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24 阿久

324 阿久

 好书推荐:
    卿溪然无语的看着卿一一,她泪眼朦胧的,一副可怜巴巴等着宣判的模样。

    “是!所以你叫他爸爸吧。”

    无奈,卿溪然只能直接这样回答卿一一,她没法儿跟孩子说得太复杂,头又开始微微的犯疼,因为修复了bug的原因,卿溪然多年不治的头疼,终于好了一些,但并未根治,偶尔还是会疼。

    但这也让她足够轻松了。

    然后,卿溪然叠完了衣服,拍了拍挂在她脖子上的卿一一,道:

    “别腻在妈妈身上,我们回家去取些你的日用品,然后在你守护……你爸爸的警戒线内,到处走走看看。”

    睡了好久,卿溪然身上的衣服一直没换,而且澡也没洗的样子,她都不知道这么多天过去了,自己为什么都不臭。

    但是卿一一就不行了,小孩儿长得快,衣服裤子都小了一号,紧巴巴的穿在身上,显得格外拘谨。

    所以卿溪然还得帮卿一一找一些大点的衣服来,自己也需要梳洗一下,换套衣服。

    想来,绪佑做事太过粗心大意,只记得从时代基地里,把卿一一的衣服带出来,却没给卿溪然带。

    所以,她带着洗干净了的卿一一出了门,趁着今天天气好,跟筱龙宝说了一声,筱龙宝便立即开了车来,另外叫上了两个驻防,护着卿溪然和卿一一一起进城。

    出营地到开区的一路上,因为是在驻防的警戒线内,又是白天,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只是到了南门外面,靠近金仙村的位置,就开始看到一群一群的人闹哄哄的走过,大多都是之前来金仙村找洛北碰瓷,然后被留在了金仙村里帮忙收割断血流的那些开区人。

    基本上,这些人看到驻防牌照的车会主动避让,也没跟筱龙宝起什么冲突,但也有一些现象,被眼睛利索的卿溪然看到了眼里。

    比如,有人会撬开村子路边的,那一些关上了门的各种店铺,直接进去搜索物资。

    卿溪然看了一眼,坐在车子后车厢里,也没见她有动作,只眼睛看,就将这些人撬店铺的行为拍了视频在手机里。

    手里也没别的动作,只无线控制着自己的手机,将视频给了洛北,然后在脑子里控制着自己的手机,就这么和洛北聊了起来。

    她给洛北看的主要意图,是要告诉洛北,金仙村范围目前是时代基地、驻防南营和南区安检白枭共管的地带。

    需警惕在展阶段的时候,这里会展成一个三管又三不管地带。

    洛北不敢怠慢卿溪然的吩咐,很快回信息,说会找白枭及驻防南营地的执行官一同商量怎么管理金仙村。

    他的信息进入了卿溪然的手机里,也不必卿溪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她的大脑自然知道。

    正与洛北聊着,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便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一个座机号码。

    卿溪然动了一下,手机自动接通,她没开口说话,但手机里的变声器,自动无限模拟出了她的声音,按照她的意思,和电脑那头的人聊了起来。

    对方是个陌生的男人,自称是开区银行负责保险柜业务的经理……

    “银行方面上回说你已经很久没来上班了,而且这都已经大半年了。”

    卿溪然的目光看向窗外,嘴巴没动,声音在对方。

    她有些疑惑,按照套路,在这个社会,失踪了的人大多应该已经死了。

    “是,对不起卿小姐,过去半年,我每天因为低血糖,在家里晕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醒来之后我赶紧回了银行处理工作,实在对不起,卿老先生是我们银行最尊贵的客户,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您的事情,我很抱歉。”

    这个银行经理,其实是认识卿溪然外祖的,因为卿溪然外祖的关系,他才能得到银行的这份工作,所以在他完全清醒之后,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赶紧的跑去上班了。

    上班后,银行尽力现,竟然一个同事都没来,银行里还乱七八糟的,自动提款机被砸得稀巴烂,里面所有的现金都不见了。

    而街上十分安静,但是偶尔能看到驻防的身影,电视里全是雪花点,没有人告诉他究竟生了什么事。

    吓得他赶紧报了安检,安检电话打不通,手机没有信号。

    又在银行里查了许久的闭路资料,最后一天的闭路资料里,阿久看到有一个职员在离开之前,偷偷的坐在电脑前面,往自己的账户里转走了一大笔的现金,就在领导的眼皮子底下。

    那领导撂着眼皮装作没看见,等那名员工走了之后,领导自己坐在了电脑前面,也往自己和老婆孩子的账户里,分别转进了一大笔的资金。

    乱套了的感觉。

    阿久赶紧拿出了保险柜方面的记录,看到卿溪然给银行方面打了电话,要求提取卿溪然外祖留在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他就第一时间联系了卿溪然,结果别人的电话都打不通,就卿溪然的电话能够打通。

    银行经理这样一说,又介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卿溪然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张脸,大约几年前,这个银行经理出现在过外祖身边几次。

    人唤“阿久”的一个金融公司青年创业者。

    当年阿久走投无路,说是欠下了一大笔的钱,被人逼债逼得想跳楼,后来求到了外祖的面前,最后这件事被外祖摆平了。

    但这个阿久也从外祖的身边消失,不知去了何处。

    如今看来,他去了银行,还负责了银行的保险柜业务……而外祖过世之前,只留给卿溪然和卿一一一栋房子,外加一只保险柜。

    卿溪然瞬间明白过来。

    这个名叫阿久的银行经理,是外祖留给她的人。

    他在帮外祖看管那只银行保险柜。

    当即,卿溪然吩咐了开车的筱龙宝,先不去时代基地了,趁着现在天色不晚,转而带着卿一一直接去了开区银行。

    她要见这个男人,也要外祖留给她的保险柜,不为能进安全区,只是因为那只保险柜,是外祖留给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