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51 这一场救援

251 这一场救援

 好书推荐:
    两瓶过期酸奶,仅仅只是多给了卿溪然几分钟的时间,她深吸口气,不确定能不能撑到绪佑来,她天生不能信任任何人类。

    暗恙他们身为异能者,身上应该是晶核的,可是她的时间不够,暗恙已经被派出去了,再把他们叫回来,来回折腾的时间,肯定过了4分钟,来不及的。

    还不如吃东西来的快。

    卿溪然便是拉开了监控室的门,踉跄着冲上了房车,也来不及去拆房车里满满当当的物资箱了,只在房车门口的驾驶舱,打开了副驾驶座前的一只小抽屉。

    这里面被卿一一放了很多的零食,她从里面找出了卿一一的彩虹糖和巧克力,胡乱塞进嘴里,吃了。

    但是糖分多的食物,对于卿溪然来说,并不代表着“能量”多,顶多只是让她的虚弱感没有那么严重,并且,稍微拖慢一些关机度,大趋势还是在往关机的方向走。

    要知道,她已经能量枯竭很久了,她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激出的异能,但是她的身体从没有补充过晶核能量,能量一直在警报线下,只是她的身体常年处于预警中,又查不出原因,所以她以为天生就该这样,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

    现在则是因为系统升级了,耗能量大了,终于让她进入了关机倒计时。

    满满都是物资车的房车车厢里,传来文静的声音,

    “溪然,溪然是你吗?你在干什么?”

    她想过来看看,但是她的肚子太大了,在房车车厢这逼逼仄仄的狭小过道里,挪动的很是困难。

    “是啊,不必过来,我就出去。”

    卿溪然苍白着脸,打着哆嗦,将卿一一的零食抓起,放进裤兜里,下了房车继续去监控室看监控。

    本来就能量微薄的卿溪然,不得不在监控室里苍白着脸,曲着腿,蜷缩在椅子上,一边往嘴里狂塞着巧克力,一边默默的看着面前的一整片监控墙,监控着暗恙和曲阳,进攻小龙人的动向。

    她现在是所有人的主脑,必须替这些被她派出去的人,看顾着所有的路线,谨防小龙人那边的救援过来。

    暗恙已经带队进了往前门电梯,他只带了他队伍里的十个人,其余的人,一部分跟曲阳走,一部分留在地下室,随时支援暗恙,及保护卿溪然的安全。

    曲阳带的那部分人,分批进了往后门去的电梯,他的队伍龙蛇混杂,很多人大概都是冲着物资过来凑数的,所以武力不怎么样,特别是这些人还拿着枪,先不说他们会不会使用这些轻重武器,先担心他们会不会打着自己再说。

    所以暗恙让曲阳带人走往后门的那台电梯,到时候壮个人数上的声势罢了,主力还得暗恙十人。

    便是因为这个原因,卿溪然重点只看暗恙的那台电梯,就只见电梯厢里,暗恙等人的神情凝重,在电梯里装备好了自己的武器,枪上膛,保险栓拉下来,然后几个人就这么提着武器出了电梯,大大方方的进了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

    可能暗恙他们其实也没有料到,这次卿溪然把他们带出来,是要搞这么大的事情,因此,各个身上都没有带足晶核,要啃小龙人,还是要借助热兵器和自身异能的配合。

    此时,距离挂断绪佑的电话,时间过去了3分钟。

    卿溪然打开了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门口的那个摄像头的声音,浑身抖的听着门内传出来的枪声、惨叫声、砍刀入骨的闷钝声,还有警棍敲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就是没有孩子的哭声。

    孩子还在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里面,但是这些孩子很显然被控制住了,所以根本就不出声音来。

    卿溪然知道卿一一不在这里头,但是当她意识到,韶梦璃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被人控制得不出声音来后,她还是觉得有丝丝的难过,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宝妈。

    因为她是宝妈,所以她怜惜这些孩子,想知道这些孩子在小龙人里,都生了什么事,小龙人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能在不伤孩子脑子的情况下,把这些孩子都控制得没有声音出来。

    只是她的能量已经透支到了极致,现在无论怎么吃东西,浑身都不好过,升级后的系统,耗费了她太多太多的能量。

    得出去,晒太阳!一旦关机了,就只能被动吸收能量,这才有活过来的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卿溪然会有这样的一种认知,于是,顶着虚弱无力的身体,起身来,浑身冒着冷汗,撑着墙,一步一步的往监控室外面走。

    3分54秒,时间要到了,绪佑没来!

    “溪然!”

    远处,朦胧间,有绪佑的声音响起。

    刚刚走出监控室的卿溪然,浑身疼得眼神都没有焦距了。

    她回头,披着已经被汗湿了的长,看着昏暗的地下室里,绪佑穿着黑衣,精健的身体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一身装备精良的领着一队人,朝着她快奔来。

    时间刚刚好差两秒,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头上的汗就跟从水里钻出来似的。

    背后跟着他在东区街头夺命狂奔的御下,一个个的也没好到哪儿去,到了目的地,就直接往地上一扑,就这么躺下休息了,越极限,累毙了!

    “你来了……”

    卿溪然的脸色白得如纸,靠在墙边,直接滑落,眼眶泛红的坐了下来。

    她差点儿坐在地上的身子,被极而来的绪佑一把抱住,他低头,往她手里塞了一块拇指大小,呈现不规则形状的水晶,然后将她横抱了起来。

    好多年没抱抱了,抱起时,绪佑还相当怀念的掂了掂重量,才是左右张望,想找个坐的地方,把卿溪然放下来。

    找不着坐的地方,他又累得厉害,干脆直接靠在了墙上,抱着卿溪然盘腿坐在了地上,让卿溪然坐在他的腿上。

    这一场救援,完全没有什么英雄救美的浪漫气氛,卿溪然难受得要命,绪佑也狼狈的要命,两个人都是如此的灰头土脸,一个不美,一个不帅。

    但好歹,终于还是汇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