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97 绪佑为什么要杀她(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5)

097 绪佑为什么要杀她(谢River丶九久万赏加更5)

 好书推荐:
    不知道为什么,卿溪然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在这个很真实的梦里,卿溪然站在一间光线越来越暗的房中,看着绪佑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来。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驻防制服,双眸透着一股陌生且充满了嘲弄的光,视线笔直的盯视着她,仿佛要将她里里外外都嘲讽个透透的一般。

    这眼神,教卿溪然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是绪佑的眼神吗?绪佑平常就是这么看她的吗?

    然后,绪佑走了过来,手里拿起一把枪,指着卿溪然的眉心,“砰”的一声开了枪。

    清晨,卿溪然突然睁眼,从床上坐了起来,长发散落在脸颊边,浑身都是汗。

    她伸手捂住眉心,活着,她还活着,但她被绪佑开枪射杀过……

    卿溪然面色苍白的摇头,掀开被子起身来,赤脚离开卧室,仿佛受不了心中钝痛,在别墅中疯跑起来,不停的在脑子里询问自己。

    绪佑为什么要杀她?杀她的人真是绪佑?

    绪佑为什么要杀她?杀她的人真是绪佑?

    不如直接去问绪佑,但倘若绪佑真的杀过她,会不会打草惊蛇?

    论武力,卿溪然绝对打不过绪佑,更可怕的是,她现在周身全都是绪佑的人。

    不能直接去问绪佑,非但不能问,还得把这个疑问装在心底,默默的观察绪佑,谨防绪佑发现端倪的同时,还要不断努力的提升壮大自己。

    在别墅里疯跑的卿溪然,脚步顿住,她默默的转身,慢慢的走回了卧室去穿鞋,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恍然回神间,已是泪流满面,痛彻心扉。

    她不肯相信绪佑会射杀他。

    在卿溪然失忆之后,认识的这个绪佑,如此温暖,充满阳光。

    无论是他平日里的无事聊骚,还是暗中的接济帮助,甚至是明目张胆的保护,以及指挥着城外与变异动物的大战,还不忘分心帮她指挥一个小区的芝麻绿豆小战。

    这点点滴滴,都让卿溪然拒绝相信,绪佑曾经射杀过她,但人心隔肚皮,万一是真的呢?......

    迷雾重重,但卿溪然不敢去细探。

    她闭眼,压下心头莫名升起的疼痛,在心中盘算着未来应该怎么走。

    又慢条斯理的做好了早餐,又喊了卿一一起床吃早饭。

    一大早,绪佑的早安信息发进了卿溪然的手机里,她扫了一眼,只字未回。

    刚刚吃饭早饭,便有门铃声响起,是一期的医生抱来了韶梦璃。

    卿溪然与医生站在铁门边聊了几句,带着医生和韶梦璃进了屋,顺便让医生帮卿一一检查了下身高发育与牙齿。

    在此过程期间,韶梦璃已经和卿一一打成了一片,卿一一好不容易有了个朋友,又是个小女孩儿,高兴得不得了,立即担任起了小姐姐的职责,带着韶梦璃去了她的儿童房,两人玩起了格格公主的小游戏。

    “你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

    坐在沙发上的医生,年约四十七八的模样,有着严重的秃顶,一脸关切的看着卿溪然。

    对于时代小区一期来说,禾日复身为医生,受到了毛哥的重大优待,平日只需帮小区一期业主看看病,并不用管任何。

    所以禾日复看得分明,当初选边站的时候,他就坚定不移的站了毛哥。

    对于毛哥女人的身体健康,自然也是十分关切的。

    卿溪然摇摇头,长发披散着,早上起床一直忙来忙去,根本就未来得及梳理头发。

    这会子,竟是更添羸弱。

    如她这般脆弱易碎,宛若风中漂萍的女人,在这末世里有很多,禾日复也见怪不怪,目前他家里就被安排了一个申小曼,整天也是卿溪然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

    身为医生,禾日复只能帮忙医治人们身体上的伤,他不是心理医生,没有办法帮忙医治心灵上的伤。

    又在卿溪然家里坐了会儿,禾日复也不方便在一个寡妇家里久留,只说晚上来帮申小曼接韶梦璃,便起身告辞了。

    出了门,只听隔壁胡家响起一阵阵的哀嚎,有胡爷爷跌跌撞撞的跑来,拖着禾日复的手,喊到:

    “医生,医生快些救救我老伴儿吧,快些!”

    说着,不由分说的将禾日复给拖走了。

    医生刚走,【领导群】里又来信息了,

    【洛北:毛哥,15栋的物资昨天被顾钰发完了之后,已经空了。现在一堆的人围在我家院子里,说要物资。】

    发这话给卿溪然的时候,洛北的牙是痒的。

    平常大家在小区第一期里,对他都表现的很服气,对洛北的话也是毕恭毕敬的,结果安检一来,那些叛徒想都不想,就直接站在了安检那一边。

    昨天15栋的物资被顾钰分发完了之后,今天一早上,大家翘首以盼,等着顾钰来给他们送新的物资。

    结果顾钰并未来,于是一大帮后生娘们儿堵在了洛北家的院子,管洛北要物资。

    洛北说没有,就是各种威胁怒骂,凶相毕露,有点儿让人寒心。

    别墅里的卿溪然,垂目思索了半秒钟,回了洛北的信息,

    【毛毛虫与蝴蝶:把视频拍我看看。】

    消息刚发出去,洛北还没回信,绪佑的私信就来了,

    【绪佑:我还以为你又没拿手机,干嘛不回我信息?】

    卿溪然盯着手里的这条私信,一直看一直看,愣了好久,才是被对面坐着的卿一一喊回神。

    “妈妈,你是不是当机了?”

    小朋友一脸担忧的看着妈妈,她的妈妈从来没有盯着一样东西看过那么久,因为妈妈看什么都很快,特别是看电子产品和书,飞快飞快的。

    所以妈妈是不是卡住了?

    卿溪然笑着拍了拍卿一一的头,示意一旁的韶梦璃,道:

    “妈妈没事,一一带妹妹去玩,妈妈去做午饭。”

    说着,卿溪然起身来,拿着手机就进了厨房,她想了好久,怀着巨大的心理矛盾,不停的默念,驻防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驻防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大是大非面前,一切私人恩怨暂且放到一边,这才给绪佑慢吞吞的回复信息,

    【卿溪然:我上次跟你说,监守自盗的湘城安检,就是顾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