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11 自己人

311 自己人

 好书推荐:
    暗恙受过专业的反监听训练,他的手机拿回来之后,会自行检查一遍手机里有没有被植入窃听器。

    但清除掉了窃听器,对于安全区里的墙来说,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因为他们会通过信号传送监听暗恙、李晓星和彭袁英往外面打出去的每一个电话。

    这就需要他们事先给暗恙、李晓星和彭袁英的手机端,颁一个“许可证”,也就是说,定向的给他们手里的通讯设备在安全区的屏蔽墙上开一个小窗口。

    被监听的窗口。

    现在暗恙可以不要这个窗口,绪长官让他试试,直接和卿溪然联系,如果不行的话,那他们再重新想办法联络。

    而正当暗恙、李晓星和彭袁英即将进入安全区,在安全区的负一楼,类似一个地铁站刷票入口一样的地方,等待着安全区的领导过来接待时。

    一位负责端送茶水的侍应生上前来,走到了李晓星坐着的位置边,弯腰,往李晓星面前的小几上,放了一杯清水。

    这个安全区看似并不大,就是一个普通的地铁站入口,进了负一层后,走几步便是闸口,但是这完全是人的肉眼错觉,因为这里头出了暗恙目前坐着的这一片区域,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也不知那些黑漆漆的区域到底有多大。

    甚至也看不清闸口内,到底是什么光景。

    坐在李晓星对面的暗恙抬,眸望去,又见站在李晓星身边的那位侍应生,冲他挤眉弄眼了一阵,似是在暗示着暗恙什么。

    他寻思着,对方是不是要暗示他……跑?带李晓星跑???

    暗恙还没弄明白,突然,从地面下来了一群人,闹哄哄的,跟土匪一样,直接指着闸口的人骂,从负二层也上来了一群人,与这群人一样吵吵闹闹,两群人隔着闸口,跟要吵架似的。

    那李晓星看得稀奇,一脸嫌弃的凑近了彭袁英问道:

    “妈妈,不是说,能进安全区的都是上层建筑的人吗?怎么这安全区里的人,就跟土匪似的?说话的嗓门儿也太大了吧……”

    彭袁英偏头,横了李晓星一眼,没说话。

    她也是觉得奇怪,这个安全区,怎么跟她想象的一点儿都不一样?便是有些颐指气使的问暗恙,

    “喂,你去问问看,这些人都是在吵些什么?”

    暗恙抿唇起身来,还不等他过去问,突然,闸口有人丢了一颗炸弹,“嘭”的一声,气浪冲击到了暗恙他们这边,惊动了负责守闸的所有案件。

    同时,几个人也冲了过来。

    瞧那姿态,分明就是冲着李晓星来的。

    见此,再不愿管李晓星闲事的暗恙,也不得不站稳了,朝着李晓星靠过去。

    混乱的人群中,就只听得方才那名侍应生,伸手,拦住了暗恙,对他道:

    “跟我们走,六爷吩咐了,要把卿小姐毫无伤的带到他那儿去。”

    六爷?哪儿冒出来的???

    暗恙自然是拒绝的,他的手一格,将拦住了他的侍应生给格开,飞奔到了李晓星面前,推开了要带李晓星走的一个男人。

    混乱的闸口,那男人急道:

    “是自己人!”

    “我们老大没说有你这么个自己人。”

    身为驻防的暗恙,一脚将那个“自己人”踹开,见一队安检冲过来,便护着李晓星和彭袁英,往那队安检的方向靠。

    时机稍纵即逝,安全区的安检力量,比起地面要强大与严厉许多,毕竟在混乱之初,安全区就从湘城和J城,以及其余两座城调了大批的安检力量守卫安全区。

    因此安检一来,六爷的人就得撤。

    救援“卿小姐”的计划失败,再拖下去,将有可能牵连出六爷,那个“自己人”,只能带着手下趁乱离开。

    针对这个小插曲,在暗恙他们被安检送入了闸口,进入地下电梯的时候,就被暗恙编辑成了短信,直接到了卿溪然的手机上,并未受到任何阻截,也不需要安全区的通行证。

    甚至,从安全区的反应来看,他们都不知道暗恙有送出去一条短信。

    删完了短信,暗恙同时也删掉了自己的送记录。

    湘城里,没有形态的卿溪然,默默的看着一片黑暗中,浮现在自己面前的,关于暗恙送过来的短信,六爷?

    在卿溪然8岁之前,她还在湘城里生活,那时候外祖在湘城的势力很大,近乎黑白两道通吃,这个六爷卿溪然是知道的,不过,六爷并不是湘城人。

    听说,一直在J城那边儿活动,在湘城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来过卿家一两次,那都是在卿溪然很小很小时候的事了。

    后来,妈妈出了事后,卿溪然就一直没有六爷的消息,怎么的,他人在安全区?还跟暗恙说是自己人?真的是自己人吗?

    对于六爷跟外祖之间的来往,卿溪然一直以为仅仅只是泛泛之交,外祖认识的人也多,龙蛇混杂的,什么人都有,有的是单纯意义上的朋友,有的是真的朋友,有的是假的朋友,有的是只能做朋友的朋友,有的是看上去好像是朋友的朋友。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分析,现在这种时候,这个六爷,必定是听了消息,说“卿溪然”要进安全区,因此来带“卿溪然”离开。

    从这件事儿上分析,六爷是友,非敌。

    因为他会花这么大的劲,冒着跟安全区做对的风险,都要带“卿溪然”离开,肯定也知道,被绪佑送进安全区的人,其实就是个人质,他看明白了。

    但也不排除,六爷是想跟绪佑做朋友,想跟绪佑站一条阵线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这个六爷,正如他的手下自己所说的,目前阶段是自己人。

    卿溪然给绪佑打了个电话,说起了暗恙的这条信息,然后摆明道:

    “你说的,斐华生物这个团伙远远比你我想的都要复杂,斐华生物只是他们那个势力团伙的其中一个子衍生物,而小龙人是斐华生物下面的一个子衍生物,这个六爷呢,能在安全区里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我觉得我们可以跟他接触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