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56 不是我送给你的

256 不是我送给你的

 好书推荐:
    人性如果做恶,能恶到什么程度?

    如卿溪然这样,要么不下手,一下手,活口一个不留,这是恶吗?

    每个人对于恶的定义都有所不同,至少,在绪佑这些常年杀伐的驻防眼中看来,能想出这样困住孩子办法的人,已经完全越了人类恶的底线。

    小龙人是没有伤害到这些孩子,一分一毫,都没有,但这对于孩子来说,被人这样的绑着,放入这样宛若棺材一般的小箱子里,简直就是个酷刑!

    没有孩子是不爱蹦蹦跳跳的,人类在说起形容孩子的词来,都是活泼,可爱,天真,各种的美好。

    他们不是成年人,他们需要玩乐,他们需要自由自在的奔跑,与朋友打打闹闹,这是他们的天性。

    小龙人扼杀的,是天性,是作为人类最根本的,最不能被碰触的那一根柔软的底线。

    毋庸置疑,他们是恶的,比卿溪然,比绪佑,比这些常年杀伐,手染鲜血的驻防,都要恶!

    因为他们也就只有这个本事,折磨不了大人,打不过大人,只能折磨孩子了。

    有御下不忍,进去,将一个孩子从箱子里抱了起来,伸手解开了孩子脑袋后面的嘴套扣子,又检查了一下孩子的口鼻,见那孩子不哭不闹,眼底闪着惊惧,却还是挺有精神的,便是松了口气,单膝蹲在地上,对门外的绪佑说道:

    “老大,情况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当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心理阴影是肯定会落下的了。

    有人急忙上前来,帮忙把孩子从箱子里抱出来,解开他们头上的嘴套,骂道:

    “真是丧尽天良,畜生都做不出来这样的事,还不如给弄晕过去算了。”

    为了防止孩子吵闹,用不损伤大脑的药物弄晕迷,这是最好的。

    特别是在摩天大楼这种带有商业性质的大楼里,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万一孩子的哭声传出来,对小龙人来说很麻烦。

    孩子被注射了药物弄晕了过去,至少他们不会难受,不会知道自己被人装在这么个小箱子里,说不定睡一觉起来,觉得世界还是一样的美好,所有令他们恐慌与惊惧的事情,他们都没有清醒体验过。

    “先把孩子妥善安置好。”

    绪佑吩咐着,回头,拧着眉头走出了小龙人,卿溪然在他背后,跟着看了一眼,韶梦璃也在这几个孩子里面,不会哭,不会笑,已经被吓得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了。

    她微微蹙眉,立即对身边在抹眼泪的曲阳吩咐道:

    “快点下去,把申小曼弄醒了,叫她上来。”

    曲阳立即点头离开,韶梦璃的情况他也看到了,这种时候,最好的就是申小曼来,才能让韶梦璃缺失的安全感补回来。

    这时候,暗恙已经接收到了卿溪然的新指令,替她将小龙人的所有电脑里的内存条、主机硬盘给拆了下来。

    绪佑看了一眼暗恙他们,他在这里,卿溪然吩咐暗恙做事,暗恙没有请示过绪佑,便是心下了然,他这最为忠心耿耿的御下,不知不觉,就被卿溪然给“策反”了。

    不过他也觉得无所谓,暗恙这样挺好的,起码会比以前更尽心尽力的保护他的老婆孩子了。

    等绪佑跟着卿溪然出了门,走到卿溪然的面前,问站在门外的卿溪然,

    “你把所有的活口都杀了,你想要扒的秘密,不就得断了线索了?”

    “数据比人能告诉我的更多。”

    卿溪然指了指暗恙他们手里的一堆内存条和硬盘,还有一大堆的纸质文件资料,头一扭,往电梯走去,

    “走吧,先去我的房车看资料。”

    在路上,卿溪然就知道卿一一不在这里,她之所以要攻击东区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是因为小龙人不除,对她和一一来说,后患无穷。

    至于这些天才孩子救回来,自有绪佑照顾着。

    “看资料,是要帮这些孩子找到父母吗?”

    绪佑跟在卿溪然的后面走,往前大跨一步,一只手搭在老婆的肩上,一起往电梯走。

    这腻乎劲儿,真是太不注意影响了,羞涩让卿溪然挣扎了一下,没挣开绪佑的手,便只能很理性的说道:

    这8个孩子,全都是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最近一段时间从湘城里筛选出来,在心算方面独有天赋的,他们的父母或者死了,或者拿了钱把他们卖了,你以前不是在搜罗心算人才?”

    她回头,看着绪佑身后,御下一人抱着一个晕迷状态中的孩子,又看向绪佑,说道:

    “带回去好好培养一下,挺好的。”

    以小龙人的手段,这些孩子落在绪佑的手上,总比落在一些手段残忍的人士手里要好。

    死了父母的,已经没有必要把孩子送回去。

    为了钱,把孩子卖掉了的父母,这倒是没死,但,真的有必要把孩子送回到这种父母的手上吗?

    “我觉得你一个人,就能顶一支珠心算队伍,不需要再有别的计算队伍了。”

    绪佑跟着卿溪然进了电梯,看着紧随在后,进入电梯的几个御下,他站在卿溪然的身边,将卿溪然挡在电梯角落,隔绝众人看卿溪然的视线,他低头看她,眼眸深沉的落在她的唇上,很有诱惑力的低声邀请道:

    “你看,女儿现在在我那儿,你也跟着我一起回去,我们一家三口,就在湘城郊外好好的生活,别回时代基地了。”

    他经常会跟卿溪然,一半认真,一半吊儿郎当的称呼卿一一为“咱闺女”“咱女儿”之类的,所以绪佑的说话方式,卿溪然已经很熟悉了。

    但她依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来,他仿佛认定了什么东西,今天一直在暗示她,提醒她,想让她产生疑问。

    卿溪然不动声色的微颤着睫毛,正当绪佑以为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卿溪然突然说道:

    “你脖子上的项链,是我妈妈送给我的遗物,不是我送给你的。”

    所以,因为是妈妈的遗物,她是不可能送给绪佑的!无论两个人的感情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