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78 申小曼(章评50加更)

078 申小曼(章评50加更)

 好书推荐:
    洛北很听毛哥的话,毛哥说不要质疑yy,他和曲阳便按照yy说的,疏散巡逻队,引诱二期业主往12栋来。

    绪佑一直在远程排兵布阵,指令清晰的传达给了领导群里的每一个人。

    家家户户都收到了绪佑的命令,大家抽干了家中车子的汽油,交给来收汽油的曲阳。

    就在洛北领人,诱着二期业主往12栋来时,有个女人抱着她家的女儿,急匆匆的拍着卿溪然家的铁门,哭喊道:

    “你好,你好有人在吗?能不能让我进去,求求你了,让我们进去吧。”

    怀里的孩子看起来年龄也不大,比起卿一一还小一岁的样子,被妈妈抱在怀里,吓得哇哇大哭。

    这女人别家的院子门不拍,11栋胡家,13栋空别墅,她都不去,直接就抱着孩子来拍12栋卿溪然家的门,又是在今晚二期来打一期的时候......

    怎么看怎么诡异。

    【绪佑:别出去,给老子好好待在家里。】

    绪佑的私信很快进了卿溪然的手机里,充满了暴虐气息。

    他特么最恨的就是对手的这种手段,不敢硬碰硬的来,就只会让老弱妇孺出来扮可怜,啥玩意儿?有本事男人出来硬杠啊,绪佑还特么敬他们是条汉子。

    他们以为,卿溪然有个收养来的女儿,自然更能对门外这对哭嚎的母女感同身受?

    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对母女有问题,卿溪然要开了门,放了这对母女进去,绝对不会善了。

    别墅里,卿溪然站在二楼的窗子里,看着自家院子门口,不断哭喊拍门的两母女,面无表情,心肠硬弱磐石。

    同是宝妈,她也很厌恶这种拿着宝妈和孩子的身份,引诱她出门的手段,又见绪佑来的短信。

    卿溪然低头回道,

    【卿溪然:我没那么蠢。】

    【绪佑:可你心肠有那么软。】

    【卿溪然:那要看对谁,站在什么立场上。】

    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在这夜里格外凄厉,孩子的嗓子都哭哑了,女人拍门的手也红肿了。

    她哭着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喊道:

    “求求你了,让我们进去吧,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如果今天换成你和你的女儿,你会怎么做?求求你,求求你!!!”

    隔壁11栋胡家,两个老人也不禁被这女人和孩子的凄厉哭声,给哭红了眼眶。

    这一夜,多少人为了这对母女心惊,多少人希望卿溪然能开开门,放这对母女进去啊。

    又有多少人,同情可怜这对母女,却连打开自家门的勇气都没有。

    洛北引着二期过了沟的业主,绕着一期跑了几个圈儿,踩着月色往12栋别墅来了。

    有二期业主还以为自己正在追杀洛北那几个一期男业主,也有二期业主纳闷儿,怎么他们一过沟,肉眼能见的一期业主,全跑了。

    打都不打,看见他们二期的业主来了就跑。

    这一期还跟商量好了似的,沿途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老人孩子女人全都缩在房子里,没人出来。

    有人刚觉得放心,觉得自己神勇无比,追着洛北等人不停的跑跑跑......

    等时间差不多了,估摸着澍鞅要派大部队过来了,绪佑吩咐曲阳,将收上来的汽油,全倒进了壕沟,点燃了沟里的火。

    还让老弱妇孺劈了家里的木家具,或者小区里的树木,交给曲阳丢入沟里助燃。

    成功阻扰了澍鞅过沟。

    整个战役在绪佑的调遣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渐渐的,陷入孤立无援,被包了饺子的二期先头2o人,近了12栋别墅,申小曼和她女儿韶梦璃的哭声,远远近近的传来,“追杀”洛北的二期业主里,有人便是开口问道:

    “怎么申小曼还在没搞定那小寡妇?”

    申小曼家在时代小区二期,老公不知所终多日,目前是一个人带着女儿韶梦璃在时代小区里缩着脑袋过日子。

    她和卿溪然一样,平时很少在众人面前出现,也从不在业主群里言,今次突然单独抱着女儿,不辞辛苦的过了那道还没挖好的壕沟,就是受了二期澍鞅的指使,要来接近卿溪然。

    澍鞅的计划很周详,因为不能伤到卿溪然和卿一一的脑子,所以只能智取,不能硬闯。

    他的计划是申小曼抱着女儿,在卿溪然家门口扮可怜,让卿溪然出来,一把抱住卿溪然这个柔弱女人,二期业主策应,再冲进别墅,抱走卿一一。

    或者,申小曼进入卿溪然家,待二期业主杀到,出其不意,直接打开卿溪然家的院子门和别墅大门,放二期业主长驱直入卿溪然家。

    到时候只要不伤到卿溪然和卿一一的脑子,随二期业主如何挥了。

    但是澍鞅忘了一点,小龙人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一直强调,不能伤到卿溪然和卿一一的脑子,甚至一根头丝儿都不能弄掉她们的?

    就是因为,卿溪然和卿一一是有个好脑袋瓜子的。

    有个好脑子的人,会不知道申小曼住在二期?会轻易放申小曼进门吗?

    “追杀”洛北的二期业主,已经来不及想了,他们很快就看到了卿溪然家的别墅,还不等他们和申小曼接头,12栋别墅四周,无数隐蔽的黑暗角落里,狙击手们开枪了。

    申小曼还跪在卿溪然家铁门外,声嘶力竭的哭着,突然,她回头,看到本该来策应她的二期业主,刚冲过来,便纷纷倒地。

    狙击他们的子弹经过了消音,但子弹划破夜空的声音,还是能教近距离的申小曼听得到的。

    她的眼一睁,尖叫一声,下意识觉得不对,抱着哭哑了的女儿就要跑。

    却是被一颗子弹擦过她的小腿肚,落入地里,申小曼跌倒在地。

    孩子被申小曼摔在了地上,吓得使劲儿往妈妈的怀里躲,申小曼抱紧了孩子,腿疼得浑身抽搐,充满了恐惧的喊道: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又见一支小型手电强光,直接劈头盖脸的自上而下照过来,有人冷声道:

    “毛哥有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你永久羁押在一期,三日后去挖沟做饭,洗衣缝补,你敢跑,杀无赦。”

    说完,有人抢过了申小曼怀里的孩子,直接转身走了,留下申小曼一人,被诸多一期男业主围着,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啊啊啊啊啊......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别过来,你们不是人,你们要干什么???”

    申小曼害怕的看着围拢过来的男人,恐惧支配了她,又担心女儿韶梦璃的安危,便是哭得昏天暗地不能自己,又是哀求道: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女儿,求求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