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20 开发区执行官的私人行程

120 开发区执行官的私人行程

 好书推荐:
    【绪佑:你要开区执行官的私人行程做什么?我手里有穆峰亮总指挥官的私人行程,还要开区执行官的做什么?】

    【卿溪然:我又不杀穆峰亮,我要他的私人行程有什么用?】

    卿溪然忍住没有对绪佑说过份的话,她怕自己的脑容量太过宽裕,从而对脑容量不那么足够宽裕的人,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优越感来。

    这很伤人。

    【绪佑:那你要掌握开区执行官的私人行程,有什么目的?】

    【卿溪然:执行官与执行官之间,私下里会有不少的交流,现在湘城内,就只有开区因为没有安检执法,导致难民全都往开区涌,开区执行官如果想要拿回对开区的控制权,绪长官,他猜会怎么做?】

    【绪佑:求助武装力量,找出安检失控的主因,摸出顾钰,干掉顾钰,重新拿回安检主控权。】

    【卿溪然:与开区邻近的南区,与开区共用一个出城的城门,开区乱,不可能不牵连南区,他们的联系密切起来,就是南区出动安检,帮开区来清剿内乱的时候。】

    【绪佑:哦,懂了。】

    绪佑懂了啊,这湘城内的事情,他来了湘城好几年,都没彻底摸透,但卿溪然分析的,肯定是正确的,既然如此,那就多饿水淼两天,让水淼主动给他当开区执行官身边的肉眼监视器。

    懂了懂了。

    【绪佑:话说,我听汇报,会顾钰把他家那野丫头带你家去了?他什么意思?】

    【卿溪然:不知道,没分析过。】

    卿溪然不好给绪佑说顾钰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的意思呗,她若是说给绪佑听,绪佑又得炸。

    现在兵荒马乱的,很多很多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很多很多的疑问都还没解开,在这种小事上,卿溪然并不想节外生枝。

    不过由此可见顾钰对顾小珏的忽略之深,能忽略到什么程度了。

    她此前并未和顾钰有过任何深交,也就在稀碎的街头,与顾钰有过一面之缘,以及隔着铁门,有过一次并不算多深刻的对话。

    这两次,甚至都算不上正式的见面。

    顾钰竟然能让罗楠,把自己的女儿带过来她家,顾钰就这么放心卿溪然?

    不怕卿溪然虐待顾小珏?还是笃定卿溪然和顾小珏打起来,卿溪然肯定打不赢他女儿?

    有时候,将心比心的讲,卿溪然是不会放心把卿一一,交给一个并不怎么熟的人照看的,尽管笃定这个人很安全,没有什么攻击力。

    可是万一呢?

    当年卿一一读托班的时候,卿溪然就算反复分析调查过姜老师会不会虐待孩子,到了送卿一一读托班去的那一天,卿一一还没哭,卿溪然自己就先哭了。

    【绪佑:甭管他是什么意思,顾小珏那丫头是真野,谁看谁都怕,你千万别让她跟你闺女接触,你闺女那么乖,铁定被她打得哇哇叫。】

    这字打着打着,绪佑本来是想在卿溪然面前说顾钰的坏话,结果一想到顾小珏压着卿一一打,他也不管卿一一是不是比顾小珏年纪大了,反正就是心疼。

    卿一一莫名的,就是特招绪佑喜欢,他没事儿还想给卿一一打电话,可惜每次都被卿溪然接了电话,卿一一最近有了两个小玩伴,都不抢妈妈的电话接了。

    于是,绪佑又紧接着给卿溪然了条信息,

    【绪佑:把你闺女叫过来,我跟她聊聊,教育教育她怎么以暴制暴。】

    卿溪然一见这条短信,“噗嗤”一下就笑岔气了,她摇摇头,回道:

    【卿溪然:我闺女不欺负别人,那就是好的了,行了顾长官贵人事多,我也该忙着了。】

    她正给绪佑打着字,便看见时代小区后门监控里,有几个年轻的男人路过。

    一个大概十六岁,一个二十来岁,一个二十五岁,三个年轻男人都是穿着冬装,颜色不一,从穿着上没有辨识性,但是他们背了同一款背包,背包上有个1ogo,是一个箭弓的标志。

    这个标志卿溪然见过,湘城开区有一家箭艺俱乐部,常年招收一些青少儿做箭艺培训,培训费用还挺高的,一节箭艺课,大约6oo多块。

    这三个人先是站在摄像头的边缘,看着彭袁英和李晓星找时代小区后门守卫吵架,又背着背包走近了一些,仿佛在看热闹。

    但在视频里,其中那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一直在张望,又对摄像头连续看了好几眼,仿佛在判断这个摄像头的后面有没有人,或者跟如今的诸多小区一样,摄像头仅仅只是一个摆设。

    箭艺协会,三个不同年龄的青年,代表了社会的三个阶层,十六岁高中生,二十岁大学生,二十五岁社会人,,现在这三个阶层统一行动,出来探场地?……

    这是以箭艺协会组成了一个团体了吗?

    卿溪然单手撑着太阳穴,坐在皮椅里,手肘靠着扶手,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电脑屏幕,一直到那三个青年走了之后,她这才起身来。

    也没管彭袁英和李晓星还在不在监控里,直接出了书房下了楼去。

    文静已经下好了饺子,招呼了卿一一、洋洋和韶梦璃三个孩子,坐在餐桌边吃饺子,见着卿溪然下了楼,忙招呼道:

    “快来吃饺子,热乎乎的,我去给你盛。”

    她一直以为卿溪然上楼是休息去了,毕竟病美人嘛,就得多休息,哪儿能跟她一样,铁打似的,精力那般旺盛?

    罗楠正在帮卿溪然拖地,见她下了楼来,便将拖把放进了一楼客用的洗手间,洗了手过来,对文静和卿溪然说道:

    “我出去找找顾小珏,带她过来一起吃顿饺子吧。”

    “哎哟我求你了。”

    文静端着一盘饺子,放在了桌面上,手里还拿了一只小碗,里头装了调料,受不了的冲罗楠道:

    “我给你装一碗饺子,你拿给顾小珏成吗?别把她往溪然这里带,你这会儿把她带过来,简直就是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