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35 满嘴跑火车

135 满嘴跑火车

 好书推荐:
    销售人员的本意是趁着老板失踪,租掉房车好卷钱买物资,姿态上就有些懒。

    但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尽职尽责的给卿溪然介绍着。

    现在经济不景气,市场比较萧条,房车旅游租赁的市场也受到了冲击,老板还一个多月没来上班,也不给他发工资了。

    要不是顾钰号召要店铺要重新营业,还派人挨家挨户的打电话喊人出来经营,否则就别想用钱买物资了,这个业务人员都不太愿意来。

    后来还是被顾钰手中的高物价给逼的,不得不出来想办法卷钱,这个也算是世事所迫了。

    他推给卿溪然的这辆房车又因为太高档,所以公司引进回来之后,一直乏人问津,如果卿溪然想要租赁,业务人员恨不得不要卿溪然的押金最好。

    “这么好的车,你们怎么不卖掉呀?”

    文静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位业务,她因为跟卿溪然走得比较近,所以现在也觉得现金与虚拟货币,根本就没用。

    还不如把这些房车全都卖掉变现,也省的按天收取租金这么麻烦。

    那名年轻的业务人员但笑不语,他当然不会告诉文静,实际上按天收取租金,从长远的角度来说,绝对比直接出售一辆房车,赚得钱更多。

    他虽然是给老板打工的,但为人并不笨,他如果能把这里的房车租出去,每天都有租金可以收,这些租金全都是打在财务账户上的。

    公司财务室的电脑,可以实现财务转账功能,他只要把所有房车都租出去,根本就不需要同别人一样去银行想办法,他就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可以挪用去买顾钰手里的物资。

    所以,杀鸡取卵,还是养鸡圣生蛋,房车业务员自有自己的主意。

    “就这辆吧。”

    卿溪然看了一眼这个聪明的业务员,指着房车租赁公司,那一辆全新的豪华黑色油亮大房车,掏出了自己手机来给看业务人员看西瓜信用分。

    她从不偷税漏税,信用卡按时还款,花呗借呗用多少还多少,信用分保持的非常好。

    业务人员很激动的给她拿来一大叠的资料,让卿溪然慢悠悠的一项一项的填好。

    在还车日期上,业务人员看见卿溪然划了一道斜杠,表示还车无期限。

    不过这也没关系,很多有钱人租房车,不会只租个一天两天的,大部分都是开车出去,带一家人去旅行,什么时候旅行回来了,什么时候还车。

    反正有钱就是任性呗。

    等卿溪然在填资料的时候,暗恙走过来,交给了卿溪然一只擦干净了血迹的手机。

    然后看了一眼站在卿溪然身边的卿一一小朋友一眼。

    他交给卿溪然的手机,是被撞死的那两个小龙人黑西服男人的,因为当时形势发展的很快,驻防动手的也快,所以并没有给这两个黑西服男人,更多的时间删除手机里的资料。

    但是手机有密码锁的。

    卿溪然看了一眼黑屏的手机屏幕,先放入口袋里,把表填了再说。

    卿一一小盆友闲着无聊,戴着口罩去找暗恙聊天去了。

    她昂着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在卿溪然身边,立正站成了一杆旗帜的暗恙,天真的问道:

    “哇,叔叔,你有多高啊?”

    暗恙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小不点,因为小盆友戴着口罩,他也判断不出卿一一的年纪,便没有回答她。

    但是他们内部一直都有传言,卿小姐的女儿是有七八岁的,现在看这个身高,似乎不太像七八岁的孩子。

    暗恙并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他只按照命令行事,绪佑下达命令,他严格执行,并保证执行过程中不出差错即可。

    所以,他及他带领的这一支小队,从来不会主动去窥探卿溪然家的别墅内部是个什么光景,更不会随意与人开口打听卿溪然的隐私。

    绪佑没有吩咐他们做的事情,他们一样不会多做,驻防当久了,他们的思想都会被僵化与固化。

    比如说现在,暗恙只觉得卿一一矮,除此之外,他的联想并不多。

    而卿一一呢,她这几天陪俩小屁孩儿玩,早就被憋坏了,除了妈妈和洋洋妈妈、洋洋爸爸外,就没和第四个成年人说过话的卿一一,显然不打算放过暗恙。

    她看暗恙长得细皮嫩肉的,挺帅,便学着前天看过的居委老太太的口吻,问道:

    “小伙子啊,你多大了啊,有没有女朋友啊?结婚了吗?”

    “你才多大?关心这个做什么?”

    暗恙板着脸,看着卿一一那一双很是“沧桑”的眼睛,忍不住询问她的年纪。

    “我八十多了。”

    卿一一捶了捶自己的小腰,完美化身成为一个矮矮小小的老太太,又与暗恙攀谈道:

    “小伙子不错,好好站着,我让我妈妈给你发奖金。”

    “你八十多,长这么矮?”

    旁边有个便衣驻防忍不住逗卿一一,这孩子太滑稽了,智商挺符合她七八岁的年纪,就是长得太矮。

    “我得了侏儒症啊。”

    卿一一最近除了看居委会大妈电视剧外,还看了封神榜,里面就有个小矮人,所以,反正都是跟人聊天嘛,随便瞎扯呗。

    “卿一一!!!”

    坐在大厅里,一头黑线的卿溪然,受不了的喊了一声卿一一,把这个祸祸给喊了回来。

    她看到门边站着的十个驻防,全都用着一副啼笑皆非的眼神看着她和卿一一。

    这孩子,真是个祸祸,满嘴跑火车,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卿一一撇嘴,蹦蹦跳跳的跑回了妈妈的身边,又跟着跑到洋洋和韶梦璃那儿去捣乱。

    罗楠和文静也在询问房车的租价,他们也准备在这里租一辆房车。

    不光他们俩想租,估计没一会儿信息传开后,很多人都会想要来这里租一辆分房车。

    然后,他们选了一辆仅次于卿溪然的那一辆房车。

    反正对罗楠来说,现在手里什么都不多,就是钱最多,没有用的钱,要多少有多少。

    因为顾钰其实收了钱上来,他自己都不知道拿着这么庞大的一笔钱做什么去,除了到剑麻家主那里花钱买水,这些钱就没别的用处了。

    顾钰就全交给罗楠,让罗楠给他先管着。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