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80 放肆撩

080 放肆撩

 好书推荐:
    “沟命,沟命……”

    漆雨轩边跑边喊,一身狼狈,满嘴的血还漏着风,她的男人在澍鞅那里议事未回,只要找到她的老公,漆雨轩就有救了。

    见漆雨轩跑了,申小曼转身,提着瘸腿追了几步,见实在是追不上漆雨轩了,又恐有人来抓她,这才丢了砖头,朝着一期的壕沟匆匆而去。

    她已经回不了二期了,打了漆雨轩的嘴,女儿又在一期手中,从此后,申小曼只能在一期挖壕沟,挖到死了!!!

    这是申小曼的命,得认!

    此时,一期,12栋别墅里,卿溪然的手机终于不再响动。

    漆雨轩暂时不再骂了,消停了。

    她并未让申小曼废了漆雨轩的手,就是要留着漆雨轩的手,往后可以继续信息打字。

    只要漆雨轩继续在信里蹦跶,卿溪然就能继续抽丝剥茧的,得知一期澍鞅那边的内部动向。

    于是,暂时得了安宁的卿溪然,准备去睡觉。

    一路上,她思考了两秒之久,踩着黑暗上楼梯之际,给绪佑了条信息,

    【卿溪然:谢谢你今天的指挥。】

    信息刚过去,绪佑的视频申请就过来了。

    卿溪然站定在二楼走廊的一处双鱼戏水壁灯下,打开了灯,接通了绪佑的视频。

    他一脸的血。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昏黄的壁灯灯光下,卿溪然仿佛站在一片黑暗中,独有一团光围绕着她。

    绪佑举着手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回头,让卿溪然看见他现在身处的环境。

    他的身后,人与变异动物杀成了一团,几千的驻防,几百的变异动物,每一只变异动物身边,都有好几个驻防。

    动物狂暴的嘶吼着,人们斗志昂扬的呐喊着,场面宏大,气势磅礴。

    杀得难分难舍。

    “你这么忙,还有空看手机?”

    卿溪然看着手机里的绪佑,她瞧着这场战役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地上变异动物的尸体都死了一大片,绪佑只怕已经打了十几二十个小时了。

    但他刚刚还一副悠哉闲适的模样,帮她指挥小区战斗来着。

    “忙归忙,你的小命儿还是得看好的。”

    绪佑冲卿溪然咧嘴笑,一脸血糊糊的狼狈,浑身凌乱脏污,那一口牙倒是白的。

    他回头冲着身后的驻防喊道:

    “你们顶着啊,老子先跟美女视个频。”

    周围便是响起一阵的哄笑,有人喊道:

    “老大,直接给人拖床上去吧,视个鬼的频,哈哈哈。”

    “美女,我们老大帅不帅?”

    “帅!!!”

    “帅!!!”

    “帅!!!”

    无数张口在视频里,一边刷变异怪一边回答帅,摆明了调侃绪佑和卿溪然。

    但是卿溪然也不恼,她静静地看着绪佑低头,看他往嘴里送了一根烟,“叮”一声脆响,是打火机的盖子被绪佑熟练的弹开。

    他坐在了一头变异怪的尸体上,点燃了烟,才是一身疲惫尽显,又痞里痞气的说道:

    “别听他们瞎逼逼,找我什么事儿?说。”

    “没事,就想跟绪长官说声谢谢。”

    卿溪然回答得挺平淡的,她本来就只想跟绪佑说声谢谢,是绪佑把视频申请过来的,现在又反过来问卿溪然,她找他什么事儿?

    绪佑有些没话找话的嫌疑。

    没错,绪佑就是在没话找话聊,他其实就只想看看卿溪然。

    又见这男人一脸坏笑的冲卿溪然眨眼暗示,问道:

    “这么谢啊?就说一声谢谢完事儿了吗?”

    撩,放肆撩,绪佑就喜欢撩她,他等她问,那要怎么谢啊?他就回答,陪他困一觉呗。

    哪里知道,卿溪然十分不按常理出牌,她像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潜规则般,在视频那头很冷淡的点点头,回道:

    “嗯,谢谢,少抽烟,对身体不好,我挂了。”

    说完,她真把视频给挂断了。

    遥远的城外,厮杀遍地的战场上,绪佑一只脚搁在另一条腿的膝上,昂头,从嘴里吐出一口烟圈,看着越扩越大的烟圈中,那繁星点点的夜,笑了一下,又低头摇了摇,将手里刚点燃的烟弹指丢了。

    想了想,骂了一句,“草,不给老子睡,还管老子闲事儿。”

    一边骂,一边习惯性的从兜里掏出烟和火机,却又是手指一顿,给放回了口袋里。

    今儿得了卿溪然的关心,绪爷心情好,不抽烟!

    城内,寂静的夜里,卿溪然靠在墙上,拿着电话的手下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体温正常。

    只是心悸了一瞬,无妨。

    虽然,卿溪然不知道绪佑后面要说的话是什么,又给她设置了什么样的陷阱等她接话,但他那样的笑,那样的不怀好意,显得那样的坏,绝对荤素不忌。

    这人有些痞气,他是想撩她呀。

    不过男人都这样,见着漂亮女人都爱撩骚。

    诡异的是,卿溪然并不觉得绪佑这个人有多厌恶,反而还觉得这人挺逗的。

    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在那么紧急的战斗状态下,还帮她指挥一场对他来说,小得不能再小的战斗,这是为什么?

    尽管绪佑总是说,为了她的大脑,她的脑子伤了没人赔得起,可是他在视频里,分明是在暗示她什么。

    带了颜色的暗示。

    想起绪佑的那模样,卿溪然忍不住笑,又瞬间抚平了嘴角,提醒自己,大佬是有爱人的,她不能当真,当真就完了。

    于是,卿溪然恨冷静的平稳了心情,回了卧室上床睡觉。

    她这一夜睡得很安心,坐在自己的数据世界里,看着四周不断流动的数据,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梦里,并非清醒状态。

    但是卿溪然并不觉得稀奇,脑子里反而不受控制的想着绪佑,四周刷动的数据便组合起来,连成了她和绪佑相识以来的画面。

    绪佑的脸一帧一帧的从她四周过去,跳到了她和绪佑第一次通电话的场景,那是她和绪佑第一次联络,如果不是后来,绪佑打了第二通电话给她,估计后续她也不会和绪佑有那么多互动了。

    所以世事真是让人感慨,卿溪然再往前看……

    突然一颗子弹飞来,就在她的数据世界里,打中了卿溪然的眉心,从眉心进入大脑,又从后脑勺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