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43 白队长有什么高见

343 白队长有什么高见

 好书推荐:
    变异药材制成的金疮散,有着能迅修复伤口,防止人体血液大量流失的神奇功效。

    这人出了车祸,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失血过多,所以洛北的人带着金疮散一上去,能挽回绝大部分伤者的性命。

    火拼的两伙人,有些看不懂这操作了,看洛北和金仙村驻防队长这姿态,敢情,房车里头还是位大人物?

    远处的白枭抬手,让身后的手下都暂停下来,聪明的未上前去探究竟。

    很明显,房车里头的人,能让时代基地的洛北,和驻防派驻方面都听命与守护,这个人,不简单。

    过了一会儿,所有被房车碾压与撞击过的人,都被洛北的手下抬走了,筱龙宝下了车来,跟金仙村驻防队长说了几句话,那金仙村驻防队长便冲洛北一招手,两人上了房车。

    而后,筱龙宝又笑眯眯的看向远处的白枭方向,也是招了招手,意思是让白枭一样上房车。

    之前在金仙村村口,拿着武器搞火拼的一伙人里,有人是认识白枭的,而且跟白枭的关系还不错,见状,上前来,浑身是血的对白枭道:

    “白队长,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白枭瞪了这不长眼的人一眼,道:

    “你眼瞎啊?这里头明显是个大人物,你们见这架势,觉着由得你们算不算?”

    目前,金仙村里就三股大势力,时代基地、南营驻防、湘城南区,从某一方面来说,时代基地和南营驻防同气连枝,但各自代表的利益不同,所以有时候时代基地会跟金仙村里的一些小势力起冲突,南营驻防并不方便管。

    想要调动南营驻防驻金仙村势力,要么跟变异怪有关,要么白枭那边有什么动作,影响了金仙村药厂的建造,或者是收割断血流的进度。

    表面上看,驻防是在帮洛北,其实仔细了解过洛北背后的一些迹史的人就知道,洛北来自时代基地,而时代基地里有一个女人,在很久之前,就有江湖传言,是驻防总指挥绪佑的女人。

    后来在有人刻意打听之下,打听出来的消息,说绪长官送了他的女人进安全区,这事儿没得求证,但大家都这样说。

    所以白枭在金仙村混了这么久,就知道,驻防其实并不是在帮洛北,而是在帮洛北背后的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是驻防总指挥官的人,所以也是他们所有驻防所维护的,仅次于绪长官的存在。

    这种情况下,如果房车里,坐着的正是传说中的这个女人,别说这些参与火拼的小鱼小虾,根本就没有资格谈什么“算了不算了”,就连白枭,只怕也得被牵着鼻子走了。

    因为白枭的南区安检,目前严重依赖时代基地的药品,以及土豆泥和肉猪,这个他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有觉悟了,之所以跟时代基地有些小摩擦,需要出动到南营驻防来镇压他,就是因为他想在金仙村这个利益场里,为自己多争取些利益。

    而现在这些,很明显,对面房车里的这位,都是一些小打小闹。

    无法,白枭只能带着人靠拢驻防的保护圈,上了前他过了驻防的保护圈,身后的手下,却被驻防的拦住了。

    “队长。”

    南区安检着急的喊了白枭一声。

    他在驻防的保护圈内,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表示没事儿,没看金仙村驻防队长和洛北都是单独上的房车吗?他不可能搞特殊。

    便是这般,南区安检白枭也跟着上了房车。

    天色已经大黑,有些的晚了,卿溪然坐在沙上,等人都来齐了,便让筱龙宝去尾部的小床上看顾着卿一一,小丫头目前房车的睡觉。

    她独自坐在沙上,塔着纤细的长腿,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裙,一件灰色的毛衣外套,黑色的长披肩,柔顺,在房车明亮的灯光下,泛着饱满的光泽。

    “来齐了。”

    等白枭上来,卿溪然脸色有些苍白的,淡淡开口,一只手臂搭在沙背上,脊背靠着柔软的沙椅背,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整齐站在面前的三个领袖级男人,又道:

    “那现在就来说说看,怎么解决金仙村及其附近的乱象。”

    瞬间,搭在沙背上的那只手,纤细的手指轻轻抬起,又轻轻道:

    “一个一个说,洛北,你先。”

    洛北闻言,不自觉的背起了双手,宛若小学生课代表,向老师汇报一般,说道:

    “卿小姐,我觉得,要止住金仙村的乱象,就先要搞清楚,今天他们在村口争的是什么。”

    见卿溪然只挑眉不说话,意思是让他继续说下去,洛北便又道:

    “因为我们在金仙村,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给开区的人,很多南区的人,在南门外找不着工作机会,不得已到了金仙村,跟很多开区的人起了冲突,所以,今天才会打起来,我认为要止住金仙村的乱象,最根本的还是要解决南区和开区关于争抢工作机会的矛盾问题。”

    说完话,洛北看向卿溪然,她未表意见,只是略抬了下手指,淡声道:

    “华队长。”

    华队长,是南营驻防驻金仙村队长,名叫华阳。

    华阳长得人高马大的,立即立正,朝着卿溪然敬礼,宛若汇报工作般,一丝不苟,声音铿锵有力,道:

    “报告大嫂,接觉金仙村乱象的唯一手段,就是将捣乱的所有人都抓起来,送往金仙村营地操练,然后送上前线,报告完毕!”

    行行行!卿溪然赶快抬手,示意很好,这个解决问题的手段简单又粗暴,她很喜欢。

    然后,卿溪然的眼眸一转,看向白枭,微微点了下头,

    “白队长有什么高见?”

    白枭愣了好久,意识到这位“卿小姐”,应该就是驻防总指挥官绪佑的那个女人了,不是都传闻她是个花瓶吗?

    这个传闻中的女人,看起来柔弱无骨,浑身所散出来的那种气质,让人觉得,好像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