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一一八章 春香院

第一一八章 春香院

 好书推荐:
    “慧英,怎么样了?咦,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

    在回去之前,慧英特意把髻和衣服捋顺,又洗了把脸,压下俏面的红晕,可那哭的红肿的眼睛却是没法恢复。

    “是不是那姓李的欺侮你了?”

    张鼐跟着问道。

    “没,没有!”

    慧英言不由衷道。

    高一功问道:“李公子怎么说的?”

    “啊!我……我忘了问他了!”

    慧英惊叫一声,神色极度不自然,是的,从一开始被李信调戏,到后面搂搂抱抱,她觉得自己浑浑噩噩,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高一功顿时脸一沉:“你到底做什么去了?问个话都问不到?”

    慧英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心里非常不舒服,高一功的斥责与李信的调笑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错在自己,可是高一功也立身不正啊,拿自己去施美人计怎么就不说了?

    摆明了是利用自己!

    再一联想到这些日子以来,通过对荡寇军的了解,确实要比闯军强的多,刹那间,她都有了种留下来,陪伴高桂英的想法。

    “一功叔,要不我和慧英再跑一趟吧。”

    慧梅连忙劝道。

    “可别把事情办砸了!”

    高一功不悦的挥了挥手,完全不顾张鼐那担心的眼神,毕竟很明显,慧英眼睛红通通的,多半是被李信欺侮了,现在再让自己的未婚妻去见李信,他能不担心么?

    他很想陪着,但是高一功没半点意思,偏偏他的性子有些蔫,不懂得表达内心的想法,纵然万般不放心,也只能看着慧梅与慧英相伴离去。

    突然的,张鼐有些恨自己,也有些恨高一功!

    离了处住,慧梅小声问道:“慧英,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

    “没……没什么。”

    慧英俏面一红,李信对她做的事,她是死也不能说出来,尤其还主动亲了李信一口,她都觉得当时的慧英肯定是被鬼怪附身了,也让她觉得自己很下贱。

    “真没什么?”

    慧英越是遮掩,慧梅就越是认定有问题,色变道:“慧英,你该不是被他污辱了吧?不行,我和你去找夫人,让夫人替你做主。”

    “没有的事!”

    慧英急道:“我去找李公子,他不肯,你也知道的,我性子比较急,我就和他打了起来,结果我打不过他,既然是动手了,难免会有身体接触,我觉得被他占了便宜,又不是他的对手,就被气走了,忘记了一功叔的交待。”

    “你呀,哎,走罢!”

    慧梅叹了口气。

    慧英则是松了口气,她就怕慧梅一直追问。

    很快的,二女找到了李信的小院,就看到李信一副整装待的模样,有周菡和孙荻陪着,另有些女兵与亲卫。

    “李公子要出门?”

    慧梅问道。

    “嗯!”

    李信点了点头:“周夫人说老师不够,我带她出去找几个老师拉回来培训。”

    “我们有事找你。”

    慧梅可不管那么多,直言道。

    “回来再说,或者你们和我一起出去。”

    李信看了过去。

    二女相互看了看,便道:“跟你一起去吧。”

    “走了!”

    李信挥了挥手。

    外面早已备上马匹,周菡母女套了辆马车,向前行进。

    慧英目光躲躲闪闪,不敢去看李信,慧梅却问道:“为什么不坐轿?两个女人家,坐轿比马车舒服啊。”

    李信反问道:“王安石知道吧?”

    “知道,是宋朝的大官。”

    慧梅点了点头。

    李信道:“王安石罢相致仕,在金陵安居,出门骑毛驴,随它走到哪儿,有人问他为何不坐轿?他说:那种把人当畜生的事儿,我可不干,还有司马光做官,也从不坐轿,我觉得挺好的,人就是人,怎么能当成畜生使唤呢,两日前,我刚刚下令,除了结婚抬棺,及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禁止坐轿,至于马车不舒适的问题,你们可以上去感受一下。”

    “嗯?”

    慧英慧梅相视一眼,纷纷挤上了马车,现与以往的马车相比,几乎没什么颠簸,慧梅问道:“李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好象没垫特别厚的垫子啊!”

    李信笑了笑,没吱声。

    实际上是应用到了弹簧,马车才能减震,当然了,要想进一步的减震,还要橡胶轮胎与四轮大马车,前者须找到葡萄牙或者荷兰商人,毕竟以李信目前的力量,要想染指东南亚是不现实的,只能通过贸易获取,后者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但困难的是道路,只有烧制出了水泥,铺设平坦的道路,才能推广四轮大马车。

    另李信废除轿子,除了把人当畜生使不符合他的价值观之外,还在于轿子的存在严重阻碍了车辆与道路的展,以现代经济理论来看,造一抬轿子涉类的门类很少,创造的gpd有限,但是造一辆四轮大马车,需要分工协作的部门要远远高于轿子,产生的gdp也直线上升。

    见着李信没解释,慧英慧梅自然不高兴,慧梅还让慧英去问,慧英哪好意思,周函与孙荻也不清楚原因,四个女人唧唧喳喳的猜测起来。

    “到了,就是这里!”

    不片刻,李信勒停马匹,众人抬头一看,春香院!

    “这……”

    每个人都面面相觑。

    孙荻更是忍不住道:“李公子,你想来尝鲜你自己来就是了,干嘛把我们都带过来?”

    这话一出,周荻的神色有些不大自然,慧英翻起了眼睛,慧梅则是轻蔑的瞥了眼李信。

    门口蹲了两个龟公,只抬头一看,便嚷嚷道:“公子爷,大清早不营业,姑娘们都得休息一阵子,您过了饷午再来吧。“

    二瓤立时喝斥道:“睁大你的狗眼,总司令在此,还不迎接!”

    “司……司令爷?”

    那两个龟公定睛一看,立刻认出了李信。

    如今的李信,在高邮,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

    “司令爷来啦,司令爷来啦!”

    一个人向里面大喊,另一个哈腰谀笑:“司令爷,里面请!”

    “走!”

    李信挥了挥手。

    众人纷纷跟了进去,走到半途,一个四十多岁的浓妆艳抹妇女迎面赶来,手绢一抛,媚笑道:“哎唷,竟然是司令爷,哪阵风把司令爷给吹来了?”

    李信就觉得一股浓洌刺鼻的脂粉味扑面而来,令他几欲窒息,再一看这个鸨母,水桶腰,腥红嘴唇,脸上搽着厚厚的粉,尤其是一张嘴,涌出了一股大蒜味,李信几乎要吐了!

    ‘到底是小地方啊,恐怕连扬州都比不上。’

    李信半侧过身子,皱了皱眉道:“本司令过来看看。”

    “司令爷,里面请!”

    鸨母堆起笑容,把李信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