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09 被一姐委以重任

309 被一姐委以重任

 好书推荐:
    “运什么人?”

    问曲阳话的,并不是卿溪然,而是绪佑。

    他一大早的,天才灰蒙蒙的,刚拿出老婆的手机来,就现她在跟曲阳打电话,便听了一耳朵去。

    手机那头,曲阳有些沉默,然后坏笑道:

    “绪长官可真早啊。”

    这么早,就凑到了卿小姐的手机边上,俩人昨儿晚上睡一起了?

    曲阳猜的没错,绪佑昨儿晚上在沙上,和卿溪然的手机睡一起了。

    他不理会曲阳语气里的调侃意味,只坐在客厅里,伸手扒了扒寸长的,双眼带着刚刚睡醒的惺忪,拿着手机来,起身,打开了一丝卧室的门儿,看着里头,一姐靠在卿溪然肩头还在熟睡的样子。

    然后笑了一下,又问,

    “他们运什么人进了生物厂区?”

    “不知道,这个他们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想应该是给斐华生物做人体生物实验的人。”

    提起这个,曲阳就觉得恨,他和申小曼的意志也就越坚定,斐华生物,必灭不可。

    手机那头的暗恙,想了一下,对曲阳说道: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直接和暗恙联系,我派了他进安全区。”

    不管怎么说,李晓星身为“绪佑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不给李晓星配个亲卫,以示意重视的?

    刚好暗恙不知对斐华生物哪里来的滔天仇恨,主动要进入安全区当这个卧底,卿溪然也推荐暗恙去,于是绪佑就安排着暗恙去了安全区。

    所以绪佑拿着卿溪然的手机,对曲阳又交待道:

    “还是要随时注意安全,你们与暗恙接头后,不要轻举妄动,找准了生物工厂的位置,就迅南撤进我的北营,龙山外面的形势会越来越不安全。”

    等曲阳那边应下,绪佑听见一姐起了床,便挂了他的电话,同时也断了和卿溪然的通讯。

    过了一会儿,绪佑自己给卿溪然了个视频通讯,卿溪然接了,她那边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因为绪佑把她的手机放在屁股兜里了。

    但是视频通讯这头,是卿一一起床,眯着眼睛刷牙洗脸的画面。

    卿溪然便是看见绪佑一脸紧张的站在卿一一的背后,手里拿着一个彩色的小圈儿,朝着卿一一的小脑袋,十分凝重的弯腰比划着,仿佛要拆炸弹似的,问搁置在一旁的手机,

    “老婆,我…这个…一姐说,她要扎个丸子头,这个怎么弄的?”

    他能拆炸弹,但是他搞不定这么小的孩子,这么细软的几缕头,所以虚心请教卿溪然,什么叫做丸子头?

    卿溪然沉默了一瞬,对绪佑说道:

    “你别弄了,别把她的头给拆了。”

    “我觉得我可以尝试一下。”

    给小孩儿扎头这等事,绪佑还从来没有做过,身为一姐的好爸爸,被一姐委以重任扎个丸子头,他不行也得行!!!

    “这样,你如果非要尝试,建议你去派人找一些漂亮的小夹子来,直接把她的刘海往边上一夹,其余的头不求你弄得多漂亮,梳理直顺就行了!”

    很怕绪佑不死心乱来,卿溪然一再交代,看绪佑还是一脸蠢蠢欲动,在卿一一的脑袋后面,摆出一副拆炸弹的驾驶在比划着,卿溪然担忧的转移了劝服对象,对视频里的卿一一哄道:

    “宝宝,你是不是最乖的宝宝?你看你头给油的,昨天是不是没洗头?你这么油腻腻的头,扎个丸子头就是油腻腻的丸子头,不好看的。”

    又问绪佑,“哎,绪长官,你昨天叮嘱一一洗头了吗?”

    绪佑浑身一僵硬,放下了在一姐后脑勺比划的大手,很认真的想了一下,一口咬定,

    “叮嘱了!我们也洗头了,你手机像素不咋行。”

    因为手机像素不咋行,所以看别人的头都是油腻腻的。

    前方站在洗簌台前,只堪堪冒出一颗小脑袋来的卿一一,回头看了守护神一眼,聪明的没有戳穿他的谎言。

    又一看自己的头,确实有些油腻,扎丸子头不好看的,便是等卿一一刷完了牙,才带着一嘴的泡沫,扭头冲手机笑道:

    “妈妈,我不要扎丸子头了,我要最漂亮的小夹子。”

    卿溪然看着这明显在遮掩着什么的一大一小,顿了顿,她现在这么个情况,根本没什么精力去追究这俩人,只对卿一一说道:

    “你和守护神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小夹子,让他帮你去找。”

    于是,小姑娘顶着一个油腻腻的鸡窝头,回头,抬着小脸看向身后的绪佑,甜甜问道:

    “成不成呀?守护神最棒棒了。”

    说完,卿一一还眨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萌哒哒。

    “成,我一姐说成,就一定成!”

    绪佑丢了大手握着的那一把小得不能再小的粉色卡通梳子,抱起一姐来,忘了给她洗脸,拿着手机,只管抱着孩子就走,边走边扬声笑道:

    “走咯,爸爸带一姐去搜罗小夹子,漂亮的小夹子……”

    看着视频里,连嘴上的泡沫都没擦掉,就被抱走了的卿一一,卿溪然“唉”了一声,自己把视频断了,再看下去,她怕患有强迫症的自己,忍不住从手机里冲出去,给卿一一洗把脸。

    便是这样,在郊外和城内的形势都很紧张的当下,湘城东南郊区的驻防主营地,绪佑这一整天,什么正事儿都没干。

    他光陪孩子去了。

    上午带着卿一一,开着坦克车往隔壁空无一人的小镇子碾了一圈儿,破了几个饰品店,一大一小跟土匪似的,见什么拿什么,还拿的全都是卿一一自己喜欢的,大红花的夹子,一朵一朵小红花的花环……

    她跟着绪佑,就跟放虎归山了似的,简直玩儿疯了。

    中午,绪佑带着卿一一去吃了食堂后,下午又带着卿一一玩了坦克、射击,晚上他还又开着吉普车,带卿一一去镇上搜刮几件新衣服。

    也甭管他这是什么心态了,反正绪佑觉得自己闺女自己疼,就算是没有外公疼,没有全世界疼,可是,她有个全天下最好最好的妈妈,也会有个全天下最好最好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