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崛起1639 > 第三十八章 诱来王府
    没人清楚,李信为何指定黄五和胡八去传旨,其实在历史上,福王被李自成斩之后,是这二人哭求为福王收殓,李自成怜其忠心,应允所求,而这二人把福王的尸体装了棺,就双双自尽于棺前。

    这是真忠心,李信以福王的生死作为要挟,倒不怕出妖蛾子,不过他也不可能完全放手,还是派了几名亲卫跟着去传旨。

    几人出宫之后,李信望向了剩下的太监,冷笑道:“从今往后,福王有黄五和胡八侍奉足矣,用不着那么多公公,老子的革命军不养闲汉,来人,拖后面毙了!”

    “你……李信,你好大的狗胆!”

    “咱家愿意效忠总司令啊!”

    “王爷,王爷,为奴婢说个情吧!”

    一群太监慌了,有咒骂的,有求饶的,还有撒腿就跑的,即便是福王,也是面色大变,低声下气的哀求:“总司令,这些奴婢随了小王多年,还请总司令不看僧面看佛面,给小王个面子,饶他们一死吧。”

    李信摆摆手道:“王爷此言差矣,此等狗奴,瞒上欺下,二十来年间黑了你多少银子,又有多少无辜百姓以王爷的名义被逼的家破人亡?好处他们得了,恶名落王爷头上,将来王爷若是死了,要下十八层地狱,受那亿万年无尽之苦,如此恶毒的居心,王爷还要为之求情么?来人,拖下去!”

    一群如狼似虎的战士涌入殿中,拖起太监就往后殿跑,强令跪成一排,用枪指着后脑壳,一声喝令之后,火绳滋啦啦作响,随即一阵枪声响起,十来个太监倒在了血泊当中。

    李信是现代人,接受不了砍头乃至更残酷的腰斩与凌迟,因此把死刑一律改为枪决,而且用枪处决犯人,也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行为,可以培养军中对枪械的认同。

    冷空气的余威仍在肆虐,雨势虽然小了,风势却在加大,落叶洒满了整个院落,还亏得及时劫了王府,要不然全军恐怕连过冬的冬衣都不够。

    毕竟王府卫队不是普通明军,个个肥的流油,崭新的冬衣每人准备了好几套,如今全便宜了战士们,既便不够,王府中也有大量的丝绸和棉布,可以现做。

    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在昨夜之前,可能一辈子也没过着穿暖吃饱的日子,因此干劲格外的足,不片刻,太监的尸体被就地挖坑掩埋,地上的血污被清洗干净,前南京兵部尚书吕维棋也率先赶来了王府。

    吕维棋是新安人,也是东林党的骨干,南方士林领袖之一,在南京当兵部尚书时,成立丰芭大社讲学,因剿匪不利被崇祯革职,又来洛阳成立了伊洛会,身上带有一股浓厚的大儒气质。

    “王爷有旨,请先生去福安殿候驾。”

    一名亲卫拦下随从,冷着脸道。

    吕维棋总感觉王府比往日冷清了许多,而且以往是太监出来接待,今日却换成了侍卫,再一细看,这个侍卫的面孔很陌生,浑身充满剽悍气息,不像别的侍卫那般肥头大耳,精气神全无,不禁问道:“刘公公呢?”

    那名亲卫道:“刘公公出宫办事尚未回来,先生快请,别让王爷久等。”

    “有劳!”

    吕维棋也没多想,拱了拱手,迈步向大殿走去,毕竟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夜之间,王府已经变天了。

    进了大殿,由宫女奉茶,这些宫女显得心神不宁,他皱眉看过去的时候,一名宫女还啊的一声惊呼,差点把茶盅给失手打了,殿外的侍卫,目中居然还带上了威胁之色,这让他心头的疑惑越来越盛,只是仍没往那方面去想。

    渐渐地,王胤昌、王绍禹、冯知府、卫推官与张知县相继赶来,被侍卫迎进了大殿,这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6续现了王府的异常,纷纷用眼神交流,好在不多时,一声呼喝传来:“王爷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只见福王面色灰败,在数十名护卫的押送下,从后殿出现。

    这下子,即便是傻子都能看出不对,吕维棋也顾不得行礼,连声喝问道:“王爷,怎么回事?”

    “这……”

    福王为难的看向了跟在他身后的李信。

    “啪啪!”

    李信双掌一拍,大声道:“各位大人,学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名李信,原杞县秀才,被县令构陷,一怒杀之,又纠集了些志同道合的弟兄,成立荡寇军,任总司令,我欲效法宋公明替天行道,因此特来洛阳,与王爷一席长谈。

    有鉴于今上登极以来,受奸人蒙敝,内忧外困,国势颓败,眼见大明江山不保,而王爷乃神宗爱子,不忍三百年国祚毁于一旦,故愤而揭杆,欲与我行清君侧之事,肃清朝纲,还乾坤正气,还请各位共襄盛举!”

    “什么?”

    “你就是李信?”

    底下几人纷纷面色剧变!

    李信恐怕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了河南省的名人,毕竟秀才造反的,全天下他是第一个,这和牛金星,以及投靠张献忠的徐以显不同,别的文人是从贼,他是自己拉开架式做贼,性质上更加恶劣,崇祯也愤恨不己,明令李仙风把李信捉来京城,凌迟处死,

    最初的震惊之后,众人纷纷回过神来,很明显,李信挟持了福王!

    吕维棋顿时面色一沉,喝斥道:“李信,你也是读书人,自有大好前程,何必做那衣冠败类,老夫在朝野尚有几分薄面,你若诚心悔过,未必不能为你在皇上面前求情,赦你死罪。”

    冯知府也劝道:“李公子,你家累受大明世恩,莫要给先人蒙羞啊!”

    “哈哈哈哈~~”

    李信大笑起来,却是笑声嘎然而止,大喝道:“本司令扶持王爷举义,何来蒙羞之说,你俩竟敢污蔑于我,来人,掌嘴!”

    何虎亲自出面,狞笑着,一把揪起吕维棋,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啪啪啪!”

    李信不叫停,何虎也不停手,他那粗犷的块头挺有震慑力的,吕维棋被他揪着脖子,就如被拧着的母鸡,脑袋随着巴掌不停的左右摇摆。

    冯知府则由黄海和邢武招呼,两人一个反剪双臂,另一个来回抽了起来,就听到大殿里啪啪直响,吕维棋与冯知府的脸被抽的通红。

    福王、王胤昌、王绍禹、卫推官与张知县面面相觑,目中闪烁着愤恨与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