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49 揭你痛处非我本意

249 揭你痛处非我本意

 好书推荐:
    “你说呢?”

    再次往前疾驰的绪佑反问卿溪然,得到卿溪然的方位,绪佑立即转了个方向,领着一队人换了条近路,飞奔。

    龙山怎么可能会给他进入安全区的资格,他进入安全区了,谁来对付变异动物?谁送要进入安全区的上层结构进安全区?

    “我猜没有,而且我还猜,你本人是没有进入安全区的资格的,但是你的家属有资格。”

    电话那头,卿溪然在笑,心里替绪佑微微的疼着,他本人没有资格,但是他的亲属有资格。

    是因为,上层建筑,需要拿捏住绪佑的亲属,达到身在地底,还能控制绪佑,进而控制地面湘城的目的。

    所以穆峰亮想要等上层建筑全都进入安全区了,从而在地面上建立他的王国,这真是在做梦。

    龙山,给穆峰亮和绪佑画了一个圈圈,用穆峰亮牵制绪佑,又用绪佑牵制穆峰亮,这两个人在这湘城内外斗得越厉害,彼此消耗的就越大。

    这是龙山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说白了,穆峰亮和绪佑,都是龙山手里的棋子而已,黑白二子,只要不动摇龙山利益,在地面这个棋盘上随便玩儿。

    至于底层,真顾不上,不是不想顾,是已经对地面无能为力了。

    所以这样一想,其实绪佑还挺苦的。

    他虽然在湘城驻防中地位然,但说到底,在大格局里,绪佑就是个做苦力的,还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好处,上层结构利用他,中层结构防着他,下层结构敌对他。

    这很残酷,但作为哪一方面来说,都有自己的立场,上层结构必须利用绪佑,才能保证安全区的顺利打开。

    对穆峰亮来说,不得不防着绪佑在地面做大了,否则会影响到他的利益,绪佑一做大,穆峰亮集团必然弱化,并最终消亡。

    普通人,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只觉得绪佑对他们多有妨碍,对他们加以限制,且站在他们不能理解,甚至对立的立场。

    人心使然,难以各方满意,十全十美。

    安静的地下室,绪佑没在说话,卿溪然在房车里轻轻道:

    “算了,不说了,揭你痛处非我本意,对不住,我现在要做事了。”

    “等……”我来了再说!

    这句话还没说完,卿溪然那边的信号就断了。

    往前疾驰的绪佑急忙给卿溪然打了个电话回去,她已经拿下了耳麦,在逼仄的房车里,接不到绪佑的电话了。

    也不接电话,给绪佑劝阻她的机会。

    她在决定来东区小龙人的路上,一面与绪佑打着电话的时候,一面将西区小龙人电脑里的资料看完了。

    这种机构不灭,迟早一把火烧到卿溪然的头上来,所以这个机构是站在卿溪然的对立面的。

    无论绪佑和龙山有什么利益纠葛,或者绪佑需要龙山研究所帮他什么忙,又或者他有什么苦衷,如何不管闲事,又在这场复杂的局势斗争中,自己把自己,或者被人摆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

    卿溪然要拉绪佑来一起打小龙人!

    无疑,这是目前对她最好的,最安全的,也是最快的,干掉小龙人的最佳办法。

    所以绪佑进湘城,是来救她出城,或者把她带出城,都好,卿溪然意志坚定,决定先下手为强。

    说她逼绪佑选边站也好,说她拿自己当筹码也好,说她怂恿绪佑造反也好,反正她要么不动小龙人,一旦动手了,必斩草除根。

    就看绪佑帮她,还是继续袖手旁观,继续只管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所以,绪佑已经在路上了,那她先把前面的基础给绪佑做了,等绪佑一来,看她已经跟人刚上来,他帮不帮吧?

    卿溪然狠辣之处就在于,她狠起来,连自己都利用!

    便是见得地下室里光线暗淡,卿溪然一袭复古黑衣,打开房车的门走出去,手一招,也不用说话,原本在车队外面吃东西的暗恙和曲阳,立即一边吃一边跟在了她的身后。

    东区的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就在这栋大厦里,卿溪然按照西区电脑里提供给她的资料,综合她在湘城生活数年,来过多次东区摩天大厦的记忆,直接去了地下室的监控室。

    监控室里有一个保安,本来应该有两个,但是其中一个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受到了辐射死亡,或者简单疾病,亦或者只是单纯的不想来上班而已,反正,那一个保安一直没来上班。

    鉴于如今社会职能混乱,摩天大楼也一直没有请到新的保安。

    卿溪然敲了监控室的门,等里面的保安来开门,她冲他笑了一下,往后退,暗恙上看,直接一拳打向了保安的脑袋,就这么进了监控室。

    暗恙故意没把保安打晕,只是揍了一顿后,提溜着到了卿溪然的面前。

    “把近半年的所有监控都调出来给我,快进最高倍数播放。”

    找了把椅子,卿溪然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一块巧克力吃,一旁被揍得快疼死了的保安,急忙上前,呲牙咧着的开始给卿溪然找近半年的监控视频。

    最高倍数播放的视频,在卿溪然的眼里依然慢了,她不耐的盯着快划过的整面墙屏幕,这面墙上有很多的屏幕,每一块屏幕都在播放这栋大厦的每个角落。

    然后她看到了半年里,很多个孩子,被夹在黑西服男人的腋下,踢着小脚,从大厦的背面带进了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

    孩子在哭,可黑衣男人似乎并没有什么耐心。

    大厦的监控看不到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里面,但那么多孩子被带进去,就一直没有再出来过,甚至连哭声都没有从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里面传出来过。

    倒是有不少的运货箱从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里面,被搬运出来过,一只只的小运货箱,跟小棺材似的,长一米五,宽半米,箱盖上留有一个小孔,躺一个孩子最好了。

    旁边的曲阳和暗恙根本看不懂这么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监控墙,用着这么快的倍播放,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如果锁定小龙人安全楼梯门口那个监控,就能看到小龙人绑了很多的孩子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