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92 肯定没好事儿

292 肯定没好事儿

 好书推荐:
    之前在幼儿园里的时候,洋洋也有打过和咬过卿一一,姜老师都跟文静沟通过,但是卿溪然一次都没有找文静吵闹。

    反而是文静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每次都主动找卿溪然调节道歉,这才现,卿溪然这个人只是看着特别的高冷,实际上,她最明理。

    “之前有个家长,说他们家孩子是喝m国奶粉长大的,就是,特别金贵的那种知道吗?说我们家洋洋咬了她家孩子三口,一口赔5o万,三口15o万,给我吓的啊。”

    文静似乎找到了倾诉对象,说得唾沫横飞,绪佑就坐在她的对面,认真的听着她对卿溪然母女的评价,又听得文静道:

    “所以那次之后,我真觉得溪然这个人吧,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就显得特别的好,我们家洋洋跟一一对着打,溪然都觉得没事儿,还反过来劝我,说孩子的事情,让孩子自己去解决。”

    “但我看她把我一姐教的挺好。”

    绪佑本来听得笑了,而后叹了口气,又有些无奈与遗憾,听到文静说,家长们都私下里在讨论一一没有爸爸,洋洋还告诉了父母,说一一自己说的,她的爸爸牺牲了。

    瞬间,绪佑脸上的表情都快哭了。

    一个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孩子,妈妈长得漂亮,孩子聪明可爱,在外人看起来就是一对广告上走下来的母女似的,加上卿溪然不是很爱搭理人,别人也找不出卿溪然和卿一一的什么错处来,就只能抓着卿一一没有爸爸这件事来八卦。

    人心多少都是有些阴暗的,大多数人,都看不惯别人比自己好,如果有看起来比自己幸福,也比自己完美的人,那他们幸福完美的背后,就肯定有不为人知的辛酸。

    所以大家自知道卿一一没有爸爸之后,心里便是平衡多了,觉得看吧,卿溪然和卿一一母女的生活,再怎么完美,也还是有缺憾的。

    后来,文静又说起了水淼和彭袁英因为安全区的通行证,上幼儿园要见卿一一的事情,搞得整个班的家长都在私下里谴责卿溪然不赡养父母之类的。

    绪佑听得眉头都皱了起来,他综合卿溪然和水淼彭袁英的恩怨,想也知道,水淼和彭袁英肯定是想绑架一姐,逼卿溪然在转让安全区的名额上做文章。

    他起身来,跟文静说了一声,“我出去打个电话。”

    然后,转身出了卿溪然的别墅,站到院子里,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卿溪然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接通之后,绪佑忍不住骂道:

    “老子现在就想去毙了水淼和你那个后妈,娘希匹的,他们以前还想绑架一姐,这事儿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

    放在绪佑口袋里的,关于卿溪然的道:

    “你抓了水淼和彭袁英?”

    “不抓他们,难道还给放了?放虎归山懂不,媳妇儿!”

    “你刚才说他们以前想绑架一一的事儿,是文静跟你说的,还是你自己拷问出来的?”

    “那俩老杂毛,老子挨都没挨。”

    “好吧,你现在也不急着翻前账,现在去问问,他们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琢磨着,能让彭袁英不惧危险跑回来自投罗网,还打着要见一一的名义,估计跟安全区脱离不了干系。”

    手机里,卿溪然很冷静的安排着绪佑做事情,彭袁英从来都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如果你看她什么时候无动于衷了,那就肯定是价码没让她心动。

    而现在,对彭袁英来说,没有进入安全区,更能让她腆着脸回到时代基地的理由了。

    绪佑一听,只差跳起来,怒道:

    “我在跟你说一姐差点儿被他俩绑架的事儿,我说东,你就说西,我急啊,老子一想到我一姐差点儿就落进那俩杂毛的手里了,老子就想弄死他俩,行不行?老婆你一句话,老子现在就去掐死他俩,管他俩过来干什么的,肯定没好事儿就是了。”

    “你急有什么用?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一直抓着过程不放?你现在要看的是结果,结果就是一一现在好好的,在你的营地里。”

    卿溪然说的很冷静,事情本来就没展到那一步,她理解绪佑焦急气愤的心情,但是,卿一一这不并没有落进彭袁英和水淼手里吗?

    “我,我……”

    绪佑被这样冷静又理性的卿溪然,逼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他过了半晌,才是憋出一句话来,

    “我只要一想到,你们娘俩以前被人这样欺负,老子就…就……”

    就恨不得杀人。

    电话那头,传来卿溪然的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她才是对绪佑说道:

    “你觉得,我的日子过得很难受?”

    盛夏的湘城里,卿小妹从绪佑的面前,一卡一顿的走过,然后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接收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信号。

    但是绪佑并没有理卿小妹,只是站在卿溪然家颇为阴凉的园子里,拿着手机不说话,默认了,他就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他的日子里,那娘俩过得真的很不好。

    又听得卿溪然静静的,慢条斯理道:

    “其实一切都还好,水淼和彭袁英根本就没管过我,他们俩视我为他们家庭的耻辱,因为我未婚生子,让水淼很没有颜面,所以一直到安全区通行证这个事情,被他们俩现之前,他们很少会来打扰我和一一的生活,甚至,巴不得离我们越远越好。”

    所以说,卿一一长到这么大,很少受到来自水淼方面的伤害,甚至,因为卿一一是个特别懂事儿的孩子,她在成长的过程中,还领悟了一项自我安慰的能力。

    卿一一就时常安慰自己,她有一个特别特别厉害的妈妈,又能当妈又能当爹,所以卿一一不需要爸爸。

    这样一想,本来很想有个爸爸的卿一一,瞬间又不羡慕别人的爸爸了,因为,她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妈妈,所以,她没有别人都有的爸爸,这个是很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