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26 请绪长官放一百二十个心

126 请绪长官放一百二十个心

 好书推荐:
    卿溪然回过神来,黑着脸,立即将手机立即收回来,关了免提,放在自己耳边,对里头的绪佑轻声蹙眉道:

    “你声音尽管再大一点!!!我头疼,你是想我死吗?”

    这个人真是炸起来就不管不顾了,还真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对顾钰说话,一股上位者的语气,这是一个“服从.归顺”了顾钰的人的口吻吗?

    “不吼你,老子弄死他!”

    绪佑吼着,直接挂断了卿溪然的电话。

    她微微蹙眉,心中一顿懊恼,看向顾钰,低声道:

    “顾队长该走了。”

    夜色中,顾钰的脸色很不好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卿溪然,咬牙问道:

    “这个毛哥,究竟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顾钰浑身杀气迸发,头一偏,“砰”一声,一颗消音子弹,擦过他的耳际,打在了卿溪然家的围墙上。

    顾钰脸色一白,看向铁门内的卿溪然,问,

    “他要杀我?”

    若不是他最近感觉灵敏了一些,及时躲过了,这颗子弹就直接射进他的脑子里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卿溪然,浑身冷的可怕,背后别墅的灯光,反衬了身穿黑色毛衣的她,完全看不清表情。

    她伸手,冰冷的手握住了身边文静的手。

    文静本来有些懵,怎么这接个电话的功夫,就冒出狙击子弹来了……

    她有些心慌,但一摸道卿溪然冰冷的手,便立即鼓起勇气来,撑住了卿溪然。

    又一颗消音子弹射出,被顾钰再一次躲开,铁门内的卿溪然抿了抿唇,对顾钰沉声说道:

    “走,如果你还想要拥有现在的一切,就不要再来招惹我。”

    说完,她阴着脸,转身,撑着文静进了别墅,任由院子外的顾钰被人狙击。

    绪佑的脾气真是太坏了,究竟是什么值得他发这么大的脾气?顾钰还没进她的屋,也就隔着铁门与她说了几句话,绪佑就炸毛了……

    可当着外人的面儿,卿溪然也不好直接跟绪佑争论,只能转身先离开这个战场。

    至于顾钰死不死,能不能躲过狙击手的子弹,到了那一步,其实对卿溪然来说,也没有多重要。

    大不了,她甩了这个盘,带着卿一一再去接一个盘,重新画个安全区域……

    外头的顾钰并没有被暗中而来的子弹狙击,他臭着脸逃离了卿溪然的12栋别墅,心里头对这个毛哥很恼火,非常非常的恼火。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已经很久没有人不给他颜面,训他宛若训孙子般,劈头盖脸的一顿骂,竟然还对他报了必杀的决心,在暗中开枪狙击他!!!

    这个毛哥,究竟是什么人?现如今,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黑涩会?还是某个顾钰都不知道的势力?

    他退离,不再招惹卿溪然,至少在他理清思路之前,暂时不会再来招惹卿溪然了。

    进了卧室的卿溪然,被文静扶着躺到了床上,刚要走,却被卿溪然握住了手。

    文静便是坐在卿溪然的床沿边,问道:

    “溪然怎么了?”

    “毛哥的姓氏,不要告诉任何人。”

    卿溪然躺在枕头上,一脸苍白,很是凝重的交待文静,

    “我们这个小区,能有现在这么平静安稳,全靠毛哥,他的姓,你不能说出去,说出去了,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会有危险。”

    “我不说,我绝对不说。”

    虽然不明白,毛哥姓“绪”,“绪长官”三个字为什么不能说,但文静现在跟卿溪然是一国的,她们的孩子都在这个小区,相比较外面的混乱而言,时代小区就是一个伊甸园。

    所以卿溪然让文静不要说,她就铁定不说。

    然后,文静一脸心疼的替卿溪然拉了拉被子,

    “你别操心那么多了,看看你这脸都白成什么样儿了,先睡会儿吧,我来看孩子。”

    见卿溪然开口要说话,文静便是打断了她,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让孩子出去,不要露脸,不要让她们乱动房子里的铃铛,知道了知道了,我都知道的。”

    见文静一幅很关照她的模样,卿溪然也是笑了笑,闭了闭眼,看着文静给她关了卧室的等,拉上房门出去了。

    但是卿溪然并没有睡意,她只是被绪佑一声吼给差点儿吼晕了,撑过一阵头痛高峰期就没事了。

    目前她的头还在天旋地转的痛着,除了躺在床上,走路都稍显困难,便只能循了文静的意思,在床上躺着。

    正当卿溪然闭目蹙眉,忍着头疼时,放在床头的手机亮了一下。

    是绪佑发来的短信。

    【绪佑:暗恙说你被扶着进了门,没事吧?】

    【卿溪然:没事。】

    回完绪佑的短信,卿溪然将手机捏在手里,侧了个身,闭眼。

    哪里是没事?现在的她感觉整个天地仿佛随着她这一个转身,突然调了个个儿,她的人,仿佛要被这一转身,甩离出这幅躯壳般。

    虽然头很疼,但卿溪然不可否认,她现在的这种感觉,很是奇妙。

    【绪佑:以前一直没问你,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在吃止痛片,为什么?】

    【卿溪然:大姨妈疼。】

    绪佑的短信一直在响,卿溪然恍恍惚惚的回着,并不打算节外生枝,告诉绪佑她的脑子究竟怎么了。

    然后,绪佑的话题就往今天发生的事情上引,全都是在问她今天和顾钰谈的具体内容,顾钰到底什么意思,顾钰想干什么的。

    她能怎么回绪佑?说顾钰对她有意思,想她主动背叛“毛哥”,红杏出墙跟他好?

    有证据吗?没有,顾钰并没有明说让她红杏出墙的话,是她猜出来的?

    不,这种私事,即便有证据,卿溪然也不会告诉绪佑。

    于是,她撑着头疼,敷衍着回了一两条,绪佑就给她一直不停的发短信,询问她对顾钰的感觉,宛若个查岗的丈夫般,非要她表态她是不会和顾钰搅和在一起的。

    卿溪然被绪佑折磨得没办法了,只能宛若发誓般,给绪佑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着信息,

    【卿溪然:顾钰就是一只大沙猪,我很讨厌他,我这辈子都不会跟顾钰好,请绪长官放一百二十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