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55 理论上的王者(谢神他妈抗压样万赏加更)

155 理论上的王者(谢神他妈抗压样万赏加更)

 好书推荐:
    一键复制到最后,卿溪然现自己现在陷入了一个怪圈。

    就是,当她去一键复制工具书,来为化检专业书注解的时候,又会触类旁通的需要别的书,来为这本工具书里不明白的地方注解。

    几天之后,卿溪然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座m国国会图书馆,才能搞明白化检这门学科。

    而几天之后,她收到了化检驻防递送上来的,《关于“艾草”与“驱蚊草”的初级检验报告》。

    在这份《初级检验报告》里,证明时代小区里的艾草与驱蚊草这两种植物,对人体是无害的,基本功效却比在末世之前的艾草与驱蚊草强化数倍。

    这份报告,将卿溪然成功的带离了这个,“需要一门学科知识来为另一门学科知识注解”的怪圈。

    因为她的注意力被这份漏洞百出的《初级检验报告》给吸引走了。

    看完了报告之后,卿溪然就拉了所有化检驻防开了个会,用她刚刚学到的化检学皮毛,问了这些化检驻防几个很明显的漏洞,她希望化检能给出更专业点的,更全面一些报告。

    有一些成分及元素,在化检领域里其实还没有被证实,对特定人群到底是有害还是无害的,比如有些人会对艾草和驱蚊草过敏,虽然大多数人都不会,但不排除一定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那么现在来说,末世之后,这些成分和元素的效力被放大,对于这种会对艾草和驱蚊草过敏的人,那就是致命的毒药。

    将来时代小区里的药膏是要供给驻防的,谁都不想看到驻防的命,没被变异怪杀掉,没被穆峰亮整死,没被这湘城混乱的局势给坑死,到最后,居然死在小小的一罐药膏上吧?

    虽然这个几率微乎其微,可是不能因为几率小,而忽略这样的可能性啊。

    卿溪然在化检别墅里,讲得很认真,禾日复本来在旁边旁听,最后见卿溪然越讲越专业,越讲越精辟,他想赶紧的找纸和笔,把卿溪然讲的一些专业知识给记下来。

    结果抬头一望四周,那些化检驻防早就开始在做笔记了,包括当中年纪最大,在驻防里搞了一辈子化检的化检队长,都在做笔记。

    一个会议开下来,卿溪然讲的是口干舌燥的,大家听得是酣畅淋漓的。

    这样专业的化检会议,没读十几二十年化检专业书,怕是讲不出来。

    这时候,他们才是真正明白了在来之前,绪长官特意叮嘱他们的话:在卿小姐面前,能多谦虚,就得多谦虚,别看她对你们说的,她现在不懂,你等她几天再看,她转个身回来,就能在相关领域里面,把你们怼的哑口无言。

    但是呢,绪长官还有后面几句话,特别意味深长,教人难以明白,他又说了:卿小姐就是理论上的王者,实际操作上的菜渣,所以也不要在她面前太过于自卑,理论问她,实际动手操作,还是得靠自己。

    这是让化检驻防自己给自己挽尊的意思吗?

    等卿溪然站起身来,要回自己家别墅吃晚饭了,几个化检驻防急忙围过来开始问卿溪然问题,特别是化检驻防队的队长,竟是很热情的邀请卿溪然,道:

    “卿小姐在化检领域造诣颇深,不知道能不能来我们这里坐镇,有了卿小姐的加入,我们化检小区里这些植物的工作进度,可就快上很多了。”

    卿溪然已经走到了门外,她的身后跟着禾日复,卿溪然一听,便是愣了一下,面上很谦虚道:

    “队长,你说客气话了,我才刚刚接触这个领域,还没深钻呢,比不得你们这些搞了一辈子实战的老驻防了,我说的那些东西,全都是临时抱佛脚来的,搬运知识我可以,实战,我只能束手无策了。”

    实话,她真的说的是大实话,她总共还没看十天的化检专科书,真是临时抱佛脚,而且真的就如她自己所说的,对于化检这个庞大的,宛若海洋一般的知识领域,她接触到的,真还只是皮毛。

    很多更深层次的东西,她拷贝进了自己的大脑里,但是,有拷贝,却没有懂。

    只是她明明说的是大实话,却是教那些化检驻防一个个都汗颜了。

    要知,化检专科书之难啃,工具书之众,内容之枯燥,学海无涯之令人绝望,有可能他们为之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卿溪然这样的优秀。

    她的脑子里仿佛装了很广袤的化检知识,说什么都是信手拈来,还能说出这些研究现背后的故事。

    果然是,满罐子不荡,半罐子晃荡,越有天赋的人,越是谦虚,相比较卿溪然这样的,在化检方面天赋出众的人来说,在座这些曾经在化检领域里拿过高分的人,真是要好好的审视审视自己了。

    他们应该放低自己的姿态,学习卿溪然的谦虚,不能做出了点儿成绩,就夜郎自大,自觉已经学有所成了,实际上,其实大家在这个领域里,都还只是学到一点点皮毛而已。

    不,卿溪然说她只学到皮毛,那他们就只学到毛,还没学到皮!

    便是这样,拿着一堆理论知识,无意碾压了众实战人才的卿溪然,见化检驻防一个个面上谦虚模样,也是汗颜的,带着禾日复赶紧告辞了。

    刚走出化检别墅,禾日复便追上来,与卿溪然并肩走着,疑惑道:

    “我不太明白,卿小姐,既然你有这么丰富的化检知识,为什么不去帮他们的忙?现在社会人才缺失严重,光是这几天,我们小区所统计出来的植物种类,就多达了三百多种,为什么你不去帮他们呢?”

    化检驻防的工作量是巨大的,他们也是应了卿溪然的要求,在加班加点的化检小区植物,因为艾草和驱蚊草是目前用的最多的两种药材,但光是化检这两种药材,就已经让化检没日没夜了。

    所以禾日复是真的不明白,大家都在时代小区里,卿溪然也没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每天就是在家带带孩子,刷刷手机,这么高的化检天赋,为什么不为那些化检驻防出一分力,平白浪费了她辛苦读了这么多年的化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