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100 尽管捧着(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8)

100 尽管捧着(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8)

 好书推荐:
    洛北低头打着字,与围堵在他家院子里外的一期业主说好,去给大家找物资,便出了自家院子,抬头挺胸的到了小区门外,上了顾钰派人来接的车。

    这回去抢的物资仓库,位于开区和东区交接的地方,在一条老街中的一个仓库。

    仓库很大,保安很多,所以顾钰带了二三十来个人,各个穿着便装,脸上围着口罩,上前就开始打杀。

    也确如卿溪然所料,顾钰并未指望洛北帮什么忙,他们下车去打杀的时候,洛北甚至都没下车,只到将保安都打杀完,到最后搬运物资的时候,洛北才下车帮忙搬运了一阵物资。

    这个仓库,算得上是穆峰亮的一个极为隐秘的仓库之一。

    而且很大,一个仓库,囤积了整个东区系统的口粮。

    等穆峰亮收到消息的时候,这一整个仓库,已经被顾钰领着人,开了数辆大卡搬空了。

    穆峰亮简直要气疯。

    这个仓库一丢,等于说东区的系统物资就会受到直接影响,东区的安检和系统职工,每周能分到的物资,只能减少为之前的一半。

    到底谁那么缺德,要把系统逼溃散?

    穆峰亮想来想去,除了绪佑,他也想不出第二个人选,能够在一天时间内,将他这么大的一个仓库给搬空了。

    但绪佑最近忙得要命,不光光穆峰亮给绪佑找了很多活儿,连龙山也给绪佑找了不少活。

    他哪里来的时间,来城内抢穆峰亮的仓库?

    还是要往内鬼勾结社会力量这一方面考虑。

    到了深夜,洛北的信息进了【领导群】里,

    【洛北:毛哥,顾钰就给了我们一车的物资,他拖了2o卡去了御名小区,真是在卖,大家都要花钱去买他的物资,我把顾钰在御名小区卖物资的消息,在小区内扩散出去了,我们一期去了不少人买物资,二期不知怎么收到消息,也去了很多人。】

    【毛毛虫与蝴蝶:把没去御名小区买物资的人拍个视频给我。】

    一期的那2o3名“背叛”了毛哥的业主,占了一期业主的绝大部分数量,这中间,有很多人其实一开始看不分明局势,只是因为被顾钰的那一身安检皮所迷惑,认为既然安检来了,就该听安检的。

    饿了这些人几顿,如果能看明白的,就知道顾钰其实也靠不住,会回来继续挖壕沟、站岗巡逻,听毛哥的话,用自己的劳动换取物资。

    看不明白的,想走捷径的,会选择拿钱去御名小区换装买物资。

    卿溪然大浪淘沙,给过这些业主要回来的台阶下,不珍惜的,那她也不必珍惜这些人了。

    洛北已经拖了一车物资回来,虽然数量不多,远没有顾钰的那2o卡那么庞大,但养活几百张嘴是够的。

    没被怂恿去御名小区反复买物资的业主,数量不多,左右也就5o个人,这其中大部分是老人、女人和孩子,青壮年也就2o个。

    卿溪然看完视频,将这些人名写下来,逐个安排他们吃完物资后,晚上值班的事情。

    【领导群】里,

    【曲阳:那些叛徒真是讨嫌,特别是那些女人,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往御名小区跑,我已经严重警告我们家上下了,她们要敢出小区大门,去跪舔顾钰,老子打断她们狗腿。】

    【洛北:要不要在大群里说说,让那些叛徒里的男人,都管管自己女人,这样也太掉价了,毛哥你不知道那些女人,她们简直把那顾钰当成神一样在捧,这是什么现象?】

    曲阳和洛北说的是现在时代小区里出现的一种现象,一些女性“叛徒”,不知为何,对顾钰和罗楠,产生了一种狂热的崇拜,就算顾钰食言,在开放了15栋的物资后,并没有在第二天送来物资。

    那些女业主,一个个的也坚定的相信顾钰一定会来拯救她们。

    即便她们有老公,有男朋友,甚至有学历,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她们依然不可避免的,在遇到顾钰的时候,产生一种让自己怦然心动的情感。

    【毛毛虫与蝴蝶:人类对个人英雄的幻想与崇拜之情,这不仅仅会出现在女人身上,也会出现在男人身上,只是可能女人会表现得更为花痴一些,没事,让她们捧,捧的越高越好,她们不捧,别的小区也要捧了,只是你们只要记住一点,顾钰是来给我们服务的,今后他来了我们小区,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尽管捧着,先给他利用个彻底再说。】

    每个人,在经历绝望与受伤,感觉昏天黑地前途无望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男人,武力值高,代表着正义,能力不错,关键是长得还挺帅的,恍若身披金甲战衣的救世主般,轰然从天而降。

    这就很容易让人产生崇拜之情。

    看着吧,曲阳和洛北说的现象,还会越演越烈,顾钰还会被越捧越高,越捧越飘。

    【洛北:毛哥,顾钰的确明天会来,说是找您谈水源的事,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毛毛虫与蝴蝶:没有,剑麻家主现在伤情怎么样?】

    【洛北:在禾日复家里养了两天伤,说晚上会找辆车先回去,他原来的车目标太大了,估计有些人早就盯上了他的那辆送水的大货车。】

    【毛毛虫与蝴蝶:嗯……我没时间,你代我去谈,先看看顾钰的意思,我估计谈不顺。】

    回完洛北的话,卿溪然就听到有人在她的院子外面敲门,她叮嘱了正在吃完饭的卿一一一声,拿着手机出了门,一眼便看见头上缠着纱布,浑身都是泥污的剑麻家主,此刻正站在她的院子外面。

    “怎么了?”

    卿溪然绕来绕去的走到了门边,站在夜色中,隔着铁门看着剑麻家主,问道:

    “老板有事吗?”

    他显然在禾日复那里养的伤还不错,虽然衣服是脏的,但精神很好。

    外面世界那么乱,剑麻家主也不方便穿得多干净,因为大家几乎都是一身儿的落魄,剑麻家主要出城,自然要穿一身泥污做个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