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98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298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好书推荐:
    “不可能,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杀水淼,好歹也跟你和一姐有嫡亲的血缘关系,我再怎么恼他,也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绪佑矢口否认,对于他来说,是绝对想不到,要用这样分化的方式来取水淼性命的。

    他只是套用了曾经玩过的一个游戏,并要让水淼后悔,让水淼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真爱”,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有。”

    手机中,卿溪然冷静道:

    “你说,彭袁英也在玩这个游戏,但水淼选择复活哪两个人?”

    “他选择复活彭袁英和李晓星,但是,我没有给他选择,我把选择权给了彭袁英。”

    “依照彭袁英的性格分析,她选择的会是她自己和李晓星,但她同时,从内心深处不会信任水淼,她根本不觉得在这种末世环境里,还会有人把进安全区的名额,让出来给她。”

    卿溪然说起这个话题,便是有些的沉重了,既然不信任,既然不奢望,那么彭袁英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一个的做掉名单上的所有人,最后,只留下她和李晓星。

    “那又怎么样呢?”

    绪佑打了一圈儿方向盘,将车子开进了营地里,人坐在驾驶座上,车轮子碾着明晃晃的探照灯,问电话里的卿溪然,

    “那都是他们自己做的选择,我也没说谎,我的确,只能送两个人进安全区,我没有骗他们。”

    “是啊…不怎么样,我也没说要怎么样。”

    平淡的话音在卿溪然的手机里响起,仿佛能教人看到,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略显冷漠的摊了下手。

    绪佑很生气水淼的所作所为,所以他不想让水淼活着了,卿溪然知道,但她并不打算作为。

    而在此时,湘城开区里,水淼家中,彭袁英难得给水淼,用仅有的一些食材,做了好吃的,两个人还喝了些酒,坐在桌子边,说了些,当年没有分手之前的事情。

    当年,水淼和彭袁英都没有钱,两个人来湘城读大学,恋爱,同居,一起同甘共苦,窝在一间2o平米不到的小单间里,日子过得好清苦,但也算是有情饮水饱。

    但是突然有一天,水淼回了家来,对彭袁英说,他想分手,因为他认识了一个千金大小姐,他是从山窝窝里考到湘城来读大学的天之骄子,那位千金大小姐对他很有好感,所以,水淼想要追求千金大小姐试试看。

    这话当年说给彭袁英听的时候,无疑剜心之刀,让彭袁英痛得都快忘了怎么呼吸。

    当年,她是真的爱过,真得痛过的,为此,哭了整整一个月,一个月啊。

    水淼也痛,说分手之前,他无数次在内心纠结过,挣扎过,无数次。

    但是他穷怕了,他告诉彭袁英,就算他再奋斗二十年,他在湘城里,也不过能买上一套百来平的房子,可是,如果他和卿影儿成功的在一起了,他不会再缺钱用。

    卿家在湘城的势力很大,他将要什么有什么,因此,每个人都要现实一点,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最聪明的选择在哪里。

    两个人便是这样的分了手,那间租来的小房子,水淼就留给了彭袁英一个人住,他一直在帮忙付这间房子的房租,直到有一天,彭袁英也搬离了这间房子。

    那时候,出于愧疚心理,水淼还默默的支付了半年的房租,一直保留着这间小房子,不让房东把房子租出去。

    他总想着,自己的条件好了,或许有一天,彭袁英会再回到这里来,那个被他伤害过的女人,如果在外面累了,总得有个可去的去处才是。

    可是,彭袁英一直没有再回来那间小房子,她离开了,房子空了,水淼的心再也没有满过。

    一直到他现自己的女儿卿溪然,班上的一个叫做李晓星的孩子,就是彭袁英的女儿后,他才再次与彭袁英相逢。

    “那个时候,再遇到了你,我心里又恨又怨又是有些欢喜的。”

    彭袁英坐在水淼的身边,给他倒了一杯酒,哽咽着,

    “可是我那时候,过的是真的好难,真的。”

    离开了水淼之后,彭袁英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做生意的男人,但是那个男人一开始挺有钱的,后来做生意失败,把家底赔了个精光,就这么丢下了一屁股债给彭袁英,和他年幼的女儿,一个人跑去跳楼了。

    所以彭袁英那时候是真过得惨,虽然恨着水淼,却又不得不接受水淼的援助,这一来二去的,在彭袁英的刻意诱惑下,两个人的旧情就复燃了。

    餐桌边,又劝水淼喝了一杯酒的彭袁英,哭着,将头靠在了水淼的肩头,道:

    “你知道吗?我,我已经变了,从你抛弃了我的第一天起,我就再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简简单单的彭袁英了,是你,是你啊,是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男人是不能信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付到男人的手中,否则,被抛弃的时候,痛彻心扉。”

    哭着,彭袁英手里拿着一把刀裁纸刀,直接往水淼的小腹上一刀扎了进去,使劲往外一拔,然后,扭头,靠着水淼的肩头,看着水淼那双有些从微熏,到不可置信的眼睛,彭袁英哭着继续道:

    “从我们重逢的一开始,我就是有意要在你面前扮柔弱,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一心一意爱着你的女人,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更想从你的身上,得到的不是你的心,而是你的钱啊?”

    她抬手,颤抖着拿起手中血淋淋的刀,又往水淼的心口扎了一刀,已经哭得是泣不成声了。

    这一刀,刚要拔出来,就被水淼一手摁住,他一把抓住了彭袁英的手,心口的血已经染湿了半边身子,水淼的眼中有泪,看着彭袁英问道:

    “为什么?小英,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因为绪佑说,我们五个人,只能有两个名额进去,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老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