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306 开明的好爸爸

306 开明的好爸爸

 好书推荐:
    又听绪佑说要把北营地的驻防往南挪,卿溪然考虑到北区往北的龙山,便是问绪佑,

    “那你做这些安排,龙山那边没意见吗?北营的驻防一减少,龙山安全区的变异怪数量就得增多了吧?”

    “关键时刻,各管各的,那也没办法,J城都失守了,那边驻防总指挥已经牺牲,手里的五营执行官,就活下来一个,而且那边一路往湘城退,应该会带几千人补进湘城北营。”

    绪佑抽着烟,眉头皱得很紧,形势严峻,不太乐观,几百万的普通人要物资,几千的驻防对抗成山成海的变异怪,想想就有些头大如麻。

    还好他有老婆,只要把湘城守住,土豆泥供应上,猪养起来,这几百万人的口粮估计不成问题。

    关键问题是过程,过程里肯定会有人有意见,要闹要泄不满,所以平息这些动乱,就是绪佑的责任。

    “幸苦你了。”

    卿溪然只能在手机里这样说,她目前这种情况,也为绪佑做不了更多的什么,只能跟他说声幸苦。

    坐在车子里的绪佑,便是笑道:

    “是挺辛苦,亲个?”

    “挂了,帮我好好照顾一一。”

    说完,手机里的卿溪然就匆匆断了线,颇有些羞恼之意,真是的呀,在谈正事,动不动就突然飞出一句撩她的话,这人怎么这样?

    坐在车子里的绪佑,听着“嘟嘟”响的手机,笑着叹气,形势不好,想跟老婆调个情,老婆不配合,要有人的话,抱起来就啃,但现在连人都抓不着,好无奈。

    旋即,又收到了卿溪然的短信,

    【卿溪然:不要抽烟,你的车如果要带卿一一坐的话,就不要留二手烟到你的车里。】

    算是…曲线关心他吧!绪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

    他嘴角弯着下了车来,丢掉了烟头,拿着车钥匙就往宿舍楼上跑,接闺女回家囖。

    此时,绪佑的宝贝闺女卿一一,正在筱龙宝的客厅阳台上,给妈妈拍视频,不过几个视频的功夫,她就已经把绪佑的驻地地图,以及调兵意图全都曝光了。

    卿溪然在黑暗中,处理着无数数据,抽空看了看卿一一拍的几个视频,摇头。

    这个绪佑做事也太不谨慎了,他这不是要干别的,他这只是在调驻防去打南郊变异怪。

    就这么任由一个小孩儿渗透到了他身边的亲卫,骗到了手机,得亏卿一一不是什么小间谍,只是拍下她觉得好玩的地方给妈妈看,顺便和妈妈保持联系,给妈妈汇报平安。

    要是卿一一是个什么小间谍,绪佑要揭竿起义,占城为王什么的,意图立马会暴露。

    等绪佑提着卿一一的行李上了楼,去接一姐回家。

    阳台上正拍视频拍得正嗨的卿一一小朋友,赶紧的把她的手机收进了书包里,乖乖的背着书包走到了客厅里,冲绪佑级可爱的笑了一下,

    “守护神叔叔。”

    “叫爸爸。”

    绪佑笑着蹲下身来,伸手抱起卿一一,举起来,在卿一一的惊呼声中,直接把她扛在了肩上。

    “哇……”

    小盆友双眸放出亮光,坐在绪佑宽阔的肩上,伸出小手来,要摸天花板,她感觉自己从没有离天花板那样的近,这种感觉真新奇。

    是妈妈从来没有带她接近过的高度。

    “走咯,跟爸爸回家去!”

    绪佑一转身,在女儿的笑声中,弯腰走出了筱龙宝的宿舍门,几步就到了自个儿的宿舍里。

    他扛着小丫头在房里走来走去的,卿一一兴奋极了,奶声奶气的指挥着绪叔叔,

    “这里走,这里走,我要去卧室看妈妈!”

    “是!”

    绪佑遵命,扛着小丫头又进了卧室,问道:

    “报告指挥官,已经到达卧室。”

    “快点放我下来!”

    坐在绪佑肩头的卿一一,踢着小脚,感觉自己像是坐在巨人的肩上般,从高空被缓缓的放了下来,小脚一沾地,她便急匆匆的扑到了妈妈的床边,上上下下的查看妈妈的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

    绪佑见状就是笑,小丫头敢情不放心他,生怕他没照顾好她的妈妈,正在找他的茬儿呢。

    他也不打扰一姐检查,只收了卿溪然身上的异能防护罩,让一姐看个够。

    等绪佑将浴室里的洗澡水放好,又笨手笨脚的拿出手机来看备忘录,备忘录是他老婆写给他的,有关于照顾一姐洗漱的程序。

    “先,放水,水温必须在4o度……”

    新手爸爸蹲在浴缸外面,左右摆头,他咋知道水温有没有4o度了?便连忙奔出房跑到医护大楼那边,找了个体温计,对,没有水温计,就用体温计凑合着用吧。

    等他满头大汗的弄好了水温,又看备忘录,拿着手机喃喃自语,

    “儿童沐浴露是个什么鬼?直接用肥皂洗不行吗?嗯,直接用肥皂。”

    一糙汉子,这大热天的,几天不洗澡都没事儿,沐浴露啥玩意儿,见过没用过,要洗澡勉强用个香皂就好了,但是这一时半会儿的,让他去哪儿找香皂去,得了,就用肥皂凑合几宿,一样的。

    “换洗的衣服要每天洗,不要堆,尤其不能你那满身泥巴的衣服和一一的衣服一起洗……”

    绪佑继续念,扭头看了一眼浴室里,自己放在一个盆儿里的一堆衣服,家里就一个盆儿,放了他的就不能放一姐的,所以老婆这意思,是要逼他勤快些,把自己的衣服先洗了?

    “现在天气热,一一每天要洗一次头,但是她不太愿意洗头,因为怕水流进眼睛里,所以每天要跟她斗争斗争……”

    绪佑念着备忘录里的这一条,撇嘴,自言自语,

    “咋这么多事儿?孩子要快乐的成长,几天不洗头怎么了,一个月不洗都行,干什么要逼一姐做她不喜欢做的事,不用斗争,我是个开明的好爸爸。”

    就这样,绪佑面对这些琐碎事,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他要做一个让女儿快乐成长,不打不骂,尊重女儿自由意愿的好爸爸,所以孩子邋遢些也没关系嘛,哪个孩子不邋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