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77 全家福

277 全家福

 好书推荐:
    一旁的筱龙宝伸手,想从绪佑的手中把卿一一接了过去,一副很懂孩子的样子,对绪佑说道:

    “小孩儿闹觉都这样,就是哭啊闹啊脾气啊,越想睡就哭得越厉害。”

    “你们,你们都不懂,不懂我的苦!我担心我的妈妈呀”

    卿一一哭得好伤心啊,一个四岁不到的孩子,真是历经了沧桑才找到妈妈,比小蝌蚪找它的妈妈都还要辛苦。

    却是找到了,妈妈又不醒来看看一一,真是苦啊。

    “没事儿老大,我来哄我来哄,你继续你的事儿吧,嘿嘿嘿。”

    筱龙宝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想把孩子抱到一旁去哄。

    这绪长官好不容易表现出对女人的性趣来,咱怎么着也不能打断他的好事儿,是不是啊。

    “我不要你,我不要你,我要我妈妈~!”

    卿一一扯着嗓子嚎叫,死死的抱住绪佑的脖子,她要和妈妈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行了,行了,这乱的,龙宝你忙你的去。”

    挡开筱龙宝要来抱卿一一的手,绪佑被卿一一哭的是心浮气躁,心酸难挡,心痛难忍的。

    他蹲在地上,将卿一一的小脚放在了地上,耳朵都给哭鸣了,头大的对卿一一说道:

    “一姐,你也别哭了,成了,我得先给你妈妈送我宿舍去,你不哭了,就让你跟着一起去。”

    卿一一嚎叫的嗓子立即收声,整个环境突然安静了下来。

    要不是她的脸上还挂着眼泪,绪佑和筱龙宝都怀疑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哭过了。

    还是,刚才她只是装的?

    说不分明,带孩子真是不容易啊。

    绪佑和筱龙宝同时松了口气,由绪佑将卿溪然从车子里抱出来,卿一一就牵着卿溪然垂落在绪佑身后的手,两大一小,踩碎了月光,往绪佑的宿舍去。

    筱龙宝站在三人身后,看着绪佑抱着卿溪然,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小不点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又是一酸。

    他突然觉得,他的老大不容易,孩子不容易,老大怀里抱着的卿大神,也不容易。

    真想上天能够温柔一些对待这三个人,真是好辛苦才团聚的呢。

    筱龙宝并没跟绪佑几年,对于绪佑之前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他跟着绪佑的时候,绪佑已经成了中部地区驻防精英之耻。

    以前在中部的时候,驻防里有很多人都会说,绪佑应该能进中部地区的驻防管理层,后来,是因为他到处得罪人,所以从中部地区一路被贬至边缘区域,最后沦为基层守城执行官。

    筱龙宝也跟着绪佑一路从中部到这里,什么耻不耻的,筱龙宝不知道,唯一的感受就是,可能他家老大的脾气太刚了,对未来又太丧了,对他看不顺眼的人,又太不讲客气了,对爱慕他的人,又太不留情面了。

    他说话总是得罪人,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到绪老大这里,全都变成了口无遮拦,他似乎破罐子破摔,压根儿就不想好好的经营自己的前途。

    筱龙宝隐约看得出来,老大之所以会这样的颓,是因为一个叫做水影的女人。

    但是,从老大认识卿溪然之后,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反常,以及原本颓然的,毫无生活激情的一个人,仿佛突然鲜活了起来,然后,今天又突然爆出,王小二就是卿一一,卿一一就是老大和卿溪然的女儿一事,筱龙宝觉得,卿溪然肯定跟水影脱离不了干系。

    所以,但愿天佑这一家三口,因为真的,每个人都不容易。

    远去的一家三口,回了绪佑的宿舍,他将卿溪然放在他的床上,刚要跟卿一一说,让她乖乖的躺在妈妈身边睡。

    就只见卿一一将小书包拿了下来,拖了小鞋子和她的背带小裤子,穿着短袖的小T恤和小内内,抱着她的小蜜蜂书包,就这样可怜兮兮的窝到了卿溪然的身边,闭上眼睛,小脸上还带着泪痕,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是真的睡着了,方才哭喊得那么夸张,她就是为了要和妈妈在一起,但是大声哭喊也是会累的。

    绪佑还坐在卿溪然的身边,呆呆的看着这孩子,突然觉得这孩子,真是懂事的有些过份了。

    方才,他还觉得带孩子不容易,现在又觉得一姐太懂事,再一想,这些年来,卿溪然一个人怀着孩子,生下了孩子,又把一姐养这么大,养这么好,这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当他这几年沉浸在替卿溪然追凶,及丧失爱人的颓废不堪中时,卿溪然一个人带着孩子,失去了他们所有相爱的记忆,艰难的过着日子,身边还有个根本就不疼她的父亲,以及一个豺狼虎豹般后妈。

    想想,绪佑都觉得心痛。

    叹了口气,心酸难挡的绪佑,起身拿了毛巾来,给卿一一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又给她擦了擦小手。

    接着看向卿溪然,绪佑又给卿溪然用毛巾擦了擦脸,擦了擦手。

    然后,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来,将卿一一窝在卿溪然身边,两人睡着了的样子给拍了下来,宛若个拍娃狂魔般,觉得第一张不太满意,还特意调出了相机的滤镜、美颜,连着拍了好几张。

    拍完卿一一,再拍卿溪然,拍完卿溪然,又拍卿一一。

    要不…他躺上去,三人拍一张?

    绪佑觉得可行,一姐长这么大,三个人都没拍过一张全家福,太心酸了。

    他这样想着,坐在了地上,靠着床头边的卿溪然,拿着手机,给他、卿溪然和卿一一三人拍了张合照。

    绪佑坐在床下,他的头就这样靠着卿溪然的头,一直看着手里手机屏幕上的那张照片。

    讲真,一姐这孩子,一眼看上去,不像绪佑也不像卿溪然,但是,看的时间久了,就会现,这孩子看着有点儿像他,又有点像卿溪然。

    神态上更像他多一点,这个好,女孩儿像爸爸多一点,有福气。

    不知不觉间,绪佑就这样坐在地板上,挨着床上的卿溪然睡着了,等他醒来,卿溪然和卿一一都还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