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73 谁的爸爸(书单10个加更)

073 谁的爸爸(书单10个加更)

 好书推荐:
    卿溪然有着常年的头疼,这疼痛已经伴随了她快要6年,准确来说,应该是5年又252天。

    以前她也会偶尔性的头疼,但疼一会儿就好,并不是如这种持续性的,不间断的疼痛,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不曾好过。

    第一次出现这种头疼的时候,是卿影儿的忌日,卿溪然陪着外祖去湘城公墓祭拜母亲。

    站在公墓寒凉的风中,身体一向孱弱的卿溪然,回家就生病重感冒了。

    这一场重感冒,便让她开始头疼,一直持续了5年时间,任何现有的检查手段,卿溪然和外祖都用上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用脑过度,这是一种心理极度紧张,所引的心理性头疼。

    大约,是治愈不了的了。

    这便仿佛是她花了5年时间,都没有治愈这场重感冒般,多少让人觉得无力。

    而如今,水淼站在卿溪然面前,隔着一道铁门,看着她苍白如昔的脸色,问她头还痛吗?是不是一直都不舒服?

    卿溪然笑了一下,多少含着一些无所谓的讽刺意味,并未开门,只淡声道:

    “不太方便,你有话就站在门外说吧。”

    水淼皱眉,心里头的火气便是这样升腾了上来,原本还算慈爱的眉目,瞬间染上了些许疾言厉色,声线也凌厉了起来,问道:

    “爸爸来看你,你就是这么对长辈的?现在连门都不让父亲进了?”

    “爸爸?谁的爸爸?”

    门内,卿溪然拢紧了身上的大围巾,黑色的长落在咖啡色大围巾上,隐约泛着光泽,这时候,卿溪然的眼中是在笑着的,她很冷漠的问道:

    “水先生莫不是忘了,现在外面是个什么世道了?我虽足不出户,可对外面的事情也不是全然不知,外头太乱,我孤儿寡母的,实在不方便招待外人进门,有事就这样说,若是无事,水先生可以走了。”

    “你!”

    水淼被卿溪然气得不轻,他生气的问道:

    “所以你现在是有了靠山,有恃无恐了是吗?父亲站在门外,却连门都不开,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他忘了,卿溪然根本就不值得他的疼爱,就这样一个冷漠无情,毫无老幼尊卑的东西,难怪他从来都不疼她。

    尽管他也想像疼爱李晓星那般,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好一些,可是卿溪然这个样子,让他怎么对她好?

    他对她仅有的一点父爱,也被她这副只会惹长辈生气的态度,给气跑了。

    让他如何疼她?

    站在门内的卿溪然,冷静清淡的看着水淼跳脚,她一直表现得很有耐心,静静地观察着水淼,听水淼不停的数落她的不是,骂她不孝,一如多年来,他对她从来都只有看不顺眼。

    在水淼的心目中,卿溪然这种拒人千里的冷淡性子,就是比不上李晓星可爱,也远没有李晓星招长辈喜爱。

    无所谓了,卿溪然早就不奢望父亲的关爱,所以无论水淼如何嫌弃她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卿溪然一丝儿难受都感觉不到。

    “biu~~”

    一颗消音子弹射过来,擦过水淼的脸,射在地上。

    水淼的骂音一停,后知后觉的摸了一把脸,一手的血。

    门内,卿溪然顺着子弹落下的角度,水淼脸上因子弹擦过的血痕,往上看,找到了隐在高处的狙击手暗恙。

    她并没有吩咐暗恙狙击水淼,暗恙也不会没有接收到命令随意狙击人

    吩咐暗恙狙击水淼的是绪佑。

    他除了听卿溪然的,就只会听绪佑的话。

    “怎么回事?”

    水淼还没反应过来,看着手里的血,又看着脚下的弹孔,突然意识到这是子弹!

    他猛的抬头,看着门内的卿溪然,问道:

    “你们这个小区里有狙击手?”

    难怪这个小区这么安宁,环境比起外面混乱的末世,看起来稳定和平许多,卿溪然和卿一一待在这个小区里也足够安全。

    原来这个小区装备这么精良,连狙击手都有。

    他看着卿溪然,态度一瞬间软化了许多,叹了口气,有些沧桑道:

    “溪然,算了,爸爸累了,现在就想和自己的女儿,外孙女过过儿孙绕膝的日子,别再和爸爸置气了,好吗?”

    “你再不走,狙击手狙击的可就不再是你的脸了。”

    卿溪然双眸泛着冷然的光,她知道了水淼的意图了。

    什么叫做现在就想和自己女儿外孙女过过儿孙绕膝的日子?不过就是水淼想搬过来,住到时代小区里面,住到卿溪然的别墅里罢了。

    水淼要搬过来了,彭袁英和李晓星会不来吗?

    必然是水淼看到这个小区环境安稳,比起外面的混乱来说,这里头宛若个小王国般,自成一片安宁,所以为着他们一家人的考虑,打算搬过来和卿溪然一起住。

    不然为什么一会儿关心卿溪然是不是不舒服,一会儿又骂她有了靠山有恃无恐,一会儿又一脸感慨的想要享受天伦之乐……

    卿溪然有些疲惫的看着水淼,心累,又说道:

    “以后不必再来,你们再也进不来了。”

    说完,她转身,不再搭理站在铁门外的水淼,拢着大围巾进了屋。

    水淼攒紧手中的血,气得捶打着铁门,刚捶了一下,高处的暗恙又是一枪,狙击了水淼头顶上的帽子,将他的帽子打飞。

    这下子,水淼终于慌了,他不甘心的朝着卿溪然家别墅又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匆匆离去。

    别墅里,卿溪然进门拿起手机来,一边往厨房走,一边给绪佑了条短信,

    【卿溪然:绪长官人在城外日理万机,四面楚歌,不必时刻关注我这片小天地了。】

    【绪佑:要不是留着水淼有用,老子直接崩了他,啥玩意儿?他骂谁呢,草他妈的。】

    【卿溪然:冲动,我奶奶已经入土为安了,绪长官口味不要太重!】

    短信半天没回过来,绪佑也不知做了什么去,卿溪然只好一本正经的收起了手机,在厨房里拿了只小碗和勺子,坐到餐桌边,和卿一一把那一大盘蛋炒饭分着吃了。