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44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144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好书推荐:
    “就是咯,你不愿捡垃圾,脏活累活干不了,没技术没力量没脑子,除了勾引男人有些手段外,你与李晓星能干什么?”

    卿溪然在彭袁英的背后停下来,垂目看着她,眼神中全是冰冷,道:

    “你今天提着大小行李来投奔我,我这个做继女的,也不能对你见死不救,从今往后,你就在时代小区里好好的住下,好好的告诫你女儿,千万把顾钰给伺候好了,同时,水淼那边你也得每天关照着,让他好好替驻防办事,你才有一口饱饭吃,是不是?”

    养个闲人,总不能一点用处都派不上,水淼迟早得放,李晓星跟在顾钰身边,也是一枚棋子,棋子身边的棋子,都是有用处的。

    而且,卿溪然没说错,她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彭袁英不就是想来时代小区里住吗?可以啊,没问题啊,住呗。

    而后,卿溪然展目,看着远处的风景笑了一下,道:

    “不过彭阿姨,我们小区纪律严明,你住进来之前,有几件事我必须告知你,第一,时代小区没有毛哥的批准,不能进,不能出;第二,通讯工具全部都只能实现内部通讯;第三,不要试图逃跑,除非你想死。”

    只能实现内部通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卿溪然还打算她最近忙完了,就在时代小区的内部局域网里,布一些学习资料,好让时代小区里的人学学。

    比如,如何种植农作物,如何晾晒中草药……

    这些知识,卿溪然脑子里都有,她自己未必会去身体力行的做,但是她会写,写出来让时代小区里的人学啊。

    “卿溪然…卿溪然…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彭袁英越听越觉得不对味,她还没完全弄清楚卿溪然到底要干什么,只是凭直觉知道卿溪然是没安好心的。

    可是没安好心在哪里,她弄不太明白。

    事实上,她今天提着大包小包来之前,都已经想好了,水淼莫名其妙的被绑,她和李晓星的靠山瞬间就没了。

    现在她和李晓星分头去找人,她带着大包小包的来时代小区门口哭诉,李晓星把顾钰想办法带过来,让他看看她们母女俩的惨状。

    彭袁英和李晓星要救水淼是其次的,抱上顾钰的大腿,又借顾钰的手,送她们母女去占卿溪然的房子,这才是最主要的。

    结果,估算错误,彭袁英现在是进了时代小区,可是进来之后,她的处境,却完全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回事儿。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卿溪然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彭袁英还没琢磨明白,就被卿溪然一抬手,吩咐暗恙拖着彭袁英,去了时代小区一栋离她很远的空别墅里住着。

    卿溪然也不要彭袁英做什么,就养着她,平日里派两个男业主给看着门儿,不让彭袁英出来碍眼,有需要的时候,让彭袁英给李晓星和水淼打个电话,联络联络他们一家人的感情。

    这就是彭袁英如今最大的作用了。

    搞定了彭袁英,卿溪然就回家吃饭去了,到了中午的时候,罗楠来了,带了顾小珏。

    卿溪然家的别墅里,文静翻了个白眼,指着罗楠一句话没说,摔了手中正打着毛衣,进了厨房。

    客厅里站着的罗楠,一脸为难的看看卿溪然,手掌放在顾小珏的细瘦的肩上,往前推了推这个孩子,说道:

    “叫卿阿姨,乖一点,叔叔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

    顾小珏一双眸子,倔得跟驴似的,她不情不愿的上前,对坐在沙上看手机的卿溪然,相当不服气的喊了一声,

    “卿阿姨。”

    本在坐在沙上,不太愿意搭理顾小珏的卿溪然,一听,便是稀奇的抬头,看着罗楠问道:

    “你怎么教的?真是太阳打从西边儿出来了。”

    之前还一副见着仇人的模样,冲卿溪然张口一个贱人,闭口一个贱人的喊着,现在这个顾小珏,竟然肯乖乖的喊她一声卿阿姨。

    这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吗?

    罗楠叹了口气,低头对顾小珏说道:

    “你先到外面去玩儿吧,我和卿阿姨有正事先聊聊。”

    站在罗楠身边的顾小珏,便是瞪了卿溪然一眼,转身跑出了卿溪然家的别墅。

    等顾小珏走后,罗楠才是将顾钰打了顾小珏,然后顾小珏跑了,他找了顾小珏一天,终于在某条阴沟里现顾小珏的事情。

    他很是为难的对卿溪然说道:

    “这孩子,我以前觉得难教,看起来很坏,但是想想也真的是可怜,顾队长新找的那个欧明凉,据说每次都会趁顾队长不在,殴打和虐待顾小珏,这种事儿,孩子怎么说得清楚?欧明凉还反过来告黑状,把个孩子生生的给逼跑了。”

    “那你现在怎么打算?”

    卿溪然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罗楠,她理解罗楠的善意,身为安检,不正是做这些扶贫帮弱的事情吗?

    但是罗楠带着顾小珏,这算怎么回事儿?文静看起来很不喜欢顾小珏,卿溪然对顾小珏无感,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自然,更不可能去沾顾小珏的边,接手顾小珏这摊子事儿。

    所以,罗楠打算怎么办?同情一时爽,谁都有同情心泛滥的时候,但是现在这么个世道,在散自己同情心的同时,也应该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善后的问题。

    罗楠有些头疼,揉了揉额头,说道: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为难,但是…溪然,我想着,既然时代小区里面,都已经收留了这么多安检的家属,这里多顾小珏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而且,顾小珏在时代小区,将来,也是牵制顾队长的一个手段,你说是不是?”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沙上,卿溪然清清淡淡的坐着,她很理性的对罗楠说道:

    “但是你也要考虑到这个孩子能不能教好,我们有没有必要为她倾注资源,很明显,你看她已经五岁了,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她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