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91 溪然不是很爱照照片

291 溪然不是很爱照照片

 好书推荐:
    又见绪佑似乎结束了与卿溪然的电话,走到卧室的衣帽间里,默默的帮卿一一收拾起小衣服,他跪在一层的柜子前,一件一件的将小衣裳拿出来,倏尔停住不动了。

    文静觉得好奇,站在绪佑的背后,一步步上前,视线越过了绪佑强壮的肩头,看向绪佑的前方。

    她看到,绪长官打开了衣帽间里第四层的柜子,里面放了卿一一的很多“珍宝”。

    所谓珍宝,就是一些漂亮的塑料小钻石,精致的小猪佩奇钥匙扣,出去吃啃得鸡赠送的小人儿书……还有一张卿一一自己复印下来的画。

    画上是绪佑当初信手涂鸦,在卿一一的那张《我的爸爸》画纸上,随手祸祸的自画像,他穿着驻防的作战服,手里拿着枪,单膝跪地,朝着前方开枪打坏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卿一一把这张画用妈妈的复印机,偷偷的复印了下来,然后用蜡笔,偷偷的在这张复印件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我的爸爸。

    小丫头虽然现在跟绪佑势同水火,但是,当初,她也曾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偷偷的幻想过,她的守护神就是她的爸爸。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最初的英雄,那就是她的爸爸,对孩子来说,爸爸无所不能,爸爸可以飞天遁地,随叫随到。

    分不清,卿一一现在为什么不肯接受绪佑,大概是一个孩子,终于梦想成真,所以开始反弹?还是害怕相信这是真的,然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又告诉她,这是假的了?

    亦或者,明明很渴望,明明还只是一个小姑娘的卿一一,却被一个冷静理性到让人爆炸的妈妈,从小这样教育着,所以,从不肯相信有概念的事情?

    她只相信妈妈说的百分之百,不相信仍然有小概率变动的事情。

    光线不太明朗的衣帽间里,绪佑伸手拿过卿一一复印的画,肩头细细的颤着,背后的文静看了许久,才是现绪佑……可能在哭。

    她顿时有些尴尬,不知道绪佑为什么哭了,又不知道此时,该不该退出去,放绪佑一个人在这里好好整理整理自己的情绪。

    便是这般,恍若突然间,绪佑开口了,问背后站着的文静,

    “可以跟我说说一一的事情吗?我在这房子里,没有找到她们娘俩的一张照片。”

    “溪然不是很爱照照片。”

    文静在绪佑身后静静道,她想了下,又说道:

    “不过我这里有拍一些洋洋在幼儿园和小朋友的合照,我拿给你看。”

    说完,文静就掉头去了12栋的隔壁别墅,去找她家洋洋的幼儿园合照,拿给了绪佑看。

    绪佑本来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在这一张幼儿园的合照中,他一眼就看到了二十几个小朋友里,他家那个长得格外标致漂亮的一姐,结果,他又泪目了。

    因为卿溪然有跟幼儿园签协议,不能拿卿一一的照片做幼儿园的免费宣传,所以一般有幼儿园的活动,要对外宣传的,都不会让那些跟幼儿园签了肖像权隐私协议的孩子拍合照。

    文静是个热情性子,经常会带单反去幼儿园,帮忙拍一些孩子的照片,洋洋平常就喜欢跟卿一一凑,所以她手里就存了几张卿一一的照片,平常也不会拿出来。

    姜老师也特意告知给了文静,卿溪然跟幼儿园签了肖像权的隐私协议,她不会把有卿一一的照片,往家长群里。

    “这张是他们托班毕业的时候,我帮忙拍的,一张有一一,一张没有一一,没有一一的那张我给别的家长了,这张有一一的我本来想送给溪然,后来忙起来就忘了。”

    站在绪佑身边的文静解释着,见绪佑把行李箱都收拾满了,她偏头刚要说话,突然见到绪佑的手上,落了一滴泪。

    文静又惊了一下,这个不是驻防的总指挥官吗?怎么…这么爱哭的?

    他一直低头看着手里的幼儿园合照照片,又听得绪佑浓着鼻音,问道:

    “她,一姐,乖不乖?上幼儿园听话吗?这孩子这么聪明,浑身跟使不完的劲儿似的,会不会经常惹溪然生气?”

    “哪个孩子不是充电五分钟,待机五小时啊?”

    似乎想起了她家里那个混世小魔王,文静忍不住笑道:

    “但是溪然对一一是放养,她身体不好,一一从小就听话,大多数时候,全靠一一自觉。”

    “溪然不容易。”

    绪佑伸手,一根手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照片上,卿一一的那一张小脸,因为是托班时候照的,所以卿一一的头又稀又黄,还被卿溪然剪得只有一点点长,看起来分明就是个大头奶娃娃,比现在显得更小,更幼龄,这么早就上了幼儿园吗?

    听说孩子还小的时候,送去幼儿园的话,会有什么分离焦虑症。

    不容易啊,绪佑连分离焦虑症都知道。

    “能不能,跟我多说一些一姐和溪然的事情,我是说,末世之前,你们怎么认识的,好的坏的,能不能请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跟我说说?”

    绪佑用了“请”这个字,这对于他这样的一个人来说,怕是很少会跟人这样有礼貌的说话,听在文静的耳朵里,无端多了一丝恳求的意味。

    说来,文静也是个很心软的人,便扶着肚子,找了个地方坐下,同绪佑说起了她是怎么认识卿溪然和卿一一的。

    当然肯定是通过幼儿园认识的,但是在这之前,其实文静与卿溪然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的好,托班的时候,幼儿园在开班之前,会举办一次家长会,中期和末期,也会举办一些家长们的活动。

    卿溪然永远都是属于那个看起来最出挑,但也最冷淡不怎么理人,更不怎么热情的一位家长。

    而文静则恰好相反,一开始的时候,热情的文静在幼儿园家长之中的人缘关系特别的好,但是后来洋洋在幼儿园里特别的调皮,又打人,又咬人的,对方家长闹到文静这里,文静没少跟人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