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47 我最近可能到了更年期

347 我最近可能到了更年期

 好书推荐:
    这些原住民别看人少,其实也有属于他们的派系,上百来个人大致分为了两个派系,一派亲开区,一派亲南区,这个亲开区里头的,还分了两个小派系,亲时代基地和亲时代基地外的开区人……

    总之,那就只能应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卿溪然开车进村的时候,村子里有好几家在办丧事,房车在往前开,华阳就带了驻防,分成两队,自动跟在房车外面,整齐划一的跑着。

    有些原住民还没搞清楚状况,站在自家院子里喊着,

    “快来人啊,来福家媳妇儿晕了,快点。”

    又有人喊道:“火葬场都不收人了,不能再死人了,快些抬到站地医院去。”

    一群人闹哄哄的抬着人走了,留下几家守着灵堂的人,压根儿就没人搭理卿溪然的房车。

    他们虽然知道可能卿溪然这辆房车里面,坐的是个大人物,但是现在这里是他们的家,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死人,偶尔也会有一些人突然就这么晕了,累了或者是饿了,现在都已经是很常见的事情了。

    但是卿溪然看在眼里,脑子的各项数据都在起伏,现在她不能做出什么判断,她需要知道金仙村一年内的人口起伏,才能给出金仙村的这个显现,一个具体的解释。

    整个湘城开区的死亡人口都在降低,金仙村却家家户户都有死人,这个死亡率似乎还挺高的。

    因为卿溪然不吭声,筱龙宝径自将车子开进了村,然后在一片爬满了绿色藤蔓的独栋小院儿前面停下。

    这时候卿一一睡了个短暂的觉已经醒了,迷迷瞪瞪的从小床上坐起来,穿上了她的粉红色小衣服,小腿儿跪在床上,吭哧吭哧的叠着被子。

    卿溪然拿着手机爬上了床,亲了亲卿一一的小脸,一一有点儿迷茫道:

    “妈妈,你打扰到我整理了。”

    “好的好的,妈妈不打扰一一叠被子。”

    卿溪然笑看着迷迷糊糊的小姑娘,脑子里,便传出绪佑的声音,

    “一姐醒了吗?”

    “醒了,你要跟她说话吗?”

    说这,卿溪然起身来,到了桌子边拿上手机,然后走回来递给卿一一,开口道:

    “你的守护神找你。”

    卿一一抬起小手结果,萌哒哒的,奶声奶气的对着电话喊了一声,

    “爸爸。”

    手机那头,一阵儿长时间的沉默,绪佑的喉头堵得慌,宛若塞入一团棉花般,轻轻的,哽咽着,“哎”了一声,而后吸吸鼻子,问道:

    “一姐在干什么?”

    “卿一一在叠被子。”

    小盆友还没完全清醒,一只小手拿着妈妈的手机,一只小手把一团被子给叠成一个团团子,认真道:

    “我最近可能到了更年期,所以半夜容易惊醒,看来我需要服用一些太太口服液。”

    绪佑:“……”

    卿溪然:“……”

    手机里,感动不过三秒的绪佑,努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还是配合着女儿,认真的劝道:

    “那个太太口服液,应该给你妈这种年纪大的人,你太小了,用不上。”

    坐在床边的卿溪然,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自己的年龄,25都没到,她究竟是有多年纪大啊?

    看着那个拿着手机,跟绪佑认真聊着更年期啊,太太口服液的孩子,卿溪然决定放弃追问绪佑这个问题,她常常会被卿一一的一些问题给弄得很无语,但是偏生绪佑还能顺着这孩子的话继续往下聊。

    这也算是一种功力了。

    卿溪然摇摇头,起身来,对认真讲着电话的卿一一说道:

    “妈妈先下车咯,你叠好了被子,讲完了电话,就自己打开车门下来哦。”

    然后,卿溪然示意筱龙宝看顾着,将房车的备用钥匙拿了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站到了院子前面。

    推开小院的木门,进了外祖给她和卿一一准备的这栋房子。

    从外观上看,房子有两层,用了水泥和木头交错搭建,看上去和寻常人家的水泥房子没有什么区别,甚至造型方面更旧,有些古韵,外墙上全都是绿色的爬山虎。

    也不知是末世前就有了的,还是末世之后长起来的。

    院子里有几块荒废了的地,屋子里家电齐全,不过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布,布上一层厚厚的灰。

    “咳咳。”

    卿溪然进了屋子,一屋子空气不通风的腐朽味道,刺激着她的喉咙,她伸手在鼻子前扇动了两下,打开了门边的开关。

    太好了,屋子通着电。

    但旋即,不知是不是因为电路长时间没用,传出滋滋一声响后,“啪”的一声,闸门跳了,旋即整个屋子都停了电。

    好吧,住进避难所的第一晚,在黑暗中度过也不错。

    卿溪然自己安慰着自己,开始卷袖子,摸黑整理着避难所里的卫生。

    也就大概的弄弄,反正房子里很多地方都盖了白色的布,也不难打扫,沙座椅这种地方,把盖在上面的白布掀了就成。

    金仙村的晚上是有路灯的,电力并没有损伤,因此路灯就这样照进整个避难所来,让屋子里的景致并不模糊。

    卿溪然先是把厨房收拾了出来,又从房车里拿出早先囤积来的酒精燃炉,固体酒精燃料,还有面条、蜡烛、火机等。

    她观察了一下,避难所厨房的水龙头里有水,院子里还有一个很老的水井,厨房里有电磁炉,有煤气灶。

    不过因为煤气炉子放了好几年,卿溪然不敢用,怕生爆炸有安全隐患,所以还是用安全系数稍微高点儿的酒精燃炉,给卿一一下个面条当宵夜好了。

    瞧着这个点,不早也不晚的,晚上8点钟,离晚饭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卿一一刚睡了一觉,精神很好,再睡得很晚了,正好吃个宵夜。

    而卿一一呢,花了很长的时间,一边和爸爸侃大山,一边叠好了房车床上的被子,愣是没让筱龙宝帮她,等她叠好了被子,也和爸爸聊完了天,这才背着她十分紧要的小书包,拿着备用车钥匙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