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80 你是我老婆吗

280 你是我老婆吗

 好书推荐:
    绪佑心疼头疼肝也疼的坐在床边,拿出手机来,对眼泪汪汪的女儿哄道:

    “一姐,你先把早饭给吃了,爸爸马上找医生来,可别你妈没醒,又把你给饿病了。”

    普通的医生,怎么能看异能者?绪佑常年混迹在生死边缘,也会一些急救处理,说他是半个医生也不为过,昨天他就给卿溪然看过了,只是晕睡过去,并无别的大碍。

    但为什么还没醒呢?没办法,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找普通的医生过来看看了,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卿一一摇头,并不想吃早饭,她可怜巴巴的跪在床上,小手轻轻的扯着妈妈的手,想把妈妈拉起来,哽咽道:

    “妈妈,你起来呀,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点起来呀。”

    绪佑叹了口气,愁云惨雾的起身来打电话,打完了电话一回头,见一姐侧身抱着卿溪然的手臂,哭得又可怜又心酸,这个样子,让绪佑极为不忍,他伸出大手来,把小丫头轻而易举的捞进了怀里,扯了被子的一个角,很是马虎的给一姐揩了揩眼泪,颇为生疏的安慰道:

    “爸爸已经叫了医生来,你先让妈妈睡一会儿,我们去吃早饭好不好?”

    “我妈妈她没事的,对吗?”

    窝在绪佑怀里的卿一一,小小的一个孩子,通红着眼睛看着绪佑,小手扯着绪佑的衣袖,想要寻求他的一个肯定。

    绪佑很肯定的说,

    “妈妈不会有事的,她可是你的妈妈,我的老婆,无所不能的。”

    怎么办啊,他的心里其实也是着急的,但是现在他不但是卿溪然的男人,他还是一个父亲,身为父亲,就是内心再焦急,再没有把握,也必须坚定的告诉孩子,没事的,没事的。

    不然,一姐这么小的孩子,她会比他还害怕与慌张。

    他默默的体会着父亲这个角色,带给他的一种责任与坚强,正安慰着孩子,绪佑手里的手机响了。

    他原不太想接,估计不是要他去杀变异怪,就是营地里一些鸡零狗碎的事儿要他去处理,但他老婆现在人事不知,留下孩子给他看,他是手忙脚乱的,快到了中午,都还没哄了闺女吃上一口早餐。

    再不吃饭,闺女就长不胖,就会经常生病,他原就想着一姐太瘦弱了,今后他要好好养闺女,把一姐养得壮如牛那样。

    但现在看,这伟大的宏愿还没热乎,就遭遇了极大的困难,一姐一大早起来,怎么都叫不醒妈妈,说什么都不吃早饭,一直赖在妈妈身边哭。

    仿佛,她只要哭一哭,就能把妈妈哭醒似的。

    初次带孩子的绪佑,心中又焦虑,又挫败,草草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准备挂了,却是一愣,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大大的两个字:老婆!

    谁拿了他老婆的手机给他打电话?

    他老婆的手机没带在身上?还是放在了房车里?

    昨天从东区撤离的时候,是暗恙开了卿溪然的房车撤离的,但是这辆房车,与另外一辆装了天才孩子的房车,都被绪佑吩咐了,送往开区的时代基地。

    所以,打电话的是暗恙还是文静?这两个人,都随着房车,也被一同送回了时代基地。

    绪佑皱着眉头,一只手抱着卿一一,一只手接起了电话,清了清喉咙,刚要问话,里头传来卿溪然的声音,

    “我现在人在哪里?”

    绪佑:“……”

    他是正在经历什么灵异桥段吗?还是有人伪装了他老婆的声音给他打电话?还是他老婆穿越了?

    “我听到一一在哭,我在你的主营地里了?”

    电话中,卿溪然松了口气,对因为惊吓,所以说不出话来的绪佑说道:

    “你让一一接电话,现在都快中午了,她一直哭到现在?”

    “我,我,你你……”

    绪佑有点儿找不准方向,拿着道:

    “老婆?你是我老婆吗?”

    他怀里的卿一一,红肿着眼眶回头看他,原本正在哭,这会子却是气道:

    “我妈妈生死未卜,你居然又找了别人当老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没有,她说她是你妈。”

    绪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干脆摁了扩音,把电话给了卿一一,又道:

    “不信你听,她拿了你妈妈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声音跟你妈妈一毛一样。”

    “一一,别哭了,听妈妈说话。”

    手机扩音里,传出卿溪然略显金属质感,却依然清淡中带着一抹担忧的声音,仿佛能教人想像出,她现在说这句话时候的无奈,及轻轻蹙起的眉头。

    然后,她等了会儿,等卿一一将哭声消停了些,才又是说道:

    “妈妈醒不过来,系统一直在打补丁,过去数年时间,妈妈一直没有停止过运行系统,所以bug太多了,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醒过来陪一一。”

    这话说出来,卿一一和绪佑两两相望,不禁往彼此靠拢了一些,一股毛骨悚然感,爬上了这对父女的脊背。

    这个电话里的人,在说什么啊?用这么像妈妈/老婆的口吻说着话,教人好害怕。

    “行了,知道你们也不信,我自己都不信,但是一一,你现在不要再哭,一日三餐要吃,记得听绪叔叔的话……”

    “我是她爸爸。”

    绪佑忍不住言打岔,不管对方是不是他老婆,什么绪叔叔?叫爸爸!

    “听这个有86.5%几率是你爸爸的守护神绪叔叔的话。”

    电话里的“卿溪然”,似乎无意在这种称呼上的事情,过多的纠缠,所以实话实说。

    靠在一起,被一支手机吓得有些呛的父女二人,心中大骇,这个手机里的人,怎么知道86.5%这个几率的?

    大概是因为,卿溪然这说话的口吻,与妈妈太相似了,身为孩子的卿一一,最先相信了电话里的这个人就是她的妈妈。

    只听得卿一一哭着询问道:

    “妈妈,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呀妈妈?一一很乖,级级乖。”

    这话,问的格外天真,就跟上幼儿园一样,她只要在幼儿园乖乖听话,到了放学的时候,妈妈自然就来接她了。

    所以只要她说自己很乖很乖,妈妈就会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