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50 我激发了异能

250 我激发了异能

 好书推荐:
    这个快播放的监控角度,看得暗恙和曲阳都皱起了眉头,

    这都是些什么畜生?别人的孩子就不是人,是货物吗?他们怎么下的了这个手的?绑了这么多的孩子,不怕遭天谴吗?

    卿溪然的心也紧紧的揪起,她有一点点生气的总结了近半年的摄像资料,看到了昨天哭闹着,被绑着进了东区小龙人的韶梦璃。

    一直到现在,这个东区小龙人,还没有搬运箱子出来。

    韶梦璃还在那里头。

    卿溪然偏头,给暗恙曲阳下达了针对小龙人内部工作人员的攻击命令,让他们领人直接去攻击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

    不必留活口,全杀!

    那里头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暗恙和曲阳领命离去,路过那名保安,一拳上去,把保安打晕了,免得留他清醒着坏事。

    监控室就剩下了卿溪然和那名晕倒的保安,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刚想回头,看向那名瑟缩着,躺在角落的保安。

    突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感觉自己整个人宛若万蚁钻身般的疼痛,又跌坐着回到了监控前的座椅上。

    疲倦感侵袭而来,突然感觉自己空空如也的脑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稍微一运算,整个脑子就会告诉她,她没有足够的支撑,强行运作下去,可能会死机。

    不,说死机不够贴切,她觉得她应该是没“电”了。

    或者换一个说法,她没“能量”了。

    这是卿溪然没有料到的,绪佑根本没有给她看过人类变异之后的资料,她没有数据可以参照,所以也只能随意猜测。

    以为自己凭借自己的异能,可以在湘城里来去自如,结果还是算错了,人类进化之后,竟然需要“能量”!

    她看向晕倒的保安,这个人的身体里有“能量”,吃了他!

    有那么一瞬间,卿溪然忽然产生出一种然物外的感觉。

    芸芸众生,万物如刍狗,这些个人啊,事啊,与她究竟有什么干系?谁被绑了,谁失踪了,谁死了,说到底,都只是一种情绪在作怪。

    情绪来自记忆,记忆决定认知,当脱记忆去看待整体,实际上,根本不必难过与愤怒,这个世界上,无数的孩子失踪了,再也找不回来,她何必纠结?

    吃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坐在椅子上的卿溪然,放空脑袋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抬起瘦弱纤细的手,揉了揉脸,撑着虚软的身体从座位上起身,想往那保安去,然后双膝一软,跌倒在了地上,她还是没什么“能量”,走过去吃人的力气都没有。

    但好歹现在头不空了,于是努力的往保安边上爬了爬,从阔腿裤口袋里,跌出了卿一一的一只小圈。

    粉色的皮筋,上面缀着一朵萌哒哒的塑料太阳花,花瓣也是粉色的,中间的花蕊是黄色的,很普通的一只小圈,但是扎在卿一一的头上,特别的可爱与好看。

    看着地上的这只小圈,卿溪然心里陡然一酸,自从生下这个小盆友,她们俩还没有分开过这么长这么长的时间。

    不知道卿一一在陌生的地方听不听话,绪佑说他来找她了,那一一就交给了别人看顾着,那个人好不好?凶不凶?对孩子有没有耐心?会不会打一一,一一会不会想妈妈?

    想着女儿,卿溪然哭着,不往保安爬了,只在原地,细颤着手,捡起卿一一的小圈。

    她不能吃人,她还有一一,她是一位宝妈,她必须死守住自己的底线!

    卿溪然哭着回头,隔了这么远,慢慢的爬回了视频控制台边,那里放置着的一台保安的手机。

    她记得绪佑的电话号码,拿着别的男人的手机,给绪佑打了个电话过去。

    绪佑领队,正在往摩天大厦狂奔,有电话打进来,耳麦里播报出一条陌生的电话号码,他接了。

    里面传来卿溪然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

    “绪长官,能请教一件事吗?”

    绪佑脸上,因为快要到达目的地而升起的笑意,顿时一点点收敛起来,他略缓了度,侧身,从腰侧的战术背心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陌生的电话号码,又将道:

    “你在哭?”

    “我激了异能,但是我现在…浑身无力。”

    “你现在在哪儿?”

    “摩天大厦地下监控室里面。”

    卿溪然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捏紧了手中卿一一的小圈,道:

    “我只想知道,异能能量用完后怎么解决浑身无力的问题,你如果不告诉我,我会有大麻烦,我马上就要关机了。”

    “变异动物的脑子里有一种叫做晶核的东西,除此之外,有些辐射量大的地方会长出晶石矿,这种矿石也可以恢复异能者的能量。”

    “这两者我都没有。”

    “那你就尽可能的吃东西,体力上的恢复,也能短暂且微薄的恢复一些你的体力。”

    绪佑心疼着,冷肃的声音柔了八个度,低声问道:

    “我马上来接你,很快就到,你再坚持一下,我手里有晶核。”

    “好,等你,你得快,我还有……3分钟56秒,就得关机。”

    简单几个字说完,卿溪然就挂了绪佑的电话,然后撑着无力的身体站起来,打开监控室里,一只小冰箱的门,疯狂的扫食里面的食物。

    但里面也并没有很多的东西,就两瓶酸奶,而且已经过了保质期……可怜的保安,自己的物资也挺匮乏的。

    顾不得那么多了,卿溪然颤抖着手,拆开过期酸奶,昂头灌喝完了两瓶。

    她不能让自己关机,关机了会非常非常麻烦,因为是没有能量而关的机,所以她将失去一切行动能力,一切!

    包括自行吸收能量,重新启动自己。

    说白了,就跟人死了一样,但是如果有被动的能量进入她的身体,她还会重新启动。

    喝完了酸奶,卿溪然的手脚终于恢复了些力气,她披散着乌黑的长,脸色依然苍白,神情更是憔悴,加上一双哭红了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就恍若脆弱易碎的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