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59 郊外的人

159 郊外的人

 好书推荐:
    末世让每个人的情绪开始产生撕裂,顾钰在一面试探毛哥的底线时,又开始频繁的召见李晓星。

    越是在这种紧张对抗的时刻,他越是需要发泄自己的情绪,不光光是他自己,其实每个人都一样。

    只是因为,开南街上频繁发生打斗火拼,顾钰的很多女人都不敢往开南区来,就连欧明凉都不敢,就只有一个李晓星,曾经当过驻防,见过那么些大场面,她就敢来开南街争宠。

    这情绪发泄的够了,顾钰也感念李晓星的陪伴…对外他只能这么说,实际上,他的物资要见底了,毛哥又迟迟不给物资地址。

    顾钰想想估计是没办法利用水淼逼出卿溪然了,便干脆明面上卖李晓星个薄面,实际上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把水淼给放了算了。

    对顾钰来说,开发区系统也就放了水淼一个人,对开发区此时此刻的局势,根本就影响不了什么。

    所以放了之后,派个安检再时刻关注着水淼的动向,也成。

    罗楠负责带水淼回他自己的家,在路上的时候,给卿溪然打了个电话,告知了顾钰将水淼放了一事。

    电话那头,卿溪然正在看着自己画的开发区地图,电话摁了免提,放在桌面上,她听完罗楠的汇报,便是说道:

    “送他回去做什么?直接把他送到南区去。”

    “送到南区?”

    罗楠开着车,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他的后面,双手还戴着手铐,一脸苍老的水淼,不太明白卿溪然的意思。

    不是说,水淼是卿溪然的亲生父亲,卿溪然才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去营救水淼的吗?

    现在南区和开发区正打得火热,卿溪然要送水淼去南区,这是几个意思?

    “对,送到南区,让他告诉南区和开发区的执行官,关于他被关押的地址,并说他是自己逃出来的,其他的,让他自己编,他如果问起来,你就告诉他,郊外的人让他这么做的。”

    为什么要这样说?罗楠心中有疑问,但他就坐在水淼的前面,并不好跟卿溪然多说什么,卿溪然怎么说他先怎么做,只管配合就成。

    于是罗楠调转了车头,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另一条从开发区进入南区的街上,跟封锁道路的同僚打了声招呼。

    现在南区和开发区已经正式开杠,所有开发区通往南区的道路都被堵死了,开南路只是通往南区的一条主要干道,南区和开发区的大部分安检都在这条路上彼此对峙着。

    实际上也有别的路可以进入南区,只是其他的路上也有人防守,也设置了路障,只不过人数没有开南路上那么多而已。

    罗楠走的这条路,负责封锁道路的这个同僚,家属都在时代小区里面,所以是罗楠的“自己人”。

    便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罗楠就送了水淼出了南区。

    南区和开发区的路障之间,会有很长一段空白道路,他们称之为“缓冲区”,罗楠将车子停在缓冲区里,又将水淼从后车厢请了出来,并给他将手腕上的手铐打开。

    “去吧,去南区,找你的主子,说你是自己逃出来的,告诉他们开发区系统职工被关押的地址,自己编一个故事,让他们相信你。”

    沉沉的暮色中,罗楠给水淼示意了一下南区的方向。

    形容枯槁的水淼,晃了晃身子,看着罗楠问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不是听我的,是郊外的人让你这么做的。”

    罗楠说完这话,看着水淼的神情大变,只听得水淼很激动的问道:

    “我老婆呢?我女儿呢?是郊外的人让你来救我的吗?他让我去南区,可我老婆和女儿怎么办?”

    这绝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乱,水淼很早之前就投靠了绪佑,现在绪佑让他只身一人去南区,可也总该交代交代,他老婆女儿的动向吧。

    “你问你哪个女儿?”

    罗楠很认真的询问水淼,他是真的不知道水淼问的是卿溪然,还是李晓星。

    却是见得风中,水淼头发灰白,颤颤巍巍的看着罗楠,眼中有着片刻愣神,他晃然想起来,他还有个女儿,除了李晓星之外,还有一个女儿叫卿溪然。

    只是…陡然间遭逢大难,被囚禁多日的水淼,每天都活在惶恐之中,生怕自己无法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忽然有一天重获新生,他就把卿溪然,这个他常年忽略了的女儿给忘了。

    方才,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只是李晓星而已。

    水淼便是抖着嘴唇,问道:“我有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叫卿溪然,你认识吗?知道她还好吗?”

    “你老婆女儿都没事,卿小姐也没事,你这次能出来,卿小姐也从中斡旋了很久,就这样,保持联系,你老婆会给你打电话的。”

    大概,罗楠应该可以理解卿溪然,为什么能够这样毫无感情的,把水淼送进南区了,罗楠又不傻,他当然能看到水淼方才的态度。

    水淼想问的是李晓星这个继女,要不是罗楠提醒,水淼根本就没想起卿溪然来。

    又说起彭袁英一定会给水淼打电话一事,因为罗楠现在居住在时代小区里,他自然知道,彭袁英也在时代小区里,并且,卿溪然给了彭袁英每天5分钟的自由通话时间。

    罗楠猜想,这是卿溪然在逼彭袁英向李晓星施压,早些从顾钰的手中营救出水淼。

    很显然,现在卿溪然和那个“郊外的人”,需要控制水淼,让水淼去南区办事,所以李晓星和彭袁英的住处,罗楠不可能告知给水淼。

    卿溪然的住处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罗楠也猜想得到,卿溪然肯定会让彭袁英给水淼打电话,如同让彭袁英给李晓星施压一样,拿捏着彭袁英向水淼施压。

    这是罗楠与卿溪然近距离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以后,琢磨出来的。

    别看卿溪然深居简出,表面上就是个身体孱弱,带着孩子游手好闲的一个宝妈,实际上,这个宝妈内里,大有文章。

    罗楠和卿溪然的利益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保护好时代小区,所以他不会出卖卿溪然。

    他心甘情愿听从卿溪然的吩咐。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