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八十三章 球墨铸铁

第八十三章 球墨铸铁

 好书推荐:
    天色黑了,高桂英也回了自己的小院,李兰芝闷闷不乐,憋了一整天,立刻拉着高桂英的手道:“娘,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和那姓李的在一起了?他干什么都带上你,根本是不怀好意,小女讨厌他。”

    高桂英脸颊有些烧,李信到哪儿都拉着她,其实她可以拒绝的,但她没有,或者说象征的拒绝下,当李信表现出更强硬的态度之后,她认了。

    她也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妇,和李信拉拉扯扯不成体统,可是她有怨气啊!

    两年前在潼关被洪承畴与孙传庭率各路总兵围攻,眼见将入绝境,是她带着老营的老弱妇孺打出闯字旗,吸引官军的主力来追,给李自成带着老八队逃进商洛山深处创造了条件,而自己被一路追杀,数次险死还生,近千老营战士只剩下了二十来人。

    可李自成居然抛下她另娶了王家小姐,让她心里憋得慌,每每与李信勾勾搭搭,都会给她带来一种报复李自成的畅快感。

    而且李信的霸道中不失温柔,又言谈风趣,高桂英在潜意识里是很喜欢和李信相处的。

    只不过,理智告诉高桂英不能这样,她虽然嫁过两个男人,可那都是明媒正娶,不算失节,她对自己的贞操看的还是挺重的,而李信已经明确表示这一两日就会要了她,还是做妾,让她有一种即将失身的羞辱感,况且她更担心即便不顾脸面留在李信身边,李信早晚也会祸害李兰芝!

    因为李信不止一次说过要纳李兰芝为妾,哪怕是开玩笑的语气,高桂英也不敢大意,她知道这人心狠手辣,李兰芝再大些,真能做出来!

    ‘是该走了!’

    高桂英暗暗叹了口气,便道:“兰芝,今晚我们早点睡,夜里赶早出去,天一亮开了门就走。”

    李兰芝欢喜道:“娘,是去洛阳找父帅吗?”

    高桂英想到了李信的警告,摇摇头道:“你父帅另娶了妻子,不要我们了,我们去南京,那里人多,挺繁华的,咱们娘俩有手有脚,勤快点应该能养活自己,你父帅如果心里有娘,就让他来接我们好了。”

    “嗯!”

    李兰芝还小,对李自成又因常年不见面,没什么亲切感,她只想从李信的魔爪中逃出,去哪儿倒无所谓,于是猛一点头!

    当天晚上,母女俩草草吃了晚餐,上床睡觉,天不亮起床,收拾了些衣物和吃的,偷偷离去,因住在州衙里,为怕惊动别人,没敢走门,而是翻墙,还亏得高桂英身手好,带着李兰芝翻过了一重又一重的围墙,消失在了夜幕当中,只是母女俩都没留意到,在她们的身后,有数道淡淡的影子盯着。

    天渐渐亮了,李信与红娘子吃过早饭,各忙各的,李信去了工匠营,工匠曾和他说过,尽量在三天之内把燧枪的击装置搞出来,却是遇上了麻烦,弹簧不行。

    “怎么回事?”

    李信问道。

    一名姓陈的老铁匠讪讪道:“总司令,您看,生铁脆而硬,用生铁绕弹簧,没几下就断了,熟铁又软,撑不起击火枪的强度,不是咱们不用心,实在没法弄啊。”

    李信又问道:“那钢丝呢?”

    陈铁匠瞪大眼珠子,苦笑道:“总司令,你别为难咱们了,这些小伙就是打一天一夜,也打不出那么细的钢丝啊!”

    李信明白了,明末的手工业虽然达到了封建社会的顶峰,但是冶金技术并没有同步展,炼钢依然是锻打的方式,打出钢丝是没可能的。

    “陈师傅,能不能弄来石墨?就是一种象煤又象铅的黑色鳞状或片状物体……”

    李信详细介绍了石墨的特征与用途,却让他失望的是,在场的铁匠均是摇了摇头,于是眉头一皱,仔细回忆着有关石墨的一切信息。

    石墨于1789年命名,中国是在一九三零年代开采石墨矿,当时人确实不知道石墨是什么,而最近的石墨矿位于山东青岛南墅,李信的手还伸不到那么长,这让他制造石墨坩埚,炼出钢水,从中拉出钢丝的想法破产,不过他又有了另外一种方法,即球墨铸铁。

    与普通铸铁相比,球墨铸铁具备更优的塑性和韧性,强度比炭钢还高,且成本低于钢材,该技术出现于一九五零年代,原理很简单,根据铁中含有的炭,往铁水加入适量的稀土或镁,再以硅铁孕育,析出球状石墨,增加铸件的韧性和强度。

    稀土是不用想的,镁则来自于石灰石中的苦土,把苦土加木炭混合加热,可以还原金属镁。

    炼制硅铁也不复杂,把焦炭、钢屑、石英(或硅石)作为原料治炼,虽然焦煤没法提供足够的温度融化钢屑,但是硅和氧在生成二氧化硅的同时,会释放大量的热量,从内部融化钢屑。

    现代是用电炉治炼球墨铸铁,李信只能用焦炭炼制,效率肯定很低,可还是那句老话,应用在军事上,没必要去考虑成本,一场大胜的综合收益远不能以成本去衡量。

    用球墨铸铁制造弹簧,哪怕及不上钢丝弹簧,也不会差太多。

    “陈师傅,能不能弄些苦土和木炭过来?对了,还有硅石。”

    李信又道。

    “总司令,那老汉试试。”

    陈铁匠不是太确定的应下,吩咐了几个壮小伙去收集材料。

    石灰石并不是什么稀有矿藏,硅石也是一种最基本的材料,李信不怕找不到,心里也暗暗盘算起来,明朝的炮,又重射程又近,无论是红夷大炮,还是佛郎机炮,他都看不上眼,关键在于材质不行,如果有了球墨铸铁,完全可以铸造出更好的炮。

    选自然是拿破仑炮,这种炮火力凶猛、制造和使用极为简单,可射多种炮弹,又因其特殊的炮架,射时基本不会位移,既省却了复位的工夫,又提高了准头,有效射程可过一公里,是非常实用的一种野战炮。

    不过拿破仑炮是由青铜铸造,中国自古缺铜,因此李信打算以韧性和强度都大幅提高的球墨铸铁来铸造新炮。

    “来,大家都过来,我有一种新炮的铸造方法,如能铸出,主持者计三等功一次,参与者计四等功,现在给大家讲一下。”

    李信招了招手,待铁匠都围过来之后,就结合画图,详细的讲解起了拿破仑炮的铸造要点,工匠们不敢怠慢,结合自己的铸炮心得,仔细听取,并不时提出问题,李信耐心解答。

    当然了,要想铸拿破仑炮,前提条件是把球墨铸铁铸造出来。

    接近正午时分,二瓤匆匆赶来。

    “总司令,弟兄们根据您的安排,蹲守在高夫人住处附近,果然,清晨天不亮,高夫人就带着小姐偷偷溜走,趁大清早开门出南门而去……”

    二瓤附耳,小声说着。

    “哦?这老娘们儿就是不安份!”

    李信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二瓤又道:“弟兄们正盯着呢,高夫人是往扬州方向走,要不要派人截住?”

    李信摆了摆手:“不用,过一会儿我亲自去接桂英姐,你在一边等着,我把最后几点讲完就走。”

    “得令!”

    二瓤肃然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