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82 生命的曙光

082 生命的曙光

 好书推荐:
    这剑麻家主一天要进城两趟,一趟给时代小区一期送水,一趟给顾钰“统治”下的那片区域送水。

    现下并非几百人,而是上千之众,加上大街小巷收到了消息,赶过来围堵剑麻家主的那些学生和社会人士,以三个驻防,带领不过30名的普通时代小区业主,绝无平安带出剑麻家主的可能。

    就算血战下来,将剑麻家主平安带出,后续问题一定会很麻烦。

    就连水淼都知道,时代小区很安稳,想要带着一家人住进时代小区里来,旁人又怎么会放着时代小区这么个伊甸园,不想进入一窥究竟?

    社会物资匮乏,矛盾重重,若是有人知道时代小区里物资充足,他们不会管物资是从哪里来的,只会一窝蜂的涌进去,宛若蝗虫过境般的搜刮物资。

    时代小/区根基不稳,绝受不了任何大规模的冲击,倘若因为剑麻家主一人,暴露了时代小区如今良好的生态环境,得不偿失。

    所以,卿溪然权衡利弊,选择“调用”顾钰。

    剑麻家主的安危,也关于他的水源稳定,顾钰必然要出面救援剑麻家主。

    最重要的一点是,顾钰是安检,公信力很足,现在社会刚刚失衡,有安检出面,多少会震慑一些混乱的群众。

    具体顾钰该怎么将人带出来,期间,又该如何同学生和社会力量谈判,会不会祸水东引,将群众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御名小区?

    这些都是顾钰的事情,卿溪然只管保证剑麻家主的小命就好。

    顾钰刚劫获几辆穆峰亮集团的物资车,正指使着手底下的人去应付开发区当局那边,说他们几个安检被暴动的人群打伤了。

    又接到了罗楠老婆关于水源有危险,剑麻家主被围堵在了开发区开元路的消息,围堵的人数大约只有十几人。

    既然只有十几人的话,顾钰去救上一救剑麻家主,也未尝不可,这与顾钰来说,也不是那么很麻烦的事情,便匆匆的嘱咐了几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看好物资车,带着几名属下,往开发区开元路去了。

    一直以来,顾钰为了方便行事,他一直开的是安检的车,身上穿的是安检的制服。

    视频陆续发往【草台班子群】里,让卿溪然更直观的掌控着现场的局势。

    她看到,郭飞正在与学生代表谈话,但他并不代表任何社会公信力量,也无法给学生和社会人士任何承诺,所以眼看着郭飞也要被愤怒的群众绑起来打了,顾钰来的恰是时机。

    看起来,顾钰这些个浑身都是肌肉,长得人高马大的安检,似乎更能得学生和社会人士的信任,安检的车一来,还才上了开元路,到达人群堵塞的潮水边缘,愤怒的人们就收到了有安检过来谈判的消息。

    消息是卿溪然,指使暗恙等人散播的。

    顾钰还没下车,就暗骂一声,这哪儿是狗日的十几人?简直人山人海人山人海……罗楠老婆究竟是听了哪个瘪犊子说的,这里才十几人??

    但此时掉头就走,为时已晚,不断朝着此处涌来的人们,从后面将顾钰的安检车给堵了起来。

    紧接着,学生代表出来要与顾钰谈话,有人竟然开始欢欣鼓舞,觉着在这混乱的局势里,终于看到了安检,有了生命的曙光,便不再将注意力放在剑麻家主和郭飞的身上。

    大家由暴乱,开始转变为诉求,他们需要希望,他们想要看到曙光,他们以为,顾钰是可以给他们希望,让他们重新回到过去美好日子的那个人。

    于是他们要水,要食物,要安稳的生活,要上学,要工作,要医疗保险,要有电,要彼此友爱和谐……

    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跟过去一模一样,顾钰能不能办到?

    顾钰当然办不到,别的不说,水源尚可解决,除了剑麻家主家中的水井,师范大学的山上也有一口老水井,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郊区老农家里,自己也挖了水井。

    但物资着实办不到,顾钰手中还有几个小区里的几千人要顾,哪里能帮这么多学生和社会人士找到充足的物资?

    这绝对谈不拢。

    谈不拢,学生和社会人士又开始愤怒,他们的要求这样简单,为什么谈不拢?是不是安检不愿意给他们解决问题,他们是不是已经毫无希望?社会秩序是不是不能再次恢复?

    是不是?是不是??

    顾钰硬着头皮坐在安检车头,和学生代表谈判,同时给车内的属下打了个手势。

    调人来,今儿绝对不能善了!

    属下看懂了顾钰的手势,迅速拿起手机,以顾钰开发区队长的名义,开始集拢整个开发区的安检。

    非常正式的一级紧急指令,未经安检负责人批示,便由顾钰属下仓促间发布了出去。

    此时情况紧急,要问责,那也是后事了。

    整个开发区能够被顾钰的权限调动的上百安检,开着安检的车,拿上防暴装备,匆匆奔往开元路救人。

    问题十分严重,开发区的安检,其实很多都不知道顾钰监守自盗一事,他的反叛,尚在暗地里进行,也不方便广而告之。

    但身为安检,除暴安良是己任,顾钰又是开发区安检队长,自然能调动这种公共资源。

    安检一动,不可避免的要影响开发区大楼的安检守卫,等开发区执行官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原本应该有安检值守的开发区大楼四周,竟然只剩下了几个寻常保安。

    他忙打电话去问开发区安检负责人,这开发区安检负责人是个新上任的二把手,一把手早就在日益加剧的辐射下挂了。

    新上任的安检负责人,也是搞不清楚状况,又打电话问负责开发区大楼安危的队长顾钰,顾钰正陷入人潮中焦头烂额,没接安检负责人的电话。

    街上那么混乱,先把事情做完后,再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安检负责人就好。

    便是因着顾钰调走了守卫开发区大楼的安检力量,原本就坐在开发区大楼前搞抗议的人们,一窝蜂的朝着开发区大楼里挤。

    几个普通保安见状,这…搞不定啊,拦不住啊,赶紧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