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94 瞌睡了就有人来送枕头

294 瞌睡了就有人来送枕头

 好书推荐:
    其实,张麦过来是想跟驻防谈谈条件,因为之前就有时代基地那边放话出来,说想用楚天小区的地,大量搞种植。

    当初楚天小区的人是不同意的,之前驻防进驻开区,楚天小区的业主闹得最凶,在开区这一小片儿范围内,也算是被抓得最多的,眼看着驻防的态度是遇强则强,丝毫没有退出开区的打算了。

    张麦受了全体业主的委托,能不能跟驻防谈谈,让他们用楚天小区的地,把被抓走的楚天小区业主们给换回来。

    但是,驻防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没有余地。

    不要跟驻防谈条件,他们只蛮干,有困难要蛮干,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蛮干的那种,脑子僵化得让人害怕。

    他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不敢声张的路过沿途值守的驻防,进了楚天小区。

    一堆的人,围在楚天小区的门口,等着张麦带好消息回去,这些人大多都是女人和老人,因为成年男人之前都跑出去抗议闹事,指责驻防不守规章制度,强行入驻开区。

    结果因为闹得太厉害了,被驻防一抓,抓了好几车,直接送郊外强制入伙驻防去了。

    张麦金了小区大门,看着前方一片殷切的目光,摇摇头,瞬间,原本沉默压抑的大门口,传出了低低的哀泣声。

    眼见那哭声愈演愈烈,有人便是哭着忧心道:

    “男人都被抓去当驻防了,那我们这些女人怎么办啊?”

    之前楚天小区的物资供应,全都是男人们参加了顾钰的队伍,从顾钰的队伍里分得的,虽然一人一天只能分一顿食物,但是紧锁着,一家几口人,一人吃个三四分饱,生命还是能维持下去的。

    现在顾钰去了东区,楚天小区的一部分人也去了东区,但是,开区被驻防堵了,去了东区的男人,根本就拿不回物资来。

    剩下的一部分男人,则因为闹事被驻防抓走了,但是驻防抓了人,却并未交待会不会给报酬的事情。

    目前楚天小区里,除了张麦之外,根本就没剩下几个男人了,全都是一堆的孤儿寡母,这可叫她们怎么活啊?

    “要不,去找时代基地的主事和谈和谈?”

    有人开口问张麦,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又有人说时代基地里的主事,目前在郊外金仙村,驻防这边谈不了,只能去金仙村找洛北。

    “那我就出。”

    张麦点点头,带着饥饿的肚子,直接去了自家的车库开车,他的私家车里还剩下一点点的油,足够他开车去郊外的金仙村了。

    便是这般,张麦带着一大批老弱妇孺的希望,去了城外,而在楚天小区的门面房里,光线黯淡,水淼和彭袁英被分开关进了两个门面房,里面有驻防分别对两人展开了审讯。

    绪佑就手拿皮带,负手在两个门面房外面晃了一下,水淼和彭袁英都被对着门面大门,因为这里条件有限,临时没有审讯椅,于是这两个人就被安排坐在椅子上,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两个人,手里拿着枪,直接面对着水淼和彭袁英,不光用视线盯迫着他们,还用手里的枪震慑着他们。

    从心理上,水淼和彭袁英就输了。

    水淼好歹经常跟驻防打交道的,也算见识过驻防的雷霆手段,他死咬着就是来看外孙的,又占着卿溪然亲生父亲的名头,让驻防想动他,也得看在卿溪然的面子上,不敢轻举妄动。

    但彭袁英那边,被驻防拿着枪一吓唬,很快就把实情给交待清楚了。

    为的是安全区邀请函的事情。

    她说的邀请函,是送给卿溪然没错,但并非只邀请卿溪然一人去安全区,卿溪然还可以带人一起去安全区,比如,卿一一,或者卿溪然的直系亲属,只要绪佑送进去的人,多少个都没关系。

    这就意味着只要跟绪佑私人有关的人,其实都是可以去的。

    说真的,彭袁英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想要进安全区还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只要跟驻防总指挥官扯上私人关系,竟然就那么好命,可以直接进安全区,那她还犹豫什么,就是脸皮再厚,再害怕时代基地这个地方,她都是要把自己和李晓星送入时代基地的。

    口供被送出门面房,直接到了站在门面房外面的绪佑手里,他看了一眼,拿手机拍下来,给了卿溪然的手机。

    卿溪然的电话,很快打到了绪佑的手机上,他接起,听得卿溪然说道:

    “既然是为了安全区来的,正好,让他们顶替了我和一一进去,这样,安全区也就不必再盯上我了。”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来送枕头,实在是太好了。

    因为有人告状,卿溪然已经走进了安全区的视线,身为能够跟绪佑“扯上关系”的人,安全区肯定要送绪佑一份大礼,把绪佑身边的人弄到安全区去看管起来,借此威胁操纵绪佑。

    卿溪然之前还在想着,怎么才能转移安全区的视线?跟绪佑分道扬镳是不现实的,就绪佑这么个黏糊劲儿,她跟他分道,能分得了吗?估计这个想法都不能有,否则还不知道他会怎么作妖。

    但其实,卿溪然并不是不想进安全区,她是一个异能者,但是,卿一一不是,如果能进安全区,卿溪然自然也是想进的。

    只不过必不能以这样的方式,被人监管着,作为威胁绪佑的把柄而进入安全区,这样自己和卿一一在安全区里头,还不知道会遭遇多少明里暗里,看不见的危险。

    这样一想,卿溪然便有些的好奇,到底这个安全区的建造,是个什么原理?她有人,有地,要不…自己建一个小的?

    于是,卿溪然有心跟绪佑讨论讨论,却是听得绪佑说道:

    “好,我知道怎么做,先挂了。”

    说挂就挂,断了和卿溪然的通话后,绪佑拿着口供进了审讯水淼的那个门面房。

    水淼还在里面负隅顽抗,声泪俱下的说自己想见卿一一,绪佑一手拿着皮带,一拿着口供走进去,整个门面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