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02 菜毙了(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9)

102 菜毙了(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9)

 好书推荐:
    这舌头被人剁了,倒也不会致命,但是疼啊,特别特别的疼。

    这几日全靠了禾日复的麻药,胡家奶奶才能消停消停,但禾日复家里,也没有多少麻药了。

    他摇着头,对卿溪然建议道:

    “卿小姐,你能不能和毛哥说说,我这里已经没有麻药了,除了麻药之外,一些必须的消毒药品,也都没有了,毛哥能不能给我找点药过来?”

    卿溪然微微蹙眉,点了下头,对禾日复说道:

    “比较难办,我尽量让毛哥帮帮忙。”

    这送水的剑麻家主昨天才找上卿溪然,说起水源的供给问题,今天禾日复又找上来,说要药。

    胡家奶奶没有麻药生疼着,说实话,对卿溪然并没有什么大碍,顶多就是嚎叫的凄惨了一些。

    但是卿溪然手里120号人,总有些人头疼脑热的,前些日子是因为禾日复家里有不少医药品的囤货,他就在时代小区外面的一家私人贵族医院上班,有门路拿到那里头的药,所以这些日子大家头疼脑热了,一直用的都是禾日复那里囤积的药。

    如果不能将药源解决,禾日复那里就不止缺麻药与消毒药了,各种人体病伤痛的必须药品,也会渐渐的缺起来。

    可是去哪里找药呢?吃的物资都已经很困难了,医院人满为患,早就爆出了医药品无法满足需求的消息,禾日复供职的那家私人贵族医院,也早就被洗劫一空了。

    卿溪然的地下室里,倒是囤了一些药,可那都是留给她和卿一一的,她没那么好心肠将这些药品贡献出来,那太损己利人了。

    还是得从别处想办法。

    答应了禾日复,又与这位医生站在院子铁门处聊了会儿,禾日复就走了。

    她正准备关上铁门,一只大手横空挡住了要阖上的铁门。

    卿溪然猛然睁眼,心中狂跳,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无数个念头。

    却是看着头上戴着黑色鸭舌帽,一身黑色棉夹克,身材颀长精健的绪佑,就这么抬脚进了她家的铁门,便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吓的。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绪佑压了压鸭舌帽,伸手,探往卿溪然的额头,充满了关切的问道:

    “生病了?”

    卿溪然直腰往后一让,躲开了绪佑的手,很平静的回道:

    “没睡好,这几天都没睡好,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情。”

    而后,她垂目,看着绪佑的另一只手,提了一大盒的芭比娃娃玩具,就是那种有桌子有椅子,有梳子,有漂亮的小礼服。

    这是送给卿一一的。

    莫名的,卿溪然叹了口气,压下内心重重疑窦,面无表情的撇过了头去,很是冷淡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顾钰今天要来你们小区,就水源问题和毛哥谈谈?”

    绪佑已经习惯了卿溪然的冷淡,并未觉着她这态度有什么问题,又道:

    “所以我过来策应策应,万一他又找上你家门来,老子跟他打一架!”

    他来也不是没别的,就是冲着顾钰来的!

    “幼稚!”

    面无表情的卿溪然转身,实在忍不住骂了绪佑一句,引着绪佑到了别墅侧手安置的桌子边坐下。

    这张桌子靠近厨房的门,被一大簇剑麻给遮蔽了起来,空间很隐蔽,很适合谈事情。

    绪佑有些奇怪的坐下,将玩具放在桌面上,问卿溪然,

    “你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好歹我还买了礼物给你女儿。”

    面色苍白的卿溪然,穿着一身长款的黑色毛衣,拢了拢身上的大围巾,看着绪佑,冷漠无情道:

    “本来连院子都不打算让你进。”

    因为她的心中有疑惑,所以根本就没打算招待绪佑进她家院子,可是绪佑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跟她有杀身之仇的人,带着一股说学逗唱风,跑来说要跟顾钰打一架。

    卿溪然就不自觉的心软了,这才引着绪佑坐到了她家的别墅外面,极限了!

    她竟然心软了?

    卿溪然有些受不了自己,带着对自己的一股气,转身打开了厨房的门,从里头拿了茶具出来,放在了桌面上,当着绪佑的面,给他泡了一杯茶。

    “你今儿怎么了?心情不好?”

    绪佑一双黑眸追着卿溪然转,手捧着卿溪然递过来的茶,吹了吹,喝了口热茶,看着卿溪然坐在了他的对面。

    一整套茶具,她只给他泡了一杯茶,自己却未喝。

    “绪长官。”

    面无表情的卿溪然,并未回答绪佑,只是坐在藤椅里,一身羸弱的突然说道:

    “你会不会很奇怪,我为什么没喝茶?”

    绪佑愣了一下,又喝了一口手里的茶,很耿直的问道:

    “你嫌茶烫?”

    对面的卿溪然,便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个人真是不要太搞笑了行吗?

    然后,她强憋住笑,撇过头去看剑麻的叶子,尽量让自己显得无情些,冷声说道:

    “你还真是没什么警惕心,就你这样一个身份的人,四面楚歌,只身来我家,就不怕我给你下毒?”

    这也实在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男人,所能做出来的事,卿溪然有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额头,绪佑真杀过她的话,会这样毫无警惕心的,坐在她的面前,喝她泡的茶?

    他就不担心她若是想起什么来,会找他报仇吗?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射杀过她的不是绪佑,她从记忆碎片里看到的,又是怎么回事?

    然后,卿溪然见绪佑一张帅气英武的脸色,偏生挂着一脸懵逼,她强行抚平嘴角,看似玩笑道:

    “你要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很糟糕,既身体不好,又带着个孩子,投靠穆峰亮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穆峰亮一直和你不对付,我若是直接下毒杀了你,带着你的尸体去穆峰亮那里投诚,你说,我会不会被穆峰亮集团,直接当成功臣送去安全区?”

    “他们并不想要我的命,相反,他们为了让我给他们守城,只要我不做出格的事,他们可以最大限度的容忍我。”

    绪佑冲卿溪然笑的得意,仿佛在说,假设,她要杀他的话,找个别的好点的理由咯,这个朝穆峰亮投诚的理由真是菜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