧梅嫁给袁时中是被逼的,我不承认他们的婚事,我此来,是为我的兄弟张鼐出头,你回去给袁时中带个话,此事没那么容易算了,若是他肯自己阉了自己,脱了裤子在两军阵前走一圈,我可以代表张鼐饶他一命,否则落我手上,必叫他后悔做人!”

    “李司令,你别过份!”

    高一功大怒。

    李信冷笑着。

    李过问道:“能否把张鼐请出来,我们想见一见他?”

    李信摆了摆手:“张鼐为李闯卖了一辈子命,结果未婚妻还被夺走拿去联姻,他的心已经死了,不想再见你们,请回罢!”

    “哎~~”

    李过叹了口气,眼角一丝愧色闪过,便勒转马头,向己方驰去。

    高一功与双喜也各自转身,只是双喜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李信心知,这一战已不可避免,回到阵中,紧急布置起来,如今的荡寇军中,弓箭手还保留着,但是不会再增加编制了,主力逐渐轮替为了火枪兵,炮兵的地位也急拨高,这次出征,带了三个炮兵团。

    炮兵的编制基本上参照解放军,却又根据时代特点,有所不同,大体是以班为最基础作战单元,每班十人,配一门117或者93野战炮,其中五人操纵火炮,另五人担当后勤传递、运输、弹药保护与替补,必要是参与作战。

    而连作为战术战斗单元,配五门117与四门o93,合计九门火炮,营21门,团63门,三个炮兵团,合计189门火炮,并引进了弹药基数的概念,炮兵一个基数是12o枚炮弹及相应的定装射药,每门炮配三个基数,火力非常强劲。

    两个时辰之后,骑兵依然没动,堵着退路,渐渐地,闯军的步兵与炮兵出现在了地平线的尽头。

    李闯与罗汝才凑了十万人马,其中两万多骑兵布在后阵,迎面而来的是七万多人,黑压压一片,气势极为磅礴。

    “李公子,看来闯王动了真格!”

    慧英心神不宁道。

    李信没有答话,观察了好一阵子,才道:“敌军大致分为两部,左边的两万多人,应是罗汝才部,罗汝才与李自成之间相隔一里,乍一看是互相侧应,但是两军的主力精锐,包括骑兵和弓箭手,大多布在相接的那一侧,说明我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双方之间有很深的嫌隙,谁都不敢尽全力来打我,无非是走个过场,面子上过得去。”

    “嗯!”

    高桂英点头道:“况且自成即将攻打开封,朝庭不可能视若无睹,听说除了保督杨文岳正在调集大军,左良玉也将避开张献忠,救援开封,所以在这种时候,他是不愿与你硬拼的,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万一被他找着了机会,他也绝不会手软。”

    李信笑道:“桂英姐,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你的心已经完全在我身上了。”

    高桂英俏面一红,横了眼过去。

    这时,二瓤不识趣的问道:“总司令,我他娘的就搞不懂,李自成干嘛老盯着开封,他占了南阳洛阳,趁着关中兵力空虚,以之为根基去打关中不好吗?”

    顿时,慧梅、张鼐、慧英、乃至慧剑慧琼,与小闯营一众人等的神色都不大自然,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考虑过,放弃了洛阳,又放弃南阳,搁着近在咫尺,兵力空虚的关中不去打,还就是和开封扛上了!

    虽然开封有周王两百年的财富,但是再富有,一座城池总有个限度,而洛阳加南阳,再加关中,如此广袤的一片土地,数以千万计的人口,尤为难能可贵的是,还连成一片,如好好经营,绝不会是如今这种流窜的局面。

    李信拍了拍二瓤的肩膀,丢了个你懂的神色!

    二瓤挠了挠后脑壳,嘿嘿一笑,事实上他说这话,就是寒碜慧梅张鼐的,让他们认清李自成的流寇本质,跟着李自成是没有前途的。

    同时,他也有意与张鼐等人搞好关系。

    毕竟他的路子已经定下来了,将来是锦衣卫加御林军,属于内庭,而李信如此帮助张鼐,肯定是要重用的,现在搭个桥,总是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