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207 得了这种病

207 得了这种病

 好书推荐:
    “咦?怎么……”

    躲在远处的文静,好奇的睁大了眼睛,看向站在镜子前的卿溪然,问道:

    “怎么没有了。”

    卿溪然静静地站着没动,几乎纹丝不动的那种,正当文静以为她根本就不会回答的时候,卿溪然突然说道:

    “系统升级完毕了。”

    “什么?”

    什么系统升级完毕了?文静没有听明白,她看着卿溪然,眨了眨眼,见卿溪然没有回答的意思,她也不敢多问。

    又听得卿溪然说道:

    “走吧,上房车,我们离开这里。”

    “去哪儿?”

    “这里面很危险,5o%的可能有变异怪,你我都要留条命给孩子,得平安的等着孩子回家,在时代基地没有排查出危险之前,我们不能待在这里。”

    说这话的时候,卿溪然脸上终于有了些人性化的东西,她的眼尾泛红,那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憋不住的泪光,然后转身,拉开房门,出了院子,站在了暗恙面前,敬了个驻防礼给暗恙,道:

    “劳烦你们,跟我一起往北去截车。”

    文静紧跟着出了门,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去了车库上房车。

    她现在肚子大了,已经开不了车了,所以卿溪然安排了暗恙上房车,给她开车。

    卿溪然留在原地,吩咐剩下的驻防,以及赶了过来洛北,她要去找她的女儿,所以基地里的事情,需要做些安排。

    不等卿溪然吩咐完洛北,申小曼就眼眶红肿的哭着跑了出来,她的背上背了一个很大的包,几乎所有远行的行李都收进了这个包里,站在了卿溪然的面前,说道:

    “卿小姐,我跟你走,我要去找梦璃。”

    她也是一位母亲,韶梦璃是被顾小珏追赶着,这才出了时代基地,申小曼焦虑的心情,并不比卿溪然和文静的少多少。

    卿溪然愣了下,点头,对申小曼说道:

    “可以,那你跟我的房车走。”

    安排完申小曼,又嘱咐了洛北几句,负责战斗的驻防各自上车,剩下的时代基地里的人,由洛北带着,全都临时撤离出时代基地,文职驻防从旁配合,往郊区去找驻防营地。

    房车一路往时代基地外面开,道路两边都是时代基地里的人,抱着孩子的,扶着老人的,受了伤的,外来者,或者原小区业主,他们在哭,都在哭……

    因为他们其实谁都不想离开时代基地,他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安稳,并不想出城去,城外有变异怪,城内因为局势关系,也非常的动荡,所以他们不想离开时代基地。

    安稳的生活来之不易,无论之前他们在这里头怎么斗争,怎么觉得时代基地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等到真的有一天,他们要离开时代基地了,才现外面的世界,让他们充满了恐慌。

    但是卿溪然没有别的办法,现在除了卿一一,她根本无心打理时代基地,她知道这里面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这才导致这里头的手机信号变差。

    因此,为了时代基地里的所有人性命着想,在卿溪然无心打理时代基地期间,最好所有的人,全都撤离时代基地。

    这已经是卿溪然身为人类,用着仅有的一点人性,对时代基地最负责任的安排。

    除此之外,卿溪然不能放下自己的女儿不去找,转而专心致志的帮时代基地排除危机,她还没有伟大到这个程度。

    暗恙将房车徐徐开出去,后面跟着一辆防弹车,一辆越野车,这次负责跟卿溪然去截车的,依然是绪佑派来,负责卿溪然和卿一一安全的那十个驻防。

    现在距离卿一一失踪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绪佑的电话打不通,卿溪然就只能亲自去寻找卿一一。

    但实际上,绪佑已经在湘城里面了。

    他是从北区赶回来的,杀了一波变异怪,匆匆洗了个澡,带了一车的礼物给卿一一,再一次准备跟卿一一正式认识一下。

    但是他在开北街的当头,现了一伙人,正在伏击三辆大卡车。

    那大卡车的其中一位司机,还是他认识的,正是经常往他的营地去,给驻防送药的那位,名字叫做赵奋勇的,已经死了。

    绪佑开车到开北街的时候,一伙人正将三辆卡车的三名司机尸体给拖出驾驶座。

    见到这种情况,绪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将手机静音,停下车子,原地隐蔽,观察环境,细数对方人数,掏出枪来开始射击。

    一枪一个,一枪一个,弹无虚,百步穿杨。

    谭石就在这个时候赶到,他带着人来的时候,现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那群伏击时代基地三辆卡车的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赵奋勇他们三个司机全挂,压车的也是无一活口。

    但对方人数太多,他们戴着口罩蒙着面,本是伏击时代基地的药品车,现在反被绪佑伏击,正在到处找暗中放子弹伏击他们的人呢。

    又见的谭石一伙人来了,其中有人似乎认识谭石,吹了声口哨,认为就是谭石伏击的他们,便是纷纷转身,跟谭石的人打了起来。

    话都不说一句。

    还不等谭石和那些个蒙面搞伏击的人打个分明,隐在暗处的绪佑,原本还偷着乐呵,就看见那你来我往的打斗中,不知哪儿冒出来俩小孩儿,直接趴在地上匍匐着往前,其中一个小男孩儿被一个成年人给踩了一下头,晕了过去。

    另一个小女孩儿回头去扯那小男孩儿,哭着将小男孩儿给拖啊拖啊,拖啊拖啊的……一边拖,还得一边注意着那些大人的脚,真是怪可怜的。

    绪佑忽见这么一个小不点儿,在混乱的战场上,一脸眼泪的抱着自己的小伙伴,怎么都走不出这个混乱的战场,也怎么着都不肯撒手抛弃掉小伙伴,他的心脏猛然一缩,不知道为什么,疼得要命。

    这股钻心的疼,让绪佑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心脏,他觉着自己莫不是得了什么心脏病,这年纪轻轻的,卿溪然还没正式娶回家,就得了这种病,也是糟心。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