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84 她凭什么搞特殊(章评50加更)

084 她凭什么搞特殊(章评50加更)

 好书推荐:
    卿溪然明确规定,老人和女人,不用在瞭望点值班,也不用出去寻找物资,但必须参加了内部巡逻和挖壕沟,这样才能分到物资。

    分发物资的是便衣驻防,因为驻防纪律严明,卿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一板一眼的执行着。

    所以无论谁来哭,谁来求,谁有任何了不得的理由,没有参加内部巡逻队、没站瞭望点、没出去寻找物资、没挖壕沟的,一律不发物资。

    曲阳被骂得想杀人了,他脸红脖子粗的怒瞪着地上撒泼的胡奶奶,气道:

    “我们早就发了通知给你们,每家每户的老人和女人,都必须参与内部巡逻和挖壕沟才有物资可以领,你们家三天两头打鱼晒网,尤其这几天,既不巡逻,连壕沟都不下了,领什么领?”

    “我家的物资很早之前就被二期那几个杀千刀的抢了,家里根本就没有囤货,我老头子被打的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我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要照顾他,我又要巡逻挖壕沟,我就一个老人,你让我们怎么活?”

    地上的胡奶奶,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捶着地,嘴唇干裂的嚎道:

    “我们隔壁那个小寡妇,不一样没有巡逻,也没有去挖壕沟吗?你们怎么不让她去啊?就只知道欺负我们这些老人家,你们杀千刀的,也总有老的一天,会遭报应的!”

    她总是什么事儿都不忘带上卿溪然,是因为胡奶奶觉得这个事情真是没道理的,她家本来是有物资的,只是物资被抢了,现在这些年轻人掌控了一期,要老人和女人出来内部巡逻和挖壕沟,才给分物资,那卿溪然怎么就不去巡逻?

    她凭什么搞特殊?

    “你们能跟她比吗?她可是我们毛哥的女人!”

    曲阳斜着眼,快要被胡奶奶给气笑了,又道:

    “你要想跟那小寡妇一样的待遇,你也去给毛哥当女人去……哈哈哈哈哈哈。”

    给她当女人…胡奶奶?卿溪然脊背升起一抹恶寒,她面无表情的拿起手机,往领导群里发了一句话,

    【毛毛虫与蝴蝶:安排胡奶奶和胡爷爷去打扫小区垃圾,让他们俩每人每天必须清理8小时垃圾,一秒都不能少,但不必限定他们必须连续轮轴转8小时,中途可以让他们休息,这个最轻松,还不愿意就不再管她了,将她赶回家随她哭去。】

    站在15栋院子外面的便衣驻防,一直没有说话,他的手机响了,便是在胡奶奶的哭声中,拿出手机来,低头看了一眼。

    然后,便衣驻防将手机收在了口袋里,也不跟胡奶奶废话,只道:

    “毛哥有令,让你和你家的打扫小区垃圾,不打扫没物资领。”

    “打扫你个鬼啊打扫,我一把年纪了……”

    胡奶奶气得发颤,这些年轻人就是会欺负老人,年轻人享受着,让老人家去劳动?这是什么道理?

    她还来不及继续骂,便衣驻防边是弯腰,拿了一旁堆放的扫把,又是一只手提着胡奶奶的后衣领,将大喊大叫的胡奶奶给一路提回了11栋胡家别墅。

    满地的垃圾里,小区飘着一股不知名的怪臭味,胡奶奶的哭嚎声响彻了整个时代小区的一期,但是没人敢出来管胡家的闲事。

    这种时候,自家扫好自家的门前雪,已经是最好的了。

    胡奶奶被丢进了11栋的院子,连同她一起被丢进来的,还有一根扫帚。

    她在院子里哭了好久,最后还是胡爷爷颤颤巍巍的拖着受了伤的身体走出来,一言不发的拿起地上的扫帚,打开院子的门,出去开始清扫垃圾。

    胡奶奶一把年纪了,见自家老头子那佝偻着腰扫地的样子,心中不忍,哭着起身来,走到胡爷爷的身边,又气又心疼道:

    “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身子没好,这是干什么啊?”

    “我知道你气不过,但是老伴儿,你得看清呐。”

    胡爷爷摇摇头,脸上还有些鼻青脸肿的叹息道:

    “你自己也说了,我们都一把年纪了,你到底还在折腾什么呢?不服气什么呢?你得服这个老啊,年轻人有力气,我们现在只能听他们的,而不是让他们听我们的。”

    顿了顿,胡爷爷撑着扫帚,喘息着,回头看泪水涟涟的胡奶奶,感叹道:

    “我们已经白头到老,至少这一点我们做到了年轻时候的誓言,接下来,我的要求也不高,同生共死就行了,你要实在不服气,你就闭上眼睛,站在一边看着,我来吧。”

    世道就是这样不公,外头的天已经变了,年轻人完全丧失了尊老爱幼的美好品性,再不服气,再哭喊哀嚎,也换不回别人的半丝同情。

    也只能撑着一把老骨头,任年轻人欺凌了。

    胡爷爷与老伴儿已经将家中仅剩下的最后一点食物吃完,接下来没有吃的,没有喝的,他们已经风烛残年,剩下的日子不知道还有多少,但总归不能将自己饿死在当下的,是不是?

    胡爷爷了解自己的这个老板儿,年轻时候心高气傲,年纪大了,总不肯轻易向人低头。

    那就他来吧,所有的头,他来低,所有的错,他来认,所有的羞辱,他来承担,年轻人让他们打扫垃圾,胡奶奶不愿意,那他来扫。

    面容憔悴的胡奶奶,眼眶中含着泪,站在寒风中,哭着跟在胡爷爷的身边,他躬着腰,花白着头发扫地,胡奶奶就伸手扶着他。

    就宛若年轻时候,他往前走,她就跟着他往前走,他停下,她就跟着他停下,有福一起享,有屈辱,也要一起受着。

    12栋院子里,卿溪然穿着灰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根鲜红色的格子围巾,她默默的站在自家别墅门口,看着院子外,正在一点一点清扫着小区垃圾的胡家二老,拿出了手机来,看领导群里有人说道:

    【曲阳:还是毛哥心肠好,看到胡爷爷身上带了伤,还专程给他们安排个轻松的活。】

    【洛北:就怕他们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看他们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反而像是受尽委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