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57 一姐是我亲生的女儿

257 一姐是我亲生的女儿

 好书推荐:
    绪佑无言的垂目,脸上的表情有些尬,好像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之感,没错,他当年是看卿溪然特别重视这条项链,于是想露项链,证明他和卿溪然的感情有几好几好,反正卿溪然也失忆了,她根本不会知道这条项链是怎么到的他的手上。

    结果,刚好不巧,几年前,卿溪然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竟然是她妈妈的遗物……她绝对不可能送人的。

    好了,如今倒是好,本来一个正经老公,在绪佑这里愣是给他作成了个趁着卿溪然失忆,就借机套近乎的野男人!

    他的背后,几个抱着电脑与纸质资料的御下,忍不住的笑了。

    卿溪然撇过了脸去,也是实在忍不住的想笑,但她还是给了些绪佑薄面,死命的忍住。

    本来她也不想跟绪佑说这些,毕竟这里有这么多的人,可是他一直在她面前秀那根项链,不就是想让她知道,他们俩以前的感情很好吗?

    这个,卿溪然早就知道了。

    虽然她平日里没有表达出来,但是她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

    记忆可以失去,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是没有办法抹灭的,特别是如她这样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一定要爱一个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除了绪佑之外,她很难想象自己还会爱上谁。

    就如今天,绪佑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表达,她有自己的脑子会判断,他究竟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即便暂时不信,暂时怀疑他的目的性,但她会求证,寻求各种线索求证他说的话。

    所以,绪佑实在没有必要一直不停的暗示她,提醒她,甚至借助她妈妈的遗物,让她起疑心。

    好吧,绪佑觉得自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他决定单刀直入,直接说!

    这座电梯里人太多了,等电梯下行到了地下室,门打开来,卿溪然要出去,绪佑伸手,将她挡在电梯角落,不让她出去。

    他也没说话,但他这姿态,其余御下见状,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言不的抱着电脑出去了。

    留他二人单独说话。

    电梯门缓缓的合上,不等卿溪然问他,绪佑便是直接问道:

    “我说,老婆,你说一姐是你生的,和谁生的?”

    这个问题,卿溪然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竟然从没有想过吗?他人就杵在这儿,都这样问了,快点往他身上联想联想吧。

    卿溪然表情一怔,有些不自在的抬眸,看着绪佑的侧脸,问道:

    “你很在乎这个?”

    “我当然在乎了,那可是我女儿!”

    绪佑直了直腰,电梯因为楼上有人按键,又徐徐上升,他看着卿溪然一脸无动于衷,似乎不怎么在乎的样子,暗道坏了,都怪他平日里满嘴跑火车,总是爱说一姐是他闺女,他是一姐后爹之类。

    现在好了,他对卿溪然宣布这件惊天动地的事,卿溪然反而像是耳朵都听麻木了的样子。

    于是,绪佑再加码,道:“我是说,一姐是我亲生的女儿。”

    如果他说这话之前,没拿卿溪然的项链做文章,估计卿溪然现在已经信了。

    见她还是一副不怎么信的脸,绪佑有些气道:

    “你看吧,我就知道你不信!你再看看我,你不觉得我和一一长得很像?”

    不是卿溪然不信,而是卿一一和绪佑,长得真不怎么像。

    如果真要说起来,卿一一长得更像她的外婆卿影儿,小丫头颇有种湘城姑娘的秀挺与讲究,有时候这样的讲究,甚至还带了些龟毛。

    所以卿一一看上去,并不像绪佑,与卿溪然也就三四分的相似,当然,如果有人问起,说绪佑和卿一一长得像不像,经过这样的心理提醒之后再看,倒是越看,越能看出几分相似的意味来。

    不过卿溪然别的小事可以随意推测,这种事关卿一一认爹的大事件,她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是不敢随意乱下结论的。

    “我倒也真希望她就是你女儿。”

    见绪佑有些着急,卿溪然开口,也算是做安抚之意了吧,因为如果卿一一不是绪佑的女儿,那代表着卿溪然就是被人强了之后,所生下的卿一一。

    两相比较之下,卿溪然自然希望卿一一就是绪的女儿了。

    但是,她回答得这样轻描淡写,教绪佑心里胀着股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证明自己,便是说道:

    “你等着啊,知道你不信,我有我俩的床照!”

    他掏出战术背心里的手机来,点开自己的信头像,指着上面他抱着的,那个穿着酒店睡衣的女人照片,对卿溪然说道:

    “看,我俩的床照!”

    “……”

    卿溪然看着绪佑的信头像,提醒道:

    “这个女的只有一个背影,而且也不是在床上,你俩在酒店浴室里。”

    “是啊,我俩在酒店里,那天我拿手机出来,要给我俩照个张照片,手机刚拿出来,你就转身往我怀里一躲,就躲这儿。”

    他拍着自己的心口上方,伸手,绕到卿溪然的脑袋后方,急得直接将她的后脑勺压住,将她往他的怀里摁,说道:

    “就这样,一个地方,一个高度,溪然,我没说谎,一一肯定是我女儿。”

    是真的,他没有必要骗她,按照一姐年龄来算,卿一一就是他的女儿。

    被绪佑抱住了的卿溪然,后脑勺被他的大手压住,脸颊贴在他的心口上方,根本就动弹不了。

    挣扎无果,她也只能缓缓的抱住绪佑的腰,叹了口气,淡声细语的安抚道:

    “我没有说你说谎,你先放开我,我们俩把这个事情,好好的理理。”

    正说着,电梯到了,“叮”一声,文静撑着腰,站在电梯门外,她刚刚上到18楼来找卿溪然,别人说卿溪然和绪佑坐电梯下去了,所以她现在准备下电梯再去找卿溪然。

    电梯里,绪佑背对着点的门,挡着文静的视线,放开了卿溪然,不等卿溪然从绪佑这堵人墙里出去,文静看到了卿溪然的脚,便是急忙说道:

    “溪然,小曼走了,她,她整个人就跟魔障了似的,说要去灭了斐华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