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46 王小二并不是韶梦璃

246 王小二并不是韶梦璃

 好书推荐:
    实际上,这条寻找洋洋和韶梦璃的消息群出去了之后,卿溪然和绪佑通电话,才知道有可能洋洋和韶梦璃…不,那个自称王小二的孩子,被绪佑救了下来,送去了南区。

    因此,卿溪然还派了罗楠去看看这俩孩子究竟是不是洋洋和韶梦璃。

    卿溪然蹙眉听着洛北的话,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拿过一叠资料,一页一页看的飞快,又一心二用的对着耳麦说道:

    “罗楠人呢?我让他去找洋洋和韶梦璃了,这俩孩子可能被驻防救了下来。”

    “罗楠来了,但是我一直在南营地,根本就没看到洋洋和韶梦璃,也没见着驻防那边有说自己救了俩孩子。”

    洛北说的很急,他这边的孩子真是太多了,在给卿溪然打电话的时候,手机还不停的有电话进来,洛北让那些说找到了孩子的人照片给他看看,但是别人就是死活不,又坚持说自己手里的肯定就是洋洋和韶梦璃。

    于是,在找不到洋洋和韶梦璃的情况下,因为某些很明显,却又必须装作没这回事的原因,洛北不好明着让开区的人,把孩子送到南大营,就只能将金仙村作为据点,让人把孩子带过来,看看到底是不是洋洋和韶梦璃。

    结果,大半夜的,大家激情高涨,开区里的人,一来就来了一大堆,很多很多人都带了孩子来金仙村,有的父母,把自己亲生的孩子都带了过来,非说这就是洋洋和韶梦璃,死活要留在金仙村,任凭孩子哭闹,都不带回去了。

    “不对啊,绪长官怎么可能会骗我?你们在哪个营?”

    卿溪然觉得不对劲了,开区的信号是不通的,为了打通洛北的电话,很多人都带着孩子出城找信号了,洛北要他们照片过来看,他们就是各种磨叽,一个人耽误一分钟,几百个人就是几百分钟,无形之中,找到洋洋和韶梦璃的时间就延后了。

    关键问题是,绪佑救的那俩孩子,就是洋洋和……“王小二”的几率很大,驻防那边怎么可能没看见人?

    “我们在南营啊。”

    “对啊,你们在南营,那绪长官说把孩子送回了营地,他……”

    卿溪然猛的合上了手里的纸质资料,重新拿起一叠资料的时候,一张照片从那叠资料里掉了出来,她垂目一看,不说话了。

    先理清思路。

    绪佑说,把俩孩子送回了营地,卿溪然这边,派罗楠去看,罗楠直接联系了洛北,奔往南营地,结果南营地驻防说没见俩孩子,于是在不见洋洋和卿一一这俩孩子的前提下,洛北把所有给他打电话说找到了洋洋和韶梦璃的人,全都约到了金仙村,当面看人。

    世道就是这么个世道,人们现在缺物资,这是公认的,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既然有消息说找到了洋洋和韶梦璃,就可以去洛北那儿开条件,消息上还贴了洛北的电话号码,家长们为了自己的孩子不被饿死,自然要把黑的说成白的。

    就是硬塞,也要把自己的孩子塞给洛北。

    这是其一,其二,绪佑说把孩子送回了营地,他没说谎,但是以他的身份,孩子坐他的车,筱龙宝又是他的亲卫,自然没可能,把绪佑的车开去南大营。

    要知道绪佑的那辆车,具有卫星接收功能,还能防弹防震,各种防……所以,这么高级别的好车子,必定是去了东南主营地。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小二并不是韶梦璃,而是卿一一。

    卿溪然伸手捂住了嘴,垂目,从来都未哭过的她,落下了泪来,她弯腰,伸手,在逼仄的,全都是物资的小空间里,费力的从地上捡起了她和韶梦璃牵手站在铁门边的照片。

    她都不知道自己和韶梦璃什么时候被人照了这样的一张照片,但是从现在这张照片上看,结合被逼供的小龙人说的话,正是因为这张她和韶梦璃牵手站在院子铁门边的照片,所以小龙人错把韶梦璃当成了卿一一。

    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在时代基地的监控中,韶梦璃哭着往前跑第一,顾小珏紧跟在后面追,顾小珏之后才是卿一一和洋洋,最后为什么反而是顾小珏和卿一一被一块儿抓了。

    卿溪然一直没想明白,怎么被抓的人是顾小珏和卿一一,她俩怎么在一块儿的,洋洋和韶梦璃又是怎么在一块儿的?她还以为,顾小珏和卿一一和好如初了。

    因为这个疑点,所以卿溪然一直没有办法肯定绪佑救的那俩孩子的身份。

    顾小珏和卿一一当然没和好,但在卿溪然的监控死角里,这四个孩子也没打起来,因为顾小珏追着韶梦璃上了一辆车,卿一一带着洋洋上了另一辆车,然后顾小珏和韶梦璃被西区的安检找到了,卿一一和洋洋,被绪佑救了。

    王小二就是卿一一,卿一一带了刀出门,那把锋利的尼泊尔,用来割破运药车斗上的帆布,轻而易举。

    当时战场又乱,卿一一割破了车斗上的帆布,和洋洋从车斗上翻下来的。

    想来,卿一一的性格从来都是满嘴跑火车,源自于她从小早慧,又看了太多肥皂剧,一个孩子出门在外,自然不能轻易相信别人,所以极有可能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对陌生的人,会说谎保护自己。

    再给自己胡乱编个身世,制造一个又傻又萌又天真又可怜的弱势形象,让人放松警惕。

    卿溪然猛的一下,放下了心来,再一看她手里的资料,正是关于她的资料。

    那叠资料里,是关于她和卿一一的尽量详细档案,还有她的外祖、水淼、彭袁英、李晓星的详细档案。

    甚至还有卿溪然的社会人际关系档案。

    这些社会人际关系档案里头,就有漆雨轩和洋洋妈。

    这个小龙人,除了没查出她的身份证号,及她曾经在珠心算驻防总队服役的履历外,其余的部分,将她给扒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她在服役期间,代表华夏参加国际心算比赛的资料,也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