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37 我跟绪长官并不熟

337 我跟绪长官并不熟

 好书推荐:
    看着这些小菜生长得如此茂盛,根本已经不分季节的生长了,甚至于,有的从车厢外壁一直长到了车库里,弄得车库的地面上全都爬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菜。

    卿溪然可以断定,这些小菜都是变异了的,因此,她也没想着要吃,只安排了筱龙宝,叫人来给她把车库清理清理,然后斩断那些从她的房车车厢外壁的小菜根系,由筱龙宝开车,整个房车宛若穿了一层绿色外套,出了车库。

    卿一一乖乖的在房车的沙里坐好了,她抠着自己蜜蜂小书包上的拉链,将手里珠心算入门的书塞进小书包里,然后抱着小书包,安安静静的坐在沙里。

    去旅行也,卿一一要乖一点,她最喜欢旅行了。

    安顿好了卿一一,卿溪然将房车里,从仓库中拿出来的几袋大米,油盐酱醋什么的整理好,分别用了几只塑料收纳箱子,放进了小厨房里。

    当然,哄卿一一用的小零食,被卿溪然也放进了沙前面的桌子下面。

    卿一一表现得很乖巧,旅行途中,左右张望着,不哭也不闹的,然后趁着妈妈专心收拾的功夫,偷偷摸摸的从她的小书包里拿出那本珠心算入门的书来看。

    她还以为妈妈在干活,不知道呢。

    过了一会儿,房车刚刚离开时代基地,正在干活的卿溪然,突然收到了姜兰心的电话。

    本来湘城的通讯信号全部中断,这种情况下,姜兰心根本就没指望能打通卿溪然的手机,之前她压根儿也没想过,用手机直接通讯的方式,与卿溪然直接沟通。

    只今天早上起来,看到放在床头一直未用的手机,便拿了起来,尝试性的拨打卿溪然的手机试试看,没想到竟然给她接通了。

    卿溪然坐在小厨房外面的小型餐桌上,白皙纤细的手指,正擦着桌面上的灰,指尖压着抹布,在桌面上点了点,思索着,接,还是不接?

    其实她是不想接的,但是这个姜兰心一而再,再二三的一定要与她沟通,卿溪然便接了。

    她想听听姜兰心究竟有什么高见?

    脑子里,响起了姜兰心充满了惊喜的生意,问道:

    “喂,是一一妈吗?你好,我是姜老师。”

    “姜老师,你好。”

    卿溪然嘴巴未动,脑子动了,控制着手机模拟着她的声音回答。

    又听得姜兰心吁了口气,道:

    “太好了,一一妈,我终于联系到你了,一一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谢谢姜老师的关心,姜老师,有事吗?”

    “啊,有的,是这样的,我听说一一妈妈现在是在时代基地里,帮着绪长官主持大局是吗?”

    不理会卿溪然语气里的冷淡,姜兰心找了卿溪然这么久,尽管卿溪然再冷淡,她都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却又听得卿溪然说道:

    “我跟绪长官并不熟。”

    他跟她挺熟的,整天一口一个老婆的喊,相对来说,失去了两个月记忆的卿溪然,跟绪佑就显得没那么熟了。

    “可是,现在整个开区,都在被你管理着。”

    姜兰心说的有些没底气,社会上真真假假的信息太多了,之前水淼和彭袁英又说卿溪然成了绪佑的女人,还有人说因为卿溪然是绪佑的女人,所以开区实际上被绪佑给了时代基地管,时代基地又归了卿溪然管。

    现在卿溪然又否认自己很绪佑很熟。

    到底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卿溪然在避免麻烦,而故意说自己跟绪长官不熟?

    顿时,姜兰心就有些不好受了,这有什么必要呢,末世之前,她好歹也还是卿一一的老师,卿溪然应该尊重她,现在为什么要这样防备着她?

    一时间,姜兰心说话的态度就不怎么好了,她不等卿溪然说话,就直接对卿溪然说道:

    “一一妈,我来找你,并不是想跟你要什么好处,你也不必这样的躲着我,我只是想跟你提下意见,孩子,特别是幼儿教育,不能让他们从小习惯血腥和暴力,现在时代基地胡乱修改适用于幼儿教育的教材,这个是错误的。”

    她并不是想在家里当米虫,开区招幼师去培训新教材,她也报名去了,可是去了一天,姜兰心就觉得这个新编的教材简直就是在胡闹,竟然给一个三岁不到的孩子,教育如何躲避变异动物的袭击?

    各种长相瘆人的变异怪图片,被编入了幼儿教育体系里,甚至,到了大班的教材里,还加入了如何执起称手武器,击杀变异怪幼崽的知识点。

    这是要干什么?鼓励6岁不到的孩子出去杀变异怪吗?

    “这有什么问题?”

    卿溪然并不觉得这个有问题啊,别的教育专家都没有说什么,姜兰心为什么会有意见?

    “这当然有问题。”

    似乎认定了卿溪然在瞎搞,姜兰心深吸口气,准备好好的跟卿溪然讲讲理,她说道:

    “一一妈,孩子是弱势群体,我们都知道现在湘城外面是有变异怪的,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应该好好的保护孩子,驻防不就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存在的吗?杀变异怪有驻防,不应该让单纯天真的孩子,过早的接触血腥和暴力,面对末世,孩子是没有错的,我们不应该把孩子带入危险。”

    “我同意。”

    卿溪然继续抹桌子,撩了下眼皮说道:

    “可是驻防也是孩子而来的,你知道驻防这个群体,在刚刚接触变异怪的时候,死了多少人吗?一万人扑上去,因为并不了解变异怪的特点及弱点,能活一两千人回来就不容易了,所以你觉得这是在害孩子?孩子总会长大的。”

    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害孩子,就如同末世之前,从幼儿园托班时起,孩子们就会被不断的培训,遇到火灾怎么逃生,遇到地震怎么躲避,遇到陌生人给的糖果该不该要,如果和爸爸妈妈走散了,应该随便跟陌生人走,还是去找穿制服的人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