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16 你该叫我六叔

316 你该叫我六叔

 好书推荐:
    由于目前龙山安全区仅存了湘城一座城的驻防,还在苦苦支撑湘城这座摇摇欲坠的城,所以李晓星自然受到了安全区的极大重视,给李晓星和彭袁英的套间也非常的大,两个人就住了15o平。

    暗恙身为李晓星的亲卫,也被安排到了李晓星的房子对面,一个小套间里。

    连个亲卫的驻防环境都相当的不错,属于豪华装修的那种,可见李晓星和彭袁英住的套间装修的有多好了。

    她们俩在这样的居住环境里,根本就没什么不满意的,每天一日三餐外加两顿水果宵夜,都有专人推着餐车上门配送,还有人时不时的嘘寒问暖,关心她们俩在这里住的舒服不舒服。

    因此,对彭袁英和李晓星这对母女来说,这个地下安全区,简直就是天堂级的享受。

    只是在午夜梦回时,彭袁英经常性的会做噩梦,有时也会哭着醒来。

    她可能精神上有些紧张,初来安全区,因为是女儿李晓星是顶替了卿溪然的名字,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的局面,加上亲手杀了水淼,等安顿了下来,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竟然杀了人……

    因此,彭袁英并没有李晓星那般放得开,所以整天窝在家里,哪里都不敢去,也不想去。

    倒是李晓星颇爱招蜂引蝶,性格也十分活泼,对于送餐上门服务的小帅哥,表现得极为亲切,甚至对于暗恙,她都显得很有善意。

    因为除了这两个男人外,这地下安全区里,不知为何,中层的人极其的少,也没有什么蝶啊蜂啊的让她招惹,所以她极爱出门这里逛那里逛,没几天的功夫,就把这一层的角角落落,给逛得差不多了。

    当然,为了凸显她的尊贵身份,无论去哪里,她都是要带着暗恙一起去的。

    齐轩找上门来的时候,李晓星还带着暗恙在外面闲逛,收到了彭袁英要她回去的电话,这才带着暗恙匆匆的往回赶,却是在回套房,路过中层咖啡厅的时候,被两个男人拦了下来。

    绪佑认识其中一个,就是当时他们进入安全区的时候,在混乱中出现,说要带他们离开的那个“自己人”。

    现在这个自己人身穿安全区内的工作人员制服,胸口上还别着自己的工牌,名叫卢陈段。

    只见在那仿日光的灯光中,卢陈段看着暗恙笑道:

    “真是好久不见,我们六爷想见卿小姐一面,怎么就那么难呢?”

    “我,我并不认识什么六爷。”

    回答他的事李晓星,她对付一些小场面还行,但是面对这种未知的场面,尤其还是冲着卿溪然来的人物,她的心中就有些犯怵。

    “是您的故人。”

    卢陈段恭敬的冲李晓星低头,站在咖啡厅门口,朝着咖啡厅的内部示意,表示六爷就在里面,一定要见李晓星一面。

    这姿态虽然恭敬,却透着无形的强势,让李晓星回头,一脸忧心的看着暗恙,一副没什么主见的样子。

    暗恙早就收到了卿溪然的指示,表示这个六爷可以接触,便微微一颔,示意李晓星可以进去,李晓星这才一脸忐忑的侧转身,深吸口气,进了咖啡厅。

    这三言两语的姿态,已经足以让在场所有人看清了,李晓星这个人,根本就没什么大主意,也只是长得漂亮,空有美貌,连自己见不见什么人,自己都拿不定主意的。

    倒也符合绪佑这种大佬的审美。

    因为大佬嘛,不都喜欢那种胸大无脑,没什么自己意见,只会嗲的花瓶美人吗?

    一时间,卢陈段及他身后站着的几个男人,对面前这个“卿小姐”,就有那么些轻慢之意了,当然了,他们都是六爷的人,表面上自然要显得自己很尊重面前这个女人的。

    因为六爷重视她。

    想来,绪佑在湘城的动作,穆峰亮连着几个电话往安全区告状,齐轩还没找上李晓星运作绪佑,六爷那边就收到了消息。

    他特意派人赶在齐轩的前面,敲了李晓星和彭袁英的房号,得知李晓星出来转悠后,才在李晓星回程的必经之路,专门等在这中层的一个豪华咖啡厅里,要与她见一面。

    暗恙随行,要跟着李晓星一同进去,却是被卢陈段伸手,拦在了外面。

    只听得卢陈段睨眼笑看着暗恙,嘴角有些讥讽的意味,道:

    “六爷只说见卿小姐一人。”

    又见暗恙皱眉不语,卢陈段便又道:

    “怎么?现在跟这么紧,你主子当初又舍得把卿小姐往安全区里送了?”

    绪佑这么大的大佬,不可能不知道他送进安全区的人,就是安全区拿捏在手心里操纵他的人质。

    所以六爷及六爷的人,对绪佑是有气的,只有没本事的男人,才让自己的女人去给别人做人质。

    暗恙默默的抿嘴,忍下了卢段陈的讥诮,他是驻防,平常时候被人骂得就够多了,驻防们,已经习惯了不解释他们的所有行为,涉及机密,也解释不了。

    而此时,李晓星已经心怀忐忑的提着裙摆,三步一回的往里头。

    装潢奢华的咖啡厅里,有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墙外是变幻多姿的电子风景,整个咖啡厅根本就没几个人。

    但这些风景根本无法让李晓星驻足欣赏。

    六爷是谁,跟卿溪然熟还是不熟?李晓星一点备案都没有,心里十分没底。

    然后,她在地下咖啡厅里见到了身穿西服,尚算和蔼,浑身却又透着一股狠辣气质的六爷。

    他起身来,看着身穿红色连衣裙,衣领的V领开得很低,浑身上下一股妩媚性感气质的李晓星,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但依然还是热情道:

    “然然?好久不见。”

    李晓星涂着大红唇,指甲色彩斑斓,是自己闲着时候自己给自己做的,披着长卷,看着六爷,脸上挤出一丝笑,慢吞吞的走到了六爷的面前,生疏道:

    “六…六爷……”

    “你该叫我六叔。”

    也不在乎李晓星称呼上的问题,六爷一脸慈爱与怀念的看着李晓星,感叹道:

    “然然,六叔记得你的记性一下很好,怎么?你不记得六叔了?……也对,长大了,也漂亮了,六叔最后一次见你,你才8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