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08 形成一个卿溪然系统

308 形成一个卿溪然系统

 好书推荐:
    化检力量需要绞尽脑汁的去搭配变异药材,一搭一,或者一搭二,或者二搭三,或者互相混搭,要知道,光时代基地培养的变异药材,就有上百种类,这样搭配下来,人手与化检环境是远远不够的。

    这件事放在谭石和顾钰这样的势力里,成效太慢,谁都知道这件事如果做出来,做好了,就能自己生产抑制剂,但谁都知道,现在这个社会环境是不可控的。

    因为辐射的缘故,每天都在死人,不过人死着死着,死亡的数量反而越来越少了。

    但环境还是不可控,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因为辐射而死掉的人,辐射,是人类的第一道过滤器,只有好好活下来的人,才配有资格谈论别的。

    因此,不管是谭石还是顾钰,甚至是穆峰亮,都不愿意花费口粮去养这么庞大的一批化检力量,去慢慢的搞科研,搞实验,甚至还倾尽全力的去支持这些化检力量的工作。

    真的,在卿溪然的统筹安排下,可以说是相当的宠爱林涛这批化检力量了,林涛是要什么给什么,要人招人,要物资给物资,不管他们去哪里,要干什么,所有的人都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林涛。

    这种现象在谭石、顾钰和穆峰亮的队伍里,是无法想象的,第一,浪费人力;第二,浪费物力;第三,还浪费时间。

    有让林涛瞎忙活的功夫,他们都能带着人,上周边县城找到好多物资了。

    因此,这又是一个开区,与别的区域大为不同的地方,目前湘城内部的形式不太乐观,周边县城里的人,朝着湘城蜂拥高峰期已经结束,原本因为东区和穆峰亮搞对抗,东区的人都往东区外跑,很多人跑到了东郊最近的一个村子扎了下来,但也有大量的人往南区、西区和北区跑。

    穆峰亮的物资库,除了他手里死死攒住的几个外,开区的物资库已经全被顾钰搜刮空了,南区的物资库被顾钰和谭石分了个干净,西区的物资库则被谭石独占,就留下北区的数个大型物资库,被北区执行官某个夜间突然反水,私吞了。

    因此,局势展到现在,每股势力手里都握有很多的物资,用来养活自己的队伍,也用来不断的吸收队伍里的人数。

    但每股势力都开始暗中的往城外派人搜刮周边县城物资。

    唯独一个开区,被驻防铁血封锁,这里头的人,不需要加入各种各样的队伍,出去县城搜刮物资,因为他们在卿溪然的主持下,开始生产物资。

    开头当然是艰难的,也会有很多奇葩的出现,宁愿饿死在家,也不愿意出门工作的,但是,大致上,湘城的局面在驻防的强制下,暂时还处于一个稳定进行的阶段。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通过手机短信与卿溪然联系,洛北、林涛、文静、罗楠,还有正在编写教材的那些教育专家,甚至还有已经到了J城南的申小曼和曲阳。

    大家林林总总,总总林林,通过各种碎片化的,情绪化的方式,将自己所掌握到的信息,汇总到了卿溪然这里。

    让卿溪然对局面有了个越来越清晰的认识。

    如今之计,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展生产,只有可持续性的生产物资,才有可能在这末世里,力挽狂澜。

    因此,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让绪佑打开自己的战备库,也要拼命的养活林涛这些搞化检的力量。

    湘城的路很难走,但是通过绪佑几年的努力,湘城郊外的变异怪还没蔓延到夸张的程度,但是,一个战备库能有多少资源?绪佑还要养活自己手里几万的驻防,撑死了也就半年时间,他的战备库绝对会空。

    但是他愿意支持自己老婆,卿溪然说化检如今所做的工作,就是在为所有人提供一个稳定可靠可食用的物资来源,所以,她让绪佑开战备库,绪佑开了。

    全驻防上下,令行禁止,没有一个人有意见。

    很快,开区里14o万人,除了搞教育及其相关的,种植土豆及其相关的,喂猪极其相关的,修建养猪场及其相关的,修建屠宰场及其相关的,种植中草药及其相关的,收割金仙村断血流及其相关的,制作中草药膏及其相关的,修建药厂及其相关的,挖泥巴及其相关的……

    这14o万人,只余下了少量不想干活等着饿死,或者家人出去干活拿了食物回来吃的,或者老的动不了,小的无法动,病残孕想动不敢动的人。

    整个开区,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都开始分门别类的投入了工作,各司其职,各行其道,谁不认真干活扣谁的口粮,谁要捣乱就一顿揍,谁说开区不行,就直接滚蛋走人。

    就是在这样的耗费下,很快,绪佑的战备库就得见底。

    而就在湘城开区,正在以卿溪然为脑,形成一个卿溪然系统的时候,龙山那边,申小曼和曲阳也在6续的往卿溪然这里传消息回来。

    他们俩找了一辆车,顺着路往北走,跟上了一辆往龙山运送物资的车队,然后,以夫妻的名义,进了这支物资队,帮忙干些粗重活,换了点儿吃的。

    到了龙山之后,他们俩就往北过不去了,听说J城已经失守,再往北,就会遭遇变异怪了。

    这也正是从侧面印证了绪佑的话,J城的驻防总指挥官已经死了,手里的五个执行官,死的只剩下了一个,而这一个执行官,正带着剩下的几千驻防,往湘城的北营靠拢。

    看着黑暗中,曲阳过来的短信,卿溪然动动脑子,给曲阳打了个电话过去,开口问道:

    “你们现在加入的那支物资运输对,对于斐华生物在龙山北的生物厂区,有什么评价?”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生物厂区是用来干什么的,不过听说,他们往那个生物厂区里运过人。”

    站在角落里,曲阳偷偷的回着卿溪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